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恶残暴玷污的白手套 【明慧网】

被邪恶残暴玷污的白手套

【明慧网2000年12月16日】 12月8日我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后很想方便一下,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找到了历史博物馆正门以北的公共厕所,这个地方与天安门广场间隔一条东边的马路。我进去的时候,在附近灌木丛内侧的长椅上坐着两个和善的男青年,周围很安静。当我从厕所出来时,已有两名武警战士向那坐着的两个男青年问话,安静被打破了。

“你们知道法轮功吗?”这么敏感的话题,使我不由得向他们紧走两步。但武警马上对我高声喝道:“你靠边站!你靠边站!”我往后退,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了。只见一名武警揪住一位男青年的领口推推搡搡走到灌木丛外侧,另一名武警却跑开了。我担心他们发生冲突产生恶劣影响,便上前想劝一劝。这时武警高喊:“蹲下!蹲下!”两个男青年谁也没听懂。我忙插嘴:“等下,他让你们等一下。”“等一下呀!”一位男青年笑了。另一位男青年吐出嘴里的口香糖,边走边指着不远的果皮箱说:“我扔了口香糖就回来。”谁料武警发起火来,嗓门更大了:“蹲下!我让你们蹲下!你们是不是法轮功?”“我是法轮功学员!怎么啦?我不蹲下!”

武警立即掏出腰间的对讲机,我以为他要向上级报告呢,可他没有,而是一下一下用对讲机向上挑起男青年的下巴,另一只手依旧揪住他的衣领,低声威胁道:“你再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好!”青年人的回答,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刚才跑走的那个武警也回来揪住另一位男青年的衣领,那位青年人也高声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好!”“你再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好!”堂堂正正,铿锵有力!“我扇你!”说罢武警挥手一记耳光打在男青年脸上!

接下来的情景更让人震惊。武警大打出手,先是拳脚相加,继而又是一个“大背胯”,将男青年摔倒在地,又一脚踏在他胸膛上。嘴里仍然是那句低沉阴冷的威胁:“你再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好!”辟辟啪啪,一阵脚步声,跑过来几个便衣,照着青年人的头上脸上一阵乱踢,一颗头颅,怎么能容得下那么多的脚,很快人就没了动静。

与此同时,一个便衣狠踢另一位男青年腿后,青年人应声倒下,又是照头上一阵乱踢,青年人不动了。武警举起对讲机狠狠地照他脸上一砸,顿时鲜血涌出,流了满脸。

这时开来两辆“依维柯”警车,交叉成八字停在灌木丛前,将“战场”挡了起来。我四下里望去,才注意到我身边、身后、马路上驻足观看的人都和我一样看不见真相了。我绕过汽车走到另一边,看到两青年被塞进汽车,地上有两道长长的血迹……

我看清楚了,打人的野蛮武警带着白手套——就是那国旗班战士带的白手套,就是那仪仗队战士带的白手套。它在外国宾客面前显示出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在天安门广场一向与正义、文明、和平、纯洁相联系。然而今天他却被邪恶残暴玷污得面目全非。

泪水夺眶身离开现场,走出不远竟哭出了声音。我不懂,同样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为什么一方大打出手,另一方却打不还手;一方要用汽车挡住人们的视线,另一方却大声疾呼想让天下人都听见。我也从未见到有哪一条法律法规禁止法轮功炼功群众去天安门广场,却允许在天安门广场毒打无辜百姓。是谁给他们如此粗暴践踏法律的权利?我从心里呐喊,我也是纳税人,天安门广场也有我一份,我不允许你们那么做!


(目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