2000年11月10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11月10日】

【大陆】罪恶的马三家

据知情人透露:马三家恶警极其残酷、邪恶,他们将女学员衣服扒光,用物打击女学员下体,有的女学员被打得下阴红肿,几天不能走路。现在他们采用强制转化,将刚进去的学员吊着铐起来,脚尖着地,下面放一个盆,学员吃喝拉撒都在这一个盆里,大便由其他人帮助,不转化就不放人下来。大连市转化中心的警察去马三家学习后回来劝学员,说马三家很苦,吃的都是发霉变绿的饭,几十个人关在一个屋里,用一盆水洗脸,水都变臭了,并且警察对学员说,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不上告!他们对不稳定的学员动用酷刑,用电棍电、殴打等手段,强化学员写保证。释放学员时,用高额罚款,不交钱不放人。



【大陆】学法交流会遍地开花讲清真相向农村辐射

近日,大陆某北方城市大法弟子广泛开展交流活动,学法交流会遍地开花,尽管公安到处探听搜捕,但学员们纷纷走出家门交流,交流会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大家共同学习《理性》、《严肃的教诲》和《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交流体会和洪法经验,一致表示要珍惜机缘,走好每一步。

交流会后,部份以前没有走出来的学员相互鼓励,共同相约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他们放下亲情,去掉怕心,做好横幅,相继进京;还有大部份学员采取各种形式向世人讲清真相。这几天,他们把宣传材料贴到省市政府办公楼及其墙上。在学习《李洪志师父在美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后,很多学员走出本市,到外地、到农村找当地学员共同学法交流,针对不同情况采取措施,不剩死角,力争使真相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大陆】立交桥、过街天桥挂上了大法横幅

11月1日,大陆某海滨城市市内立交桥,过街天桥,高速公路等处一夜之间挂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冤”“停止镇压法轮功”“还大法清白”等横幅,有力的打击了邪恶之徒的嚣张气焰。



【大陆】一夜之间出现数万份大法标语

2000年10月22日晚,大陆南方某市大法弟子冒雨行动,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公共场所、电话亭、电线杆、广告张贴栏、宣传栏、居民宿舍、厂房生活区、菜市场、电影院、邮政箱及公共汽车站台等处张贴了数万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小标语。有的学员一人当晚就张贴了600多份。



【大陆】大连警察非法拘捕哺乳期的大法弟子

我于春节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20来天,在最初的审问当中,他们就知道我的孩子刚5个月还在哺乳期。然而他们还是一步步地将我投至监狱。提审还说:“你孩子这么小,活该!你就在这呆着吧!”我问提审:“在哺乳期拘我,是不是违法的?”他说:“国家的法律对法轮功是特殊对待的!”

被释放后,还经常被传唤扣留在派出所过夜,每次都是一,两天。7.20日深夜,我们又被传唤到派出所过夜两天,结果家中被盗,我们要求派出所给予解决,至今未得到结果。

8月21日晚10点左右,派出所又一次到我家传唤我。当时只有我和孩子在家。这时,我儿子刚过1岁生日。由于他们的纠缠,孩子无人照看,从床上摔到地上,几近窒息,而后吓得哇哇大哭,哭声在院外很远都能听得见。见此情景,民警也不知所措,而且他们在得知我爱人身体在消业,无力照顾孩子,只有我才能看孩子后,就打电话请示他们领导。他们领导竟说:“让大人抱着孩子一起来。”就这样我被迫抱着孩子被带到派出所,我刚满周岁的儿子也在派出所过了一夜。而第二天他们根本不管我的孩子,孩子只是在早晨喝了我爱人送来的一点奶和一女民警给的两块小饼乾,直到下午5点多,也没吃一点东西,没喝一口水,警察都说:“小孩饿得直吃手。”

在这当中,他们还打电话让别人来把我的孩子接走,孩子哭得昏了过去,这就是这一天中他们在我儿子身上做的事。而后在5点多中,警察强行把孩子送到了我的娘家,据说孩子又哭得死去活来。我又一次被关进了拘留所。



