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经济学的例子看“正法”中的魔难


【明慧网2000年2月1日】自“四二五”以来,大法经历了种种未曾有过的磨难,以下仅谈谈我们对此的一点粗浅认识,敬请指正。

因为过去对气功很感兴趣,也接触了一些佛道修炼法门中的东西,虽然炼大法后已不再接触,但思想中仍然认为修炼应该是与世无争,静修独炼的,所以对近半年来的事件不太理解。虽然在美的一些大的护法活动也参加了,但只是出于本心,并没有在理上有较明确的认识。

偶然与一位“四二五”后回国待了很长时间的老学员交谈中,忽然有所领悟。这位学员谈到国内的弟子走出来护法,突破了很多人的观念。大家互相帮助,共渡难关。谁的钱都是大家的钱,为了护法没有任何犹豫拿出来,已经没有了钱的概念。

现代社会虽有不同的体制,如公有制或私有制,其实根本上都存在对私有财产的肯定。由此引发出来各种法律政治和经济的原则,用于社会运作,社会中每一成员都必须遵循,否则就会受到制裁。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越来越重视科学技术,对道德的基本原则也越来越怀疑。个性解放思潮的过度泛滥,使每个人的自我意识急剧膨胀,私有的观念越来越严重地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家都难以觉察。

随着大法的弘传,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一修炼队伍中来了。修炼的深入,层次的提高,使修炼者对世间的名利情看得越来越淡,思想境界和行为方式也与常人越来越有差距。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普通人开饭馆,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多挣钱。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可以采取任何合法手段。他希望把菜价定得越高越好,以便获取最大利润。只是由于竞争的存在,他才把菜价定得顾客可以接受的程度。另一方面,一个普通消费者的目的是以最少的代价获得最好的服务。如果他觉得吃了亏,就会投诉到消费者协会。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为了保证社会的正常运行,一系列的机构和法令随着相运而生,以求解决这一矛盾。但是,这种矛盾并不是生产者和消费者关系中必然应该存在的,它的产生是因为双方都过于维护自己的利益。

如果是个生活在人类社会道德高尚时期的人开店,这种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店主根据自己的劳动及顾客的承受能力制定菜价,而消费者如果也是个修炼者,他也会更多地考虑店主的劳动成果。这样店主可能会把价钱往下定,而消费者可能会把价钱往上抬,因为双方为对方想得多,而矛盾也就不会出现了。

现代经济学有个基本原理就是经济活动中每个实体的行为都是为了追求最大利润,但由于垄断会导致质次价贵的现象出现,为了避免垄断,自由竞争也就成了法宝。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这种理论实际上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经济实体(其实也就是经济活动中的人)自己的利益是至上的。而如果是修炼的人参与这些经济活动,就会有不同的行为表现,从而在根本上动摇这种观念。现代社会中商业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修炼者对私有观念的不同理解,就是从根本上改变着社会。

实际上大法弟子就是这样做的。在微观上,每个修炼者都尽可能把真善忍标准用于自己的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周围的环境,纠正着普通人对大法的认识。宏观上,大法修炼者中精进弟子越来越多,必然会对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有强大的影响,从而导致邪旧势力的极力反对。不同的社会,由于人群,文化,体制的不同,会有不同形式的反映。在中国这种极权的无神论主导的社会,就会出现当今的这种表现。表面上看,这与常人中政治斗争很类似。实质上它是正与邪在人间的一种较量,是我们这一空间正法中必经的一个过程。所以做为修炼人,不应该把这看作是参与政治,而应以更高的理去看待它,就象修炼人看待病的问题一样。一方面我们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但是不要忘记,看待任何问题的根本点还是要站在大法的角度上。因此,我们对当今形式的看法根本上是与不修炼的人不一样的。我们认为,现在就是新的人类空间演化生成的过程,同时旧的空间也在消散。

我们不能抱着坐等天象变化,瞬间即成新宇宙的想法。因为我们已在这种演化之中,是其中的一份子了,所以我们的所作所为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是自我的修炼,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法展现给世人的一种表现。

在这种环境下应该如何修炼呢?我们认为,一方面我们是被正法的对象,所以坚定一颗修炼的心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我们也应承担起自己“助师世间行”的责任,积极弘法护法,为增强正的力量,消除邪的力量尽一份微薄之力。因为个人的修炼层次不同,环境不同,会有不同的形式,因人而异,因地制宜,但大的前提应该明确。忘掉自我和去除自我后天形成的所有观念,全身心投入法中,才是真正的修炼。其实大法修炼与过去的修炼方法是不一样的。过去无论什么修炼方法对理的认识都还是有局限的,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纠正这个社会的不良状态,所以大多数修炼人要躲到深山中,避开红尘去修炼,如果他们在社会中活动,很可能被复杂的常人社会迷惑而掉下去。在当今十恶毒世,更是如此。

李老师现在传大法,我们理解,主要是为了正法,度人只是附带的。因为我们是在正法这一特殊时期修炼,其形式和状态也就不同于过去普通的修炼方法。过去许多修炼方法都要求出家,不结婚等等各种戒律,而大法中不要求这些形式。这种不同是我们都认识到的。另一方面,清静独修这种状态是不是也是过去那些修炼形式给我们的观念上带来的影响呢?走出来弘法、护法也是我们修炼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啊!

以上为个人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