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在法上坚定实修


【明慧网2000年3月13日】记得师父讲述:“---这部法是宇宙的特性,是伟大的佛法真实体现,是我修炼开悟后,记忆起我自己先天之所有,又用常人的语言把他讲出来,传与你们以至天上,法正乾坤。---”。师父还讲:“---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对照师父的话,我再把自己在前一阶段时间看到的、听到的、以及亲身经历的事细细梳理,深深地感到我们以往或是对法认识不足,或是还不能从内心真正认识到法,心目中没有给师父和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所以在修炼的方方面面时常为常人心所动,没有用法来把握好自己,没有用法去维护法,从而不但不能使法的威力通过我们在常人社会中充分体现出来,而且还给法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对此,我们是有责任的。我们的确应该静下来,对照法,好好反省反省自己了。

有的人长期以来,一手抓着大法,一手抓着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不放。抓大法的手软,抓执著的手硬。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去认识师父与大法,觉得大法好是因为自己执著的常人利益。心中将大法与常人执著摆在一起,这本身就是对大法的不敬。而为了常人执著想利用大法的心更是对神圣大法的玷污。抱着这么强烈为私为我的常人之心对待师父和大法修炼,与大法“无私无我”和“无所求而自得”的标准相差甚远,其基点的根本不正,必然在日常修炼的心性、境界的提高上象老牛拖车般的进展缓慢,甚至什么也没得到,这一切也决定了其在重大考验面前也必然是做不到或不能完全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有的却又以求清净修炼来掩盖其不是,殊不知修炼中的清净是去掉执著心修出来的,是直面磨难而不动心的定力表现,而并不是执著心不去、怕苦怕难,逃避矛盾的苟安也得不到真正的清净;而有的则在压力面前,在自己执著心的支配下走向反面,直接破坏大法。对师父对法的这颗心也决定其必然是这样,这都是有因果关系的。

还有一种“两手抓”的人通过大法修炼,也明白了大法不仅对常人社会有好处,而且是可以真正把人往高层次上带直至圆满的,所以对师父和大法有了一定程度的坚定,从而抓大法的手硬了,但往往其常人执著也紧抓不放,二者都不肯轻易放弃。如果能以法为师,按照法的要求向内去修的话,就会很容易看到自己的自身矛盾之处,就会真正明白只有不断放下常人的执著才能走向圆满的道理。反之,如果其脱离了法,就会不由自主地走上向外去找的歧路。执著心不去,又总想通过什么人为的办法来提高层次,借此来获得成功,这其实也是用常人的有求之心来对待师父和大法,与法的标准相差较远,尽管可能做了许多事,自己表面常人的物质付出不少,却什么用都没有,如幻泡影。

那么在重大考验面前,这种有为之心就会有形形色色的表现,有的把心思总是花在修炼结束的时间、什么时候法会正过来、盼望师父会如何如何带弟子走;有的则总是想通过搞什么活动,采取什么形式一下子把环境正过来,并使自己圆满。有的看了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不是通过大法弟子表面各种各样的修炼言行去认识大法,认识背后支撑这些感人举动的根本法理,从而找出自己在对法的认识上与别人的差距,从大法弟子伟大、殊胜的修炼事迹中去真正感受师父的伟大和大法的神圣庄严,而是认为现在修炼的道路、过关形式必然就是这样了。有的人看了后心里产生害怕,觉得这种苦自己吃不了,从而对修炼产生动摇。而有的以为找到样板了,从而把法扔在一边,采用“拿来主义”,套用别人的模式,这算是修炼吗?从而表现为求“去心”、求过关、求磨难、求消业。难大了呢又怕,过不去呢又不甘心,僵持在那儿,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中,觉得很苦很累。有的人因此灰心丧气,怨天尤人。有的甚至对师对法心生邪念,在顽固不放的对常人名利情的执著的支配下,走向反面,直接破坏大法。那个登报所谓要与法轮功决裂的博士生不就是这样一个生动例子吗?这面“镜子”难道还不能够正我们的“衣冠”、照出我们多多少少存在的那颗为私为我的丑陋心灵吗?

没有师,哪来法;没有法,哪来我们修炼圆满。大法修炼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法的伟大,更是师父的伟大。是师父用大法来度我们,我们就是修炼圆满了,和法比较起来什么也不是,很渺小。

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为了护师、护法,毅然放下自己的身名利益,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各种不公正待遇而无怨无恨。我为他们那大善大忍的胸怀感动和自豪,他们许多伟大高尚的言行触动了多少人的心灵,带动了多少人向上啊!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有关方面对我们大法弟子的种种善行非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无动于衷,而且更加恐惧、变本加厉、想方设法进行干扰、破坏。对于这真正的魔难表现,我们应该怎样去正确对待呢?

