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信是闯关成功的保障


【明慧网2000年11月28日】 “4.25”时曾经走出来的学员远远多于万人,但事后登记时很多人反而生出怕心,没敢说自己当时走出来了。在持续的邪恶镇压和残酷的迫害中,一些走出来的学员不幸也生出了担心:再加难,自己是否还能承受得住,自己到底能修到哪儿?会不会过了极限从而走向反面?

●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

我个人认为出现“怕”的问题和一切的担心,更深层的原因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信”的问题。修炼中自始至终都有根本坚定与否的考验。师父的法身时时在看护着弟子们。我们知道,没有法身保护,别说修炼,听法之后一出门就会遇到生命危险。师父掌握着一切,还有无数的护法神在看着、辅助着。另一方面,磨难是邪恶势力制造的,但如果我们没有业力和执著,什么难也不会落到我们身上。师父允许磨难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修炼提高,那么我们真的提高上来,这个磨难不就失去存在意义了吗?就不必再被放在那里了。人的空间中,一切都是幻象。磨难背后的决定因素才是至关重要的。丝毫的犹豫和不信都会破坏完整的正念,给邪恶造成迫害的借口和可乘之机。

●正念正信是闯关的保障

很多学员都读过这样一位修炼者的故事:当那位女弟子被酷刑折磨了三个小时几度昏死又醒来之后,她想到:“再铐我一次我可能承受不住了,那样的话我想到了死,一头碰墙而去,后来又坚定自己。我不能轻言死视死如归,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喜悦。这样一想,警察却把我的手铐放开了。”事后她写道:“我知道修炼的路上每一关都是为了提高,每一关都是垫脚石。修炼是极其严肃的。”还有很多弟子有类似的经历:在酷刑和威逼面前,他们把磨难当成过关和消业,心中想着法和师父,靠着正念和正信,无怨无悔地平静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当他们对自己的极限进行了一次又一次严肃冲击和突破之后,磨难却奇迹般地突然化解了、消失了。闯过来的那一瞬间,他们心中升起的是对师父的无限感激和敬仰。相反的例子是一些学员在突如其来的严峻考验临头时忘记了大法和师父,只觉得暗无天日、邪恶压顶。这时,他们打则喊妈、痛则呼天,靠人的意志和耐力去支撑邪恶的打击,结果往往让魔抓住弱点、钻了空子,很可惜。顺便一提,因难以继续承受苦难而以死解脱也是不足取的,因为大法弟子不能杀生,也不能自杀。试想,一个人如果没有在痛苦中洗净罪业就走了,还犯了自杀之罪,那能去哪里呢?这和有些弟子为了摆脱邪恶的控制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是完全不同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江泽民罗干一伙一直在用“自杀”的罪名诬蔑和陷害大法弟子,推脱它们杀人害命的罪责。我们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给迫害大法的人以任何可乘之机。

●正法中的一切都是超常的

走出来的弟子已经做出了很大的付出甚至牺牲,了不起,但“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去掉最后的执著》)

最近针对迷魂药的问题师父说:他“不相信迷魂药能起到那样的作用。我们有的学员是因为自己有怕心,借以推托自己应该过的关。假如说迷魂药真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在药的作用下做了大坏事,那就要更加努力地在讲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损失。”

我个人的理解是,修炼是严肃的,心念如何动,师父和天上的众神看得分毫不差,掩盖和推托都只能贻害自己。迷魂药可以对常人起作用,但对于持有强大正念的修炼者来说根本不会起作用。心性达标时,瞬间身体就变了,再加大剂量也只是进一步消业和扩大容量的问题。当主元神在这个方面完全达到标准时,磨难自退。修炼是修心去业,每个人能修到哪里就要有相应的磨难,师父一丝一毫都不会看错,都是超常的,不能用常人心去看待。推广到其他形式的磨难,也会有类似的业果和因缘,大法的修炼原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个功友在听到师父关于迷魂药的指示后,说,“听明白了,就是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常人”,我觉得她说得非常有道理。

以上是一点粗浅的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