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随想

【明慧网2000年4月30日】“4.25”至今已整整一年了。一年前,数万名大法弟子到中南海向国家领导人反映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在这之中所表现出来的大法修炼者的崇高风貌,集中向世人展示了什麽叫“真、善、忍”。今天,当我们回顾这一壮举的时候,可以更深地领悟到些什麽呢?

一)关于“忍”。在这一点上非议颇多,除世人有误解外,大法学员中也有不同的看法。宇宙的最高特性是“真、善、忍”,我们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修炼,我们是“真善忍 ”同修。我们所说的“忍”,是在修炼过程中个人所受到的种种魔难,个人利益的损失,我们讲“忍”,而这种忍还是根本不产生气恨,不觉得委屈的“忍”,这种忍是源于我们悟到了更高层次的法理,从而放下了常人的执著心,与常人为顾虑心之忍,绝非同一境界。“忍”并非无原则地忍,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每个字都具足“真、善、忍”,“忍”中包含着真与善,如果连真伪都不分了,善恶都不分了,那样去忍,不是连宇宙、生命的存在都变得无意义了吗?大法是宇宙的最高特性,当宇宙的最高法理受到歪曲和攻击的时候,大法弟子如果不站出来说一句话,那麽这种所谓的“忍”,已经丢掉了真与善的内涵,并非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忍”。对于善良的人和有模糊认识的弟子可能是一种误解,而对于别有用心满身魔性的反对大法的人,则是用极端化的思维方法来攻击大法的歪理而已。事实上,自96年《光明日报》事件以来,一些心怀叵测的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大法的污蔑和攻击,直至发展到4月20日对天津大法弟子抓、打、关及下文明令禁止大法弟子修炼,在这种情况下才有了“4.25”万名大法弟子和平上访。上访中数万人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影响交通和环境卫生,充满详和宁静,大家心中没有个人的得失,唯有真实地向政府反映情况,求得合法的修炼环境这一条,这还不是“忍”吗?这是具足“真、善、忍”之“忍”,受到了那麽不公的待遇还是心怀善念地去讲真话,依法行事,这就是符合宇宙法理之“忍”!

二)关于“不参与政治”。许多常人不了解法轮功,他们认为大法弟子去中南海,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是政治行动,一年来大法弟子的前仆后继的护法、弘法活动也是“参与政治”,搞得一些大法学员也糊涂起来,说:“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不反对政府,”其实所谓政治,是对一个国家的管理系统,包括各种政策、法令和为实现其而设置的管理机构(包括整套国家机器),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系统,以及围绕这些系统所开展的活动。大法弟子对这些是决不参与的,因为所有这些都是一定天象下在常人社会中的反映,与我们的修炼无关。对于国家的各项政策(包括国内、国际政策、政治、经济政策等)、法律、法规,大法弟子从不反对,涉及到本职工作的,还要尽力做好。但是我们这一法门是不脱离常人社会进行修炼的,我们需要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当这个修炼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甚至要被取缔时,我们仅仅反映了一下情况,仅仅在这一个问题上说了一声“不”,就硬被强加上“参与政治”的帽子。一年来,成千成万的大法弟子为了护法,彻底放下自我,走出来,他们遭到的是残酷的镇压,刑讯关押,其野蛮程度,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在世纪之交的中国,他们承受了那麽多,仅仅说了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我要修炼。”这难道也算“参与政治”吗?事实上中国政府无论在什麽问题上怎麽做,大法弟子都不管,惟独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表了态。如果一个人说大法是邪的,我们对他说“不”,人们可以认可不算“参与政治”,现在中国政府说大法是邪的,我们对政府说“不”为什麽就是“参与政治“呢?难道对象变了理也变了吗?更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在向政府表明大法好时完全是用了善念呢?在世界各地,大法弟子以“ 真、善、忍”的胸怀,向各国人民、国际机构、新闻媒体所说的话,归根到底也只有一句:“法轮大法好,但中国政府在不顾事实地镇压。”这决不是“参与政治”!当然,大法弟子中也有些人由于学法不深,在常人心带动下,总想把护法活动搞成一个表面形式上轰轰烈烈地运动,这只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他们一定会在不断的学法当中得到提高,修正自己。