【大陆】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警察亵渎法轮大法女学员

今年10月6日,湖北省法轮大法女学员郝梅(化名)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向世人说明真相,被警察抓捕,分到石景山区看守所关押。因郝梅不说出自己从何地而来,不说出姓名,被警察毒打,用冰块冰,但她都忍受过去了,不向警察屈服。警察见如何残酷折磨都折磨不倒大法学员,就采用下流的流氓手段,一名男警察伸手到这名女大法学员的身体上去摸。当时由于她不堪受辱,泪水流出,而没能看清那个警察的警号,回到牢房里,难言的屈辱,使这位坚强的大法女学员泪流不止。



【大陆】济南狱中弟子遭非人迫害

山东省济南市历城看守所现关押有近200名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国庆前后去北京上访被抓回的学员。我在看守所期间,听犯人讲,有一位年轻的女学员因为不写保证书,被看守所警察带上手铐及脚镣,连续趟镣近20个小时,磨的脚骨鲜血直流,狱中的犯人都被感动的直说:太伟大了,太了不起了。不知狱警们听到有何感想。

最近几天天冷了,家属要给在看守所的学员送棉被,结果遭到狱警的拒绝,并且拒绝属探视学员。

山东省济南市女子劳教所,凡是法轮功学员,一律拒绝家属探视,说是正在等待上级之指示,不知江泽民罗干这次又要犯下什么罪恶。

山东省济南市的各个区,正在举办所谓的“法轮功学习转化班”。不管是否曾经写过保证书,都被以各种理由骗到派出所,后强行拉倒各学习转化班。到学习转化班后,又强行让家属交一万元学费,家属不交的强制让所在单位交,每三个月为一期,无法转化的再继续办下一期。

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的“法轮功学习转化班”,地址在济南市郭店镇的山东省竞技学校的宾馆内。10月27日学员到后,因为有学员绝食一直没有开班。部份学员绝食6天后,学习班的领导都无动于衷,直到有学员出现胸闷等各种症状后才用车将其中的5名学员拉倒济南市历下区医院强行治疗,治疗2天后,因为这5名学员拒绝治疗并继续绝食,才办理了休学,由家属领回了家。希望学员充份认识到邪恶,并用各种方式抵制邪恶,消灭邪恶。



【大陆】国内某论坛坛赫然出现大法真相消息

10月下旬,国内某网站的某论坛赫然出现一条消息:“据说南京市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将被送灌云(江苏北部一贫困地区)进行思想改造。他们中绝大多数是中青年知识分子。”此贴不久就被删除──国内网上极少能见到“法轮功”三个字,即使出现,也立即被删。

某大法弟子,女,博士,副教授,某高校某系系主任(后因炼功被罢免),某市人民代表。国庆期间去天安门广场,呼喊“法轮大法好”时被抓,先被秘密送某地“转化思想”,因带头与上百名同“案”学员坚持炼功,被宣布“拘留”。其亲友欲探访,公安机关拒绝告诉她的下落。



【大陆】武昌青菱看守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种种

看守所理应是刑事罪犯羁押场所,可武汉市公安局武昌青菱看守所却有几十名无辜的大法修炼者被关押在犯人中,遭受着饥饿,寒冷及各种肉体残害。如二楼23号囚室中被关押长达数月的叶剑峰,曾因绝食,被插管强行灌食,咽喉被弄破、发炎,并以触犯监规为名加带脚镣,现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但坚修大法之心忠贞不逾。上月已下达起诉书,将被判处3-7年徒刑。辞别功友之时淡淡一笑:“后会有期,天上见!”

