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大善之心,勇猛精进


【明慧网2000年4月22日】大陆每个大法弟子都会对大法形势及自己如何修炼有自己的看法,我也一样,并自以为比较理智、清晰。同时我也明白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所以喜欢找与自己观点不同的学员交流,包括“自心浮躁、被人心带动、用恶的一面维护大法”的及“自以为已经够标准、掩盖自己的怕心、骨子里还是人的”,我发现我曾下定论100%如何如何的判断常常是错误的,于是我明白,不要把自己关起来,或者总是找自己的观点近似的学员交流,并在交流中否定自己不同态度的另外观点,因为这就是“固步自封”,因为大法修炼需要师父给安排的环境。下面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近来的一些思想变化。

一、 绝食乎?示威乎?自杀乎?

我一向是反对绝食的,为什么绝食呢?不想死而达到目的?那不是示威么?如果因绝食死掉那不是自杀吗?这是用恶的一面护法。我问过一个绝过食的学员,我说你是不是在示威?他说有点这个成份。于是我更肯定地说绝食就是示威。

前些天一个学员讲他在家绝食的过程让我重新思考这个结论。他悟到自己应该出去炼功,但家人强烈反对。他就想我必须得出去,还得让他们理解。他想尽了所有的办法而不行,他发现真难,照自己悟到的高标准做就是修炼,他就分析他们为什么就不明白修炼对修炼者来说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最后他发现是自己没有明确告诉他们。怎样告诉他们呢?最后他想到了绝食。对,让他们知道对我来说出去炼功比我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他们就不拦我了。

于是,他的家人都跳起来了,父亲和兄长大骂。一天过去了,家人都冷静下来了,说好好谈谈。学员向家人讲,大法好你们都知道,我以前每天煎药,得的病医院说无法根治,生不如死,大法救了我,不抽烟不喝酒,坏毛病也没了。你们以前眼巴巴看着我没办法,可你们不感激大法,在大法被污蔑的时候,你们不是报答大法、替大法说话,反而帮助坏人来迫害你们的亲人。

我听完不说话了,我不再说话了。我知道了,我说人家示威,是我自己不敢想象有人在克服自己修炼中困难时可以不要自己的命,所以说人家是假装;我说人家是自杀是把愿意为一件事献身说成不愿承受痛苦,而这,仔细想想,是自己根本就没有会为了自我之外的什么而献身的心。

魏征觉得唐太宗错了,可以备好棺材去“死谏”,唐朝的老百姓都得说“好,忠臣。”我呢,清清楚楚知道国家错了,连老百姓都知道国家错了,有人“死谏”,我却说他坏话。

常人有句话:大智若愚。这里是大善,大善之心,善到一般人甚至其他修炼者都把他和恶混在一起了。惭愧。

二、 丁延该不该撞墙?

看了广州法会的文章,甚受打动,但对丁延撞墙一直否定,觉得她是无法也不愿承受被警察带走,讯问等等,是绝望。在和学员交流时一直把他撞墙当做一个反例,说有的可学,有的不可学,如“丁延撞墙”。

前些日子看另一篇文章一下扭转了我的看法,学员说:为了吸引警察注意,丁延不惜一头撞在墙上……我惊住了!真有这个可能,如果丁延确实出于这个目的,那太了不起了。大家知道广州法会许多发言稿包括图片,在这当时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大法弟子,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们会知道它的伟大。设想一下如果当时不是警察都去抬丁延上车去了,在场学员可能都会被带走,这些资料完全可能被查抄一空,其他学员根本就看不到,如此看来,丁延此举,乃大善之心,根本不是自己不愿承受什么,完全是忘我之举,实你我所不能。

我又静下心去看她的发言稿。在天安门派出所,当她最后一次清醒过来时,她知道再铐她一次可能承受不住,她想到了死,但是她很快又升华了,产生了死就象回家(视死如归)的正觉,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喜悦。看到这儿我觉得太惭愧了。想想自己,就说打坐疼得不行了离死还远着呢,能不能坚持到感觉要死的程度?在要死的时候能产生象回家一样的喜悦?生死一线,差之千里。