师父说过:“---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师父还说:“---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进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现在,我悟到这更是修炼人的不足。我们应该给自己和修炼一个正确的位置。我们修炼大法没有罪,维护大法没有罪,有关方面凭什么这样不公正地对待我们?我们能够承受磨难,但是我们不是必须没完没了地去承受魔难。凭什么对我们坚修大法、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的大法弟子任意地开除党籍、团籍、学籍、公职;任意地骚扰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任意地限制和剥夺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以及维持正常生活的必须的方方面面。这些举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吗?符合人类社会应该普遍遵循的道德和人权准则吗?在某些地区只要承认是炼法轮功的就会被抓起来,诸如此类荒谬得不可理喻的举动每天都在发生着,无所顾忌地上演着。

这一切是否和我们对法的认识不足,从而对魔难无原则地忍让、放任有关呢?使其无理变成合理,荒谬得到认同。我感到我们不能用人的观念去对待,认为这一切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而是要用神的一面正法。神是没有常人社会的等级大小、管与不管等等等等一切人的观念和思维的。神知道事物的本质,怎么会去符合人的、尤其是被魔性带动着的人的行为要求呢?怎么能被人随意地支来支去呢?想抓就抓、想打就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况且我们的修炼也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呀。比如警察要抓我们,我们为什么什么话都不说,乖乖地就跟他们走呢?一个常人没有违法犯罪而随意被抓,会象我们这样对待吗?我们的举动是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呢?群众会怎么理解我们呢?“看炼法轮功的又被抓起来了。”或者“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都这样,被抓起来连失去自由了都无所谓了,是不是炼功炼得精神都不正常了?”。

如果是怕心,这不正是去怕心的好机会吗?如果我们真的心里什么都不怕,那当然很好,但是我们的言行也不能太脱离常人社会的状态呀,也应该为人民群众所理解呀。大法是圆融的,真正符合大法的行为在各个层次、从各种角度上都应该能够解释得通的。常人社会这层法没有也不行,也得去圆融呀。那么,我们为什么跟他们走而不去和他们评理呢?如果他们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粗暴野蛮地对待我们,那不正是在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面前暴露他们自己的不正和恶行的机会吗?而这时,我们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坦然面对、仍是善意地讲道理是否与他们的言行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恰到好处地宣传了大法、维护了大法呢?那么看到、知道这一情况的大法弟子为什么不去及时支持他一下呢?常人社会不还有一个路见不平、见义勇为的道理嘛。而且善意不等于就是唯唯诺诺、软弱退让,我们义正辞严地抵制对方违反常理的不文明行径就是真正地为了对方好,没有恶意,有的只是善意,有的只是坚持真理、不畏强暴、伸张正义的浩然正气。

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现在常人社会中一切不正的东西妄图将大法逼出常人社会,那么我们在言行上有意无意地脱离常人的社会状态,是否也使魔从中有机可乘呢?况且我们还需要常人社会这个环境不断修去自己时时泛出来而自己还没有察觉的许许多多常人之心,我们不能有意无意用护法等等借口去掩盖自己的执著心,并逃避去这种执著心的环境啊!我们必须扎根于常人社会,按照法的要求,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通过我们堂堂正正的、高尚的修炼言行让这层已偏离法的生命真正看到常人社会中什么是真的、什么使假的;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从而启悟他们的本性,重新归到人类社会的正确道路上来,这不就是在常人社会的法正人心吗?

通过以上这些,我不是想说我们应该具体怎么样怎么样去做,我只是想说师父已经把法系统完整地留给了我们,就看我们自己能否给师父和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能否从内心真正认识到师父和大法的神圣、伟大,从而真正地树立起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谁也动不了师父,外面的人永远也都破坏不了大法,但我们走得不正,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却能破坏大法,使法遭受损失,所以魔现在是想尽办法让我们脱离法、偏离法、背离法。对此,我们只有又“坚”又“定”地以法为师,一个劲儿地把住大法去修,专心学法,真正实修,在法上去认识法,用法来维护法,真正在法理认识的提高上勇猛精进,我们才能不为扑朔迷离、纷繁复杂的表面现象所动,才能制万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