我在进京上访途中遭截并被抓送至刑拘,途中一派出所所长说:“老X,今天你一直申述法轮功之习炼者都是好人,可我们也没说过你们坏,是政府,XX党,江泽民说你们在和他作对、邪。我只好送你去转化”。一进看守所,副所长朱向东以我不懂监规为由,暗示外劳犯人对我头部及左脸部就是两耳光,致使左耳一直耳鸣。后至囚室进行所谓“清醒”,就是将数盆冷水从头部慢慢下淋,头和背贴墙,使颈部上仰,所淋之水隔绝了鼻与嘴的呼吸,吸的全是水,还有人问话,并强行数数,从一数到七百,数的快,吸的水就多。几盆水淋完,胃已全被呛饱了水。左耳也灌进了水,第三天化脓,耳根肿起,嘴不能张,无法进食。号霸却说:“政府镇压法轮功与我们无关,但进了号子,就必须严守监规,一不准绝食,二不准炼功。否则,七十二种折磨办法任凭我用。”

23号囚室的号霸(号霸实质上是看守长指定的)刑事犯刘波曾折磨过55岁绝食的大法弟子。手段狠毒:用牙刷把将嘴强行撬开,门牙都被撬落,然后将一死鸭的硬嘴插入该学员的咽喉部,使其鸭头部撑开嘴,直起脖子,再插上管子,强行灌食。这种丧尽天良的手段,令人发指,他却津津乐道。

30号姓柳的号霸曾对我说(凡号霸均有串号的自由):“政府、江氏太坏,我无权、无势,学不了。你们法轮功太好,我也学不了。等政府不镇压、不迫害你们了,肯定学的人会更多”。

目前此看守所仍关押着很多弟子,有的已批逮捕,将被送劳改、劳教等。每天都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魔难。如:家里送去的食品、寒衣,都被扣下,没有棉被的就睡冷板(本人亲历过)。号霸成天威逼学员向家里写信送衣、被、食品、钱、香烟等,不从就打。我经常听号霸讲一些学员被折磨、殴打的消息。

进号后完全失去了联系,所见所闻有限。

我们呼吁有良知的人们尽快觉醒起来,揭露江氏的罪行;给予在关押学员的支持、帮助。

大陆大法弟子 2000.11.7



【大陆】10月12日西城法院非法判决9名弟子的详情

10月12日被西城法院判刑的9名大法弟子名单如下:

姓名 年龄(岁) 地址及受教育程度/职务 刑期
密筱平 44 湖北武汉 8年
梁朝晖 31 山东青岛 7年
杨吉亮 北京 5年
杨海志 辽宁沈阳 5年
李洁 29 北京大学毕业 5年
胡国平 北京 曾留学日本 3年
刘静航 59 北京 在中科院从事遥感工程研究 3年
李淑英 北京 中学教师 3年

还有一位学员姓名不详。
注:姓名是根据口音记录的。



【大陆】大连姚家监狱已关押大法学员2000名

大连市消息:椐公安内部人士透露,他们最近接到文件,将法轮功定为反动组织,并且要加大打击力度。最近上访的学员不论进京几次,都将被劳动教养。据悉,大连姚家监狱已关押大法学员2000名,他们中有上访被抓回来的;有的因一直表示要坚修大法,当地公安怕他进京,无任何原因从家中抓走的;也有发材料被抓的,这些学员很多都将面临教养的严峻考验。

大连市金州区公安局最近一反常态,对进京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想从他们身上挖出当地讲真相发传单的学员及传单、电脑的来源。金州区公安局恶警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孙世学,带领手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并且动用酷刑,把学员“大”字形用手铐吊起来,脚尖刚着地。有的学员被吊了3个多小时,手铐都陷到肉里去了。而且刑警队领导带头领人到当地学员家中抄家,手拿搜查令,把学员家翻了个底朝天。他们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大法学员的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头戴警徽知法犯法。

我们希望自己还认为自己是人民警察的警察们善待大法弟子,因为他们都是你们的家乡父老、善良的老百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家乡人在看着你们,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将被记录在案,等到真相大白之日,恶人必将被送上人民的审判台!望好自为之!



