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部分案例

【明慧网2000年11月7日】 1. 张国民(舒兰市)手臂上被用烟头烫伤。至今仍留有疤痕,体罚面壁坐一宿至天亮。
2. 王晓东(桦甸市)脸部、头部被打得都变了形,铺板打碎了两根。
3. 某功友(吉林市,姓名不详)其妻(后娶)残疾,无生活抚养能力。将小孩送劳教所门口后,不知所踪,目前小孩被送孤儿院,又一幕人间惨剧。
4. 潘兆文(吉林市)嘴上被逼叼着鞭炮,拿打火机威胁道:“还炼不炼?”由于他对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管教说:你们真可怜!于是被强行加期三个月。
5. 姜乙烘(舒兰市)拘留期间,管教指使犯人体罚殴打“骑摩托”近40分钟(脚尖着地,腿半蹲,胳膊伸直,做出骑摩托车姿势),又“旱鸭浮水”(肚皮着地,四肢上翘)腰被脚踏着,耳被人拽着,用拳猛击头部。在劳教所被管教用电棍击打40多分钟,击至电池用完才罢手。
6. 付洪伟(舒兰市)在吉林劳教在劳教所被用大头针刺入指甲缝,用烟头烫脚,用纸卷成卷插入鼻孔用火机点燃,被逼吞带火烟头。
7. 劳教所颁布“红头文件”,到期不转化的加期三到六个月。再不转化再加,直到转化为止,也就是说坚定修炼的都被改判无期了。
8. 吉林市劳教所现关押50余名法轮功学员,死亡两名:李再亟(吉林市)、王树家(舒兰市)
9. 唐士臣(舒兰市水曲柳),今年7月上访回来后,当地派出所把家中电视、摩托车等物抢走。扬言:交3000元钱赎回。使本来拮据的家庭雪上加霜。
10. 陈玉龙(舒兰市庆丰乡)上访回来后,被当地派出所所长打耳光,耳内出血,甚至连旁边的女功友也分别被打耳光。
11. 李庆红(舒兰市水曲柳乡)上访回来后,家中电视被派出所抢走。
12. 吴相丽、安艳铭(舒兰市水曲柳乡)上访回来后,在派出所被铐在暖气管上,并罚跪。
13. 张贵荣、刘景凡(舒兰市)在家看经文时被抓,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拘留15天,张贵荣家中电视被公安抢走。
14. 杨淑云(舒兰市)上访时身上带的1万多元被抢走,未开任何收据。
15. 张庭琴、卞玲云(舒兰市)上访时身上所分别带的700元和1100多元被警察抢走,未开任何收据。
16. 王国平(舒兰市)在上访期间被北京警察殴打,(还有徐孝平、邵桂荣两名功友)警察残酷地把铁桶扣在其头上,用铁棍击打铁桶,又把头插入便池内,并在其身后猛踢。后扒下三人衣服,(男只留裤头,女仅穿背心裤头)用自来水猛冲三人。在逼打情况下,晚上王国平从8楼坠下致死。
17. 在舒兰市拘留所,2000年7月份大法弟子被管教逼迫为黑社会老大干活,筛沙子。
18. 张树山(舒兰市)在看守所被犯人拔指甲,痛不欲生。
19. 舒兰市白旗乡政府,把法轮功弟子关到养老院办学习班,对学员进行罚款、勒索,然后用这笔钱去饭店挥霍。
20. 付春生在吉林劳教所被犯人用鞋刷子蘸痰刷牙,导致牙龈口腔出血。
21. 许佰义,在吉林市劳教所因出现消业状态后拒绝服药,被管教及7-8名犯人带手铐强行灌药,致使手臂、口腔大面积溃烂,长达十几天吃饭困难。
22. 王忠富、郑风祥在吉林劳教所因坚修大法不写决裂书,在管教的纵容下,被犯人用铺板连续互打近1小时,持续三天。
23. 吴德修,在吉林市劳教所,因坚持炼功被管教用高压电棍连续击打20多分钟直至没电为止,
24. 谢贵臣,在吉林市劳教所被管教员用拳头连续十几拳击打头部,致使双耳冒黄水。
25. 吉林市劳教所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逼迫大法弟子进行强制军训,和强行重复劳动,每天军训连续长跑几十公里,而后在寒风中立正近半小时。长跑过程中把棉衣脱掉后放在一起,到跑完后,立正时迎风而立,每天进行6-7小时,天天如此。与此同时,每天严格控制饭量,因出工干活军训体力消耗极大,也正因如此,劳教所利用饥饿及重体力劳动逼迫法轮功修炼者写决裂书,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强行洗脑,搞精神压迫。具体表现在管教强行让法轮功修炼者集体背读、朗读劳教部门的有关所规所纪及有关教改的材料,每天读、背近6个小时之久,导致很多人嘴起泡、裂口,使头脑混乱,从而达到洗脑的目的。
30.李强在吉林市劳教所,因学法,被劳教人员强制带刑具7天,昼夜带手铐。
31.薛贵在吉林市第三收容所被犯人强迫用嘴舔对方的生殖器。当时是深秋强行将薛贵衣服脱光,在打开的窗口边煽风,边用大号水桶灌满冷水几十桶从头到脚冲洗迫害,手段残忍。
32.吉林市劳教所有意识强制法轮功学员不让吃饱饭,连半饱都没有。这些学员在搬运白菜时拣地上掉的白菜吃,拣其他犯人扔到地上的萝卜皮大家分着吃。
33.长春女子劳教所
长春市女子劳教所采用强制转化的办法,即“电棍政策“一个接一个的用电棍过筛,没挨电棍的几乎很少。三大队的近百余名功友均在今年7月份集体过筛子,均被用电棍击打。一女孩付艳华(公主岭)因不堪忍受非人折磨,于晚间用眼镜片切腹自杀以示抗议。法西斯的暴行令人发指。现在所内仍对未转化的功友施以电棍强制。
34.六大队一女功友被电棍击打得已无知觉。
35.三大队刘树震(舒兰市)因不转化,电棍击打也不起作用,照样坚持炼功,被多次关进小号,被铐吊起或身体成大字型在床上,每次都持续10多天,吃喝拉杂由他人负责。家人接见时,已经折磨得皮包骨,惨不忍睹。劳教所还逼她家属签名,说人死了和它们无关。真是与恶魔无别!
36.长春女所现关押六百名法轮功学员,而且已经死了好几个了,所谓的百分之九十几的被转化就是建立在这种残酷的法西斯兽性手段之上的!以上实例仅为小小的一部分,以后会继续提供更多的案例,希望社会关注。

大陆法轮大法学员
2000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