又看到我一直批判的另一句话:“我觉得修得多高对于我并不重要了,只因为和正法联系在一起,我才觉得生命有了意义…”这个“修得多高并不重要了”,让许多人包括我给戴上大帽子:”人情化,人心。”但今日又恍然想起师父在大连讲法时讲到觉者为了宇宙真理可以与魔同归于尽(大意),那么,试想一下他在与魔同归于尽的时候会想到自己的失与得吗?他是为了宇宙。老师讲到过“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

如此看来,她当时觉得自己的生命,甚至对修炼者来说比生命更重要的修多高的问题,在她献身宇宙大法法正人间的正念面前,都不重要了,她可能真是到了那种无私无我的境界。那么,她不是人情,而是理智,而是大善之心,大觉悟之心。我自己呢?

三、天安门横幅乎?标语乎?

见了打横幅的学员,问他们这么做是否符合法。因为老师讲“没有口号、没有标语”。他们说不觉得那些“法轮大法好”、“法轮佛法”等算标语,他们大多数是这样讲。虽然我能理解一些,但总觉得好象与老师讲的有些冲突。老师讲到“大法给最低的人类开创了这一层的生存方式,那么这一层人的生存方式中的各种人的行为,包括集体向谁反映事实情况等等,是不是法给予最低层次人类无数的生存方式中的一种呢?”因此去上访何时都不错,而打横幅老觉得不妥。

直到前些日子我又拿这个问题去问另一个学员,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我去打横幅,就算是标语也没错呀,老师也没说不让打标语呀?我反驳他:老师说了“我再一次告诉大家,去北京的学员不是去示威、不是去游行、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恶意,都是本着善念向国家领导人反映真实情况。”你怎么还不承认了。他说:老师是说了没有口号、没有标语,那只不过是老师描述4.25说当时连标语都没有,并不是说有标语就错就恶。你想国外学员的游行都是有标语的,但都是很善的、和平的。

我又吃惊不小,确实国外学员游行是有标语的。其实想想以前我们炼功场,“法轮大法义务教功”,从形式上说你要非说是标语也行,可一直打了好几年,而现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的横幅的内容也不过如此,能说就是恶的吗?

四、学员是不是要遵守国家法纪?

许多学员讲,国家不让到外边炼功,咱就不去炼了,不让上访咱就不去上访,老师在“修炼者须知”里不是讲学员要“严格遵守各自国家法纪,”吗。讲话中觉得自己在完全按照老师的要求做,理直气壮。可当我再问一句话的时候就不理直气壮了,我问: “国家法律不让修炼大法了,你还修吗?”学员说:“那当然得修。”我说:“你不是违反国家法律了?”学员不说话了。

我以前也知道这一点:国家法律如果是建立在捏造的事实的基础上的,一律是无效的,可是我的认识也仅此而已,而对“遵守国家法纪”本身却不敢有否定之想。

但前些天看书看到长春讲法中师父讲到: “宇宙的法怎么能够被人类的语言规范住呢?怎么能去符合人类规范的语言呢?”我一下子悟到了一个理:当国家法纪与宇宙大法相抵触的时候,我们决不能去遵守这样的国家的法纪而置大法于不顾。宇宙的大法怎么能被人间个别人非法制定的错误法律规范住呢?

我明白了,现在也在考验大法弟子,破人的观念的壳。于是再有人问我上访等是否跟政府对着干时,我就告诉他是政府中个别人在强把政府引入歧途,走到了正法的对立面;是政府中得少数人在反对宇宙大法,制定了错误政策和大法对着干,而我们是大法一员,和大法是一体,我们很正,以前很正现在也很正,是政府错了反过来反对正的。

五、大法网站“引导”大家上访是否已“走偏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大法网站上的有些东西偏人情化,曾扣帽子“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学员好象都很“壮烈”。对网上学员使用的一些名词如“人间护法神”、“前赴后继”等词也在划问号。“前赴后继”是不是又是执著,劝善劝善,不听就算嘛。