【大陆】提高警惕,识别特务

大连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利用特务打入学员内部进行破坏。一特务以做大法工作叫学员走出来为借口,四处和学员接触,打探传单来源及上网情况,并用恶毒手段亲自上学员家送传单及新经文,然后让派出所去抄家来陷害学员,并和派出所设计打传呼让学员出来到某处进行抓捕,然后到学员家抄家。目前已有一些坚定的大法学员被抓。

据说一个做资料的学员这次可能被判7年刑。现在这一特务天天到派出所上班,并打算把魔爪伸到其他地区。而且目前大连开发区另一特务也跳出来“做学员转化工作”,望广大学员提高警惕,不要被邪恶钻了空子。



【大陆】北京弟子梁明华被判劳教5年

梁明华男43岁原北京市第二客运分公司服务队长

因去年参加公开审判在路途中被拘留1次,后因在家门口晨炼被第二次拘留,之后被单位下岗。他爱人因他炼法轮功,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离婚。只给本人1万元。并判房屋归女方。梁明华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从今年6月开始租房住。在7.20时,片警一再找他,还威逼房东不租给法轮功学员住房,这样房东又叫梁明华搬家。7月27日,梁明华到天安门广场拉了横幅。这次去后被判5年劳教。现在是在天堂河还是团河,地址不详。因那里不准大法弟子看望,他的亲人(包括父母,兄弟)怕受牵连也没看过他,具体受迫害情况不详。



【北美】上海警察迫害大法弟子

昨晚和在上海的父亲通电话,被告知前日公安局来人,未出示搜查证就抄家,然后要把我母亲带走去问话(我母亲是大法弟子,近日在各处发传单,做讲清真象的工作)。父亲说有话就在这里问,公安说不行,强行把我母亲带走了。第二天父亲去公安局找人,公安局的人矢口否认,说没这回事。

请明慧转告上海的功友,不要轻易被邪恶带走。如果公安强行带人,可以呼喊左邻右舍,揭露邪恶;家里人要坚持去要人,给邪恶施加压力。



【大陆】湖南省岳阳市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介绍

1. 刘礼阳(化名),女,47岁。2000年7月17日,几名干警至刘家要将其拘留,没有解释原因。刘请求等待2小时,将女儿安顿好再跟他们走,遭无理拒绝。刘夫一直在外地工作,后来,刘13岁的女儿独自生活40余天。几名干警提着刘的脚倒拖了两层楼,然后才允其自己行走,但反铐双手。当天被送至岳阳市第一看守所。

7月19日,被几名干警提审,其中岳阳市公安局有一姓李的(1.8米的大个子)和政保干部刘X,君山公安分局的有一姓赵,一姓李及一姓余的。主要追问经文来源。未有结果,市局李姓警察(1.8米的大个子)扯住曹的头发往后狠命拽,致使后颈痛了约一个星期,还扇了曹几耳光。见曹不屈服,分局李、赵拿约1寸厚的木板打曹约半小时。后市局李又踩曹脚趾。当时,李穿皮鞋,曹穿凉鞋,李高1米8几,曹只1米5几。其间,刘和余两人在旁大声呵骂助威。

分局李和赵又逼刘跪下,推刘前身贴墙,然后两人拖脚,膝盖至脚被水泥墙磨破,擦出数道血痕,可见血珠,但未流出来。再又拿木板打刘半小时。当时刘仅穿短衣裤,木板直接打在身体上。

看守所女管教张主任曾过来劝阻,说“不准打人”,仍打。

最后,分局赵和李一手抓膝,一手抓脚踝向后折,终于迫刘跪下。使刘腰痛一个星期。身体多处青肿。三个月后仍可见多处伤疤。挨打后一个星期腿肿得太厉害了,人几乎不能下蹲。

其间曾有多名管教经过,未出面劝阻。

后刘艰难地贴墙站立,几乎晕过去,迷迷糊糊时被人抓着手在笔录上签了字。曹出来后,见到走廊上很多等待见客的男犯人。他们对公安竟然如此恶毒殴打一名妇女感到非常惊讶,更令他们震惊的是,只听见木板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却听不到喊叫。进号房后,女犯们很气愤,同时也都佩服法轮功的意志,忍耐力。

2. 张宝勤(化名),男,59岁。今年8月15日下午,3名干警,未说任何原因,将张强行带至公安局。

干警刘X卡住老人咽喉将头往墙上狠狠的撞,打老人眼睛一拳。然后把张关查在一房里,房内有一待判的杀人犯。晚饭后将张带至一招待所二楼。

在招待所,干警魏X,(1米8几的个子,30多岁)用小臂粗的木棒打张嘴18下,干警刘X专打致命处,一拳打向咽喉,一拳打胸,一拳打眼,又用脚踹咽喉。欲强迫张跪,张不跪。

