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坚定在法中 关关过得都轻松


【明慧网2000年12月22日】 我叫王兰(化名),95年4月得法。2000年12月10日我第一次去北京天安门,当时心里非常坚定,一定要达到证实法的目的,所以我一路顺利到达北京,11日上午10点多钟,我一个人到天安门,找一块行人多的地方打横幅,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真是一丝杂念都没有,只是拼命高喊,这时候警察过来把我打倒,还勒住我的脖子,我也顾不上许多,就是喊,也不知哪来的力量,好几个警察好不容易将我抓到车上,我和一车功友被拉到大兴县看守所。

由于被抓的人太多放不下,就往各地分散,我一个人被分到北京半壁店派出所,虽然这里没有功友在身边,我有点胆怯,但想起师父说的“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就一点也不怕,利用一切机会洪法,我说:“我叫大法弟子,是来正法的,制止邪恶,还法轮大法清白。”公安说:“江泽民是主席,你反江泽民就是反党”,我说:“江泽民是魔头,毛主席把人民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江泽民把人民推到水深火热中去,有的人家孩子有病治不起,全家自杀,他把钱用到哪里去了?”公安被我说得一言不发。这时,所长来了,凶狠地说:“杀人犯我都治了,治不了你?我叫狗撕你,给你上刑你一小时都挺不了。”说实在的,我从小就怕狗,现在看着大狼狗伸着舌头窜过来,心里真有点怕,猛然想起自己是修炼人,就盯着狗说:“我是修佛的,你敢咬我?”说来也奇,那狗窜两窜趴下了。公安打我,把我往墙上撞,我就喊:“窒息邪恶”,“善恶有报”,并大声背《洪吟》。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的审问毒打我也挺住了。

第三天,副所长把我叫到另一个屋,立柜上挂着师父法像,面对师父,我的眼泪一下涌出来,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出来太晚了,我一定要做到每一句话,每个行动都对得起您。”心里想着想着,久久伫立在师父像前,忽然,我看见师父眼圈红了,眼睛里布满红丝,似乎非常担心,我想:“可能自己要在这里消大业,也许有生命危险,要不师父怎么那么担心呢?”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自己的业自己消,再大的关我也要过,拼死我也要跟您回家去。”果然,下午公安轮番毒打,然后又拽到屋外冻我,说着很下流的话,我对他们说:“既然来了就不怕死,放了我还去天安门,可是你们在造业,将来都得下地狱,你们还跟江泽民走吗?”不管怎么打,我就是不住嘴地说。到第四天下午,他们打完后,用手铐把我铐在院子里面的铁管子上。当时我已经绝食4天了,又每天挨打挨冻。忽然感到胳膊痛得钻心,我想:“这是业还没有消尽”,不一会,胳膊就不痛了。说实话,公安那么打我也不觉得痛,就好象打在棉花上一样,我知道这是师父正在保护我,一颗坚定的心更加坚定了。

半夜我忽然感到手铐动了一下,我一惊,想:“是不是师父叫我逃走?”于是我悄悄地动了动手铐,很快地右手就从手铐中脱出,来不及脱左手,就带着手铐顺着墙走到大门前,墙有近3米高,大门也是差不多高,我见有两处能蹬住脚的地方,就轻松地爬上了门顶,往下一看无处落脚,又是那么高,怎么下呢?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忽然间我的身体象个气球一样飘落地上,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我心里一热,知道师父又在帮我。顺着墙根,穿过小树林,不知道过了几道沟,到天亮了,我向上学的学生打听,找到车站,左手带着手铐(藏在衣袖里),坐车顺利到家。

回想这次正法过程,真是感到师父时时在身边,处处在保护,我也没有承受什么,师父都那么担心,自己做得太差了!在这次正法的过程中,使我深深地体悟到:只有念念坚定在法中,才能关关过得都轻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