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正念 窒息邪恶


【明慧网2000年11月30日】2000年4月22日晚,我到达了北京。和几个同修一起,找了个旅馆住下,准备23号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

23日凌晨,我被叫起来打坐,打坐中我悟道:这个大法造就了我,我就应该有为大法而舍尽的信念,怎么舍尽呢?就是将自己熔化到大法中去,溶于法中。

早上,我们就到了天安门。那时天安门前正好清场,雾蒙蒙的阴气将天安门整个罩起来了。我们往金水桥走,我边走边想:你们这些邪恶的势力,不管你层次多高,只要你阻挡师父正法,你们就应该被淘汰,我是大法弟子,我今天助师来了,今天我往这一站,我就顶天立地,高大无比,你们谁也动不了我。这时我们已经到了金水桥,坦然的抱起轮来。警察来了笑着问我:“你在干什么呢?”我也笑着说:“我在炼法轮功”。我边说边想:我来是证实法的,不是让你们抓的,我是修炼人,你们抓不着我我就走了。我准备明天再出去证实法,明天不抓我,后天我再去,我乐呵呵又回到旅馆。24号我就找地方做横幅,准备25号去天安门。

25号早上,我怀揣着我做的横幅“真、善、忍”往天安门去,心想:我已经为大法而舍尽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我今天打这横幅有特殊意义,这“真、善、忍”是属于师父的,不能落在这些被魔利用的人手中,我今天就要与横幅同在,谁也拿不走他,谁也拿不动他。我们八个人商量一下,就進到故宫,将横幅打开,一边念着《新生》《劫后》,一边打着横幅往外走。我想:这个空间打开的是横幅,另外空间就是消除邪魔的正气。我们往外走了一百多米,后面的警察就上来了一大帮,他们边打边夺,我们八个人就抓着横幅不放手,有的同修眼镜、手表、鞋都打掉了也不管,都用生命护着“真、善、忍”。他们将我们一起拖到一间屋里,我就将横幅卷起来,贴身放在胸前用衣服盖住了,脑子里只有一念:我与横幅同在。一个警察大吼:“横幅呢?”我乐呵呵的,心一点儿没动,我想:你干吼,这“真善忍”不属于你,你们谁也拿不动。我这一想,他们谁也不问了。

他们将我送到了北京昌平监狱,按他们的习惯,進牢号前先搜身,可是我们先進去之后,我将横幅从衣服里拿出来放在包里,他们才开始搜身(这些邪恶的东西连裤头都反复捏反复找)。我想:师父在保护我,师父就看我的心。装横幅的包,他们轮着翻了几次都没看到横幅。

在牢里的第三天上午,他们就把我们一个个的叫出去,叫到我的时候,我问护士:“你们要干什么?”她们说:“给你们加营养”。我说:“大法弟子不缺营养!”她们说:“那就躺下将你捆在床上,灌!”我悟到:只要你有坚如磐石的那颗心,他瞅着你都害怕。我是修炼人,什么难都能过,什么关都能闯。她们开始给我灌,我心里背《威德》。灌完了,她们问我:“你有什么要说的”?我笑了笑:“我谢谢你们”。我是从内心谢她们,因为我觉得她们很可怜。我亲眼看到眼泪从她们的眼里流了出来,她问我:“你年纪轻轻为什么不吃饭呢?”我笑着说:“我没不吃呀,我一直吃饭。”后来,她们把我扶起来出去和其他灌过的同修站在一起,这些护士对着警察气愤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呀?他们都是好人!”她们气呼呼地拿着灌食用的器具走了。警察问我:“你为什么这样死心塌地?”我说:“因为我坚持真理!”他们叫着师父的名字说:“真了不起,有这么一帮弟子,我们败了。”然后,他拿来一卷卫生纸,递给我,让我擦擦,我擦完后给他,他说:“不要了,你拿去吧。”就走了。我心里一阵酸楚,我想起了师父说的:“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我泪如泉涌,我在牢号里,没有纸用,师父都知道,我做得太少太少……。

下午它们又将我叫出去,用车拉着我们四个去了很远的地方。我坐在车里,心里很坦然,我想:又要拉出去用什么刑?今天,不管你们怎样对待我,我都会坦然而过。我绝对不会给师父丢脸,我要让你们这些邪恶势力败得心服口服。

车停下来了,我从玻璃向外看,门边牌子上挂着神经病医院。我看到墙上用红字写着第一考场,我全明白了,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告诉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不要怕。我更坚定了我闯关的决心。他们恶狠狠的将我领到一间疯人很多的房间,将我捆在一张铁床上,然后警察和护士都过来了,有个护士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的说:“我扎你的人中。”我笑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兑现神的誓约,我当初下来时发过誓,要用生命护法,我满身这八十多斤,今天就豁出去了。我不富,没有别的东西供养师父,我发誓,我用一颗修干净的心供养师父。今天人已经躺在这里了,就随你们便了。然后,她用针一边扎一边笑一边说:“你们快看,她的脸变颜色了,你看她多难受…”我瞅着他们只是背师父的《新生》。它们给我扎了三个针(人中、手、脚心)然后就接上电源开始过,我心一点不动,思想里只有师父的话。过了十来分钟后,它们问我:“你还炼不炼功?”我笑着,坚定地说:“炼!”

我觉得这一年多来的这个环境,这才是真正的修炼环境,我就是在这个环境中成熟起来的,这十几个月的反复修炼,我觉得就修这一念:正念!

这一年多来,当地公安局就想找借口将我判劳教,我就是发出正念,我不是怕,我是神,是师父的弟子,我修炼的路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谁说了也不算,它们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本事给我安排,我就在外面讲清真象,证实法,助师世间行。前几天,外地的同修背着一千五百份假经文来找我,我想我是大法粒子,我就要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我有一个正念之场,任何邪恶的东西都打不進来,只有它们在我面前退却,它们可干扰不了我。我应该识正邪,得真经。我悟道:只有自己真正同化了正的,才能分辨邪的。我和这同修一起将这些假经文烧了,我觉得那些邪的不好的东西全灭掉了。

师父说:“现在的大法老弟子应该是真正的能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而不是在学法了,是学法的同时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为大法做什么就是在给自己做什么一样。这就是经过这次魔难走过来的弟子此时的真正状态。”(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我悟到:我们已经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们就有正念,我们在发正念时做的事,不受常人的约束。比如:有一天晚上我们出去到最邪恶的地方挂横幅,贴材料,我就发了一念:“我们要窒息邪恶,清除邪恶,今天晚上他们谁也看不见我们,谁也抓不着我们,将那些邪恶都堵在家里出不来。那天晚上,我们全市的同修一块行动,一个也没抓着。

我没有文化,想把自己悟的写出来和同修们切磋一下,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帮助修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