魏就用木棒打全身。老板娘进来劝阻,说公道话,才准张坐下休息。老板娘又端一杯茶给张。等老板娘走开,魏继续狠命打张,张念“生无所求,死不惜留”,魏竟疯狂叫嚣,要打得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魏打累了,又叫一年轻人进来轮换,但来人不忍下手,未打。

这种殴打,从19点持续到24点,中间只是打累了休息,休息完后接着打。至少有2小时直接打人。

16日凌晨将张送回警务区。上午8点提审,魏假惺惺地说:“我想关你就关你,想打你就打你,但看到你家里比较困难,年纪又大,现在放你回去。”然后通知张所在单位保卫干事接张,干事不肯来。后单位书记开车来接,同车来的还有单位的老干部,看到张全身青肿,伤痕累累,多处渗血,都不敢相信这是警察所为。

第二天,张到文家湾镇二分场机关大楼找政法委书记还钱(张被关一晚,但未吃饭,称要10元伙食费,还扯断皮带,张向书记借20元交伙食费,买皮带),走至大楼前,

被群众问及伤势原因时,张说明了因炼法轮功无故受迫害的事实真相,几位群众都深表同情,对丧失人性的警察表示愤慨。

3. 四名大法弟子3月中旬,四人被关在岳阳市临湘看守所。18日或19日(不详),四人因看《转法轮》,被五、六名干警殴打约1个小时。管教对她们拳打脚踢,逼迫她们跪下未遂。用约1厘米厚的竹篾板狠命抽打,郭、彭被打倒在地,口鼻流血。四人都体无全肤,伤痕累累,布满血痕。两名干警反拉郭手,踩着她膝盖,使郭跪下。大法书被抢走烧掉。四人于是绝食五、六天,后干警允许一家属送书进来。

4. 侮辱人格的游街示众

四名性格温和,与世无争的女弟子,年龄从28岁到50岁不等,因曾进京上访,被拘留过,释放13天后,即今年4月26日,一干警诱骗四人说到派出所谈话,十几分钟后就可回来。结果被非法关押至5月1日。

5月1日上午,四人被粗麻绳五花大绑,胸前插一块木牌,写着“法轮功顽固分子”。她们乘的车前后各一辆警车,最后有一辆新闻采访车。从上午至下午,几乎游遍整个当地各乡镇、分场。整个过程被录了像,留下了邪恶妄图辱灭正义的罪证。

5. 黄为(化名),女,43岁,于垒(化名),女,47岁。2000年3月中旬,二人一同进京上访,被抓回后,关在收容所。绝食7天后收容所所长刘凤章骗说到办公室谈话,将两人强行拉上车(手被拉伤),送至精神病院,强行药物注射,与三名精神病人关在一起。

2000年4月10日再次上访,抓回后关在收容所。一天,黄的丈夫来探视,骗说黄的丈夫接其回家。上车后才知上当,再次被送精神病院。现二人被判劳教。

6. 陈琳(化名),女,22岁,农民。2000年3月上访,被拘留2个多月。要罚款6000元,因家里无钱无物,公安竟到其已另立门户的哥哥家抄电视机、电冰箱等电器。邻居们感到愤怒,其中一位说:你们不是要钱吗?要多少,我出。最后,邻居出了三千元,她母亲打了三千元借条了事。

7. 赖英(化名),女,52岁,99年12月上访,抓回后关押在看守所,后转收容所长达4个月之久,被罚款二千元,抄家时搬走了家中所有电器。

部份做恶人名录:

岳阳市第一看守所黄再忠教导员、周晓山副教导员、谈健吾副主任科员,市检察院驻看守所周检察员。

劣迹:2000年2月1日、2日,因禁止大法学员在看守所学法、炼功,对八名大法女弟子大打出手,共人身攻击数小时,八名大法弟子遍体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