三)彻底决裂“人”,走出来护法。 从“4.25”到现在已经一年过去了,大法在中国遇到了空前的磨难,一年来大法弟子前仆后继的护法事迹和中国当局的残酷镇压表明,如果说一年前中国政府的领导人还受到少数阴谋人物的蒙骗,需要大法弟子去向他们说明真实情况的话,一年来他们在充分了解法轮大法事实真相的同时,却用造谣惑众、颠倒黑白、张冠李戴等卑劣手法,必欲置法轮功于死地而后快,他们对大法的所作所为,是高层空间对抗宇宙正法的魔在人这一层空间的反映,大法弟子在护法斗争中所受的魔难,并不全是弟子个人的业力所致。正如有的弟子所悟的,被刑讯监禁的弟子所受的非人折磨,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业力,只要一提高心性就应过去,可是事实上只要坚持修大法的,这种折磨反而加重,这不正说明是魔造成的吗?师父之所以传这麽大的法,是因为整个宇宙在漫长的岁月中都偏离了宇宙的特性,很高层空间往下都在正法之中,那麽伴随着这麽大范围的正法,对抗正法的魔反映到人这一层中来,也必然是十分剧烈的。有的弟子误以为眼前的魔难是师父为弟子圆满所设的难,大法是光明磊落的,大慈大悲的师父决不会以这种形式让弟子圆满。如果对这场宇宙正法与魔的对抗认识不足,就会给人间正法带来影响,对弟子自身的修炼造成损失。

面对宇宙正法与魔的对抗的大搏斗,每一个大法真修弟子都无可避免地要做出自己的选择,这同时也是在摆放自己未来的位置。我们的修炼和圆满之所以同历来的修炼有所不同,其殊胜与伟大之处就在于是和宇宙的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如果把自己的修炼和正法隔离开,那麽修炼的圆满将和本次正法无缘(当然那样的修炼也是修炼,只不过是正常修炼了)。“4.25”一年来,走出来护法的大法弟子的修炼实践表明,“走出来”就是要从常人的观念中走出来,彻底决裂“人”。护法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彻底放下常人心是关键,面对如此大的魔的干扰破坏,而不能把自己个人的修炼和正法、护法联系起来,必然是根子问题。从常人中走出来,不只是形式上走出来,走出来一次,又“走回去”了,还不是彻底走出来,只有真正把自己的修炼和正法、护法联系在一起,直到法正乾坤,才是做到了决裂“人”,走出来了。所以,每一个大法真修弟子都会沿着“4.25”的路走到底,直至圆满,直至大法的光辉普照寰宇。

四)开启大法赋予的智慧,更加广泛深入地护法。 “4.25”以来的一年,大法弟子的精英以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心怀“真、善、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写下了可歌可泣的护法故事,在世人面前树立了大法的光辉形象,在修炼中建立着自己的威德。如果说人间这一层的护法、正法斗争,“4.25”之初是向国家领导反映事实真相,之后是向全世界展示大法的光辉形象和表明近亿大法弟子修炼与助师护法的决心的话,一年后的今天,弘法已经越来越显示出其在护法中的重要作用了。在当前的形势下,弘法的意义已经有所不同,“4.25”以前弘法主要是引导有缘人得法,而现在,尤其在中国国内,人们已皆知大法,弘法的意义更重要的在于让更多的常人了解大法,破除中国政府对大法捏造的种种谎言,也就是让更多的常人知道大法是正的,知道大法好。既然中国政府主要领导人已经分明地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我们已无可指盼其改变立场,他们自己已经摆放了自己的位置,那麽正法与魔在人间的较量就反映在让更多的善良的人从内心去认知大法。

我们有近亿大法弟子,在这场魔难中真正掉下去的只是极少数,如果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让五、六个人真正从内心认识到大法不是“邪”的(其表面态度并不重要),而是高德正法,在中国将有五、六亿人从内心倾向大法,那样中国政府的一切魔性的发作,都将失去作用而归于失败,天清体透会接近到来。我们真应该把向世人弘法摆到十分重要的位置上来!

师父传予我们的是宇宙大法,大法不仅可以指导我们修炼圆满,也赋予我们每一个弟子以智慧。既然当前的魔难是魔对宇宙正法的反抗,而弘法又在护法中有如此重要的意义,那麽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是不是应该开启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不给魔施展其魔性的可乘之机,机智而有效地弘法呢?回答是肯定的。我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每一个弟子都有自己的亲人、朋友,单位里有领导、同事,家里有街坊、邻居,师父为我们开创的重要弘法形式就是人传人、心传心,我们每一个弟子都从自己身边做起,用我们的切身体会,用我们的“真、善、忍”之心,用我们体悟到的法理,让几个对大法有误解的人从心里站到大法这一边来,这是我们每一个大法真修弟子应该做,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如果亿万弟子真能人人做到,大法将会展现其无穷的威力。

让我们每一个大法的真修弟子,包括还在犹疑彷徨的弟子、“闭门静修”的弟子,以及说过一些错话、做过一些错事的弟子,都能彻底地决裂“人”,走出来,溶于法中,从身边弘法做起,在弘法中修炼,在护法中走向圆满!

大陆大法弟子 二000年四月二十三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