这次大法网站刊发大法公告栏2000年3月24日通知,我看到里边有不少这样的词:“放下生死”,“前赴后继”,“法正人间”,“光明将显”…这些词我都不太敢用,不太敢下结论。于是我翻开4.25老师的经文及大法公告栏通知。从99年6月30日的公告栏通知,到99年9月11日的,到这篇,把这一条线一连,我发现我可能犯了大错误了,我发现这条线是条正线,自己已经偏离很多了。

在《安定》中老师讲:“学员可根据所掌握的有关地区、有关部门,直接或变相干扰破坏法轮功学员炼功之事,以至有些人利用手中权力挑起法轮功事件,把广大人民与政府对立起来,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情况,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当时正常渠道还是畅通的,我们有没有做呢?我们很多人都觉得不再干扰我们就万岁了,还反映揭发他们干啥,其实这已经偏离法的要求了,自己没有把自己摆在堂堂正正的位置,已经不理直气壮了,只要不妨碍自己,哪怕是破坏大法的事,哪怕师父明说了,也高高挂起了。这已经开始给老师的话打折扣了。

99年6月30日大法公告栏通知的签字是大法研究会,在这个通知里是怎么写的呢?“如果是针对大法的公开、严重的破坏,关键时刻大法学员应当挺身而出,坚定地维护大法,因为我们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大法给开创的。”。那么大家想一想什么叫挺身而出呢?是不是找到你家,你说我在家炼,然后晚上插门看书,炼功,就叫“挺身而出”了?我们已经偏离这条正线很远了。

我又想起另一个问题,老师讲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法会,这形式要还是不要。我也曾想,形式吗,我们可以大道无形。但冷静地想一想,自己自从失去集体学法,炼功及法会后是提高更快了还是不如以前了?我问的大部分人都讲学法炼功受影响,尤其是开完小法会后学员都发现自己提高了一大块,老师讲比学比修嘛,一比才发现自己还差得很多,因为那是每一个大法弟子在法中证悟到东西的总合。我也不敢肯定没有那些大法网站资料我现在还会处于何种境地。我们修成的部分就划开了,而坐在这里的,就是一个人。人总是有惰性,如此看来,大家就不要再拐弯抹角去悟师父的话了,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没突破人的东西就是需要个环境,而环境需要我们自己多方去开创。

如此不是大法网站走偏了,是我们偏了,为了我们自己的提高,也为了维护大法,我们是应该挺身而出,甚至前赴后继了,已经不算早了。

六、上访等是不是“人为地找苦吃”?

不止一个学员在讲自己不去上访时讲到自己以为那是自己找苦吃,我说不是,我反问学员:“你说以前我们每天早上去炼功点炼功是不是人为找苦吃?你不去炼功,躺在被窝里多舒服,你打坐疼得不行你不是人为找苦吃吗,你拿下来完了呗?”

早上打坐,没坐哪就知道自己一会儿会腿疼,但不能因为知道一会儿就腿疼干脆不盘腿,那是为了自己的修炼;上访同样,没去就知道会被抓起来,但不能因为知道会被抓起来就不去上访,如果心里真的想上访,为了大法在人间的合法地位不怕吃那个苦的话。修炼得在人间修,因为人间才有苦吃。现在有人破坏我们,大法可以反过来用不正的东西考验我们修炼,以事先知道会吃苦就得出结论,这是自己找的,那不是怕吃苦找出来的借口吗?考验面前以佛性主导自己才能过关啊。

有人问我那些刚上访出来马上又去的人是什么心态,我说:我现在还没到那个状态,不过我想,对他们来说会不会就象每天早上去炼功一样自然。

七、不要把人一碗凉水看到底

现在,我渐渐地认识到了法正人间的伟大,我们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的幸运。老师讲:“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老师在长春讲法也讲了:“圆满了你都不动,我看你怎么办,你也不想圆满。”如果我们内心有一丝怕心和私心,如果我们没有为了宇宙真理而献身的正念,等到真相一显时,虽然我们也捱倒了这个时刻,看到了壮丽景象,但真正壮丽的却是别人,别人走了,而自己还在地上,因为我们的业力没有消,我们在等。

通过交流,我觉得自己放下了许多常人之善,看到了被自己误为“不善”的“大善”,我相信自己将在后边的时间中心怀大善之心,在宇宙大法中勇猛精进,在大风大浪中为大法添上一份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