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5月26日北京消息 【明慧网】

2000年5月26日北京消息

【北京】北京大法弟子梅玉兰因朝阳分局强行灌食致死

梅玉兰
梅玉兰

梅玉兰,女,44岁,北京朝阳前苇沟村法轮功学员,1998年3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5月13日因在家门口炼功被拘朝阳分局607牢房。

5月14日,因要求学法炼功和无条件释放而绝食,当时,女号10个号都有绝食请愿的大法弟子,绝食时间长短不同。

5月16日上午,朝阳看守所采取强行插管的方式强迫学员们进食(即灌盐水和豆奶),梅是第二天(5月17日)被灌的。当时,607号共有九名学员,都先后被灌食。负责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马大夫,而是一个犯人,该犯人据说是朝阳医院的护士。

梅被灌时,我们几个学员在号里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来,胸前一片豆奶盐水,她喘着气对我们说:“没灌进去,都从鼻子里呛出来了,很难受。”后来梅就说头痛,号长就让她躺下休息,她觉得一阵阵恶心,不想喝水,吐出来的也都是体内的脏东西。可到了当天夜里,她开始吐浓痰和血,到后来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号里都是血腥味儿。值班的犯人立即报告当夜的管教,这位姓孙的管教置之不理,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结果没有及时送医院。

到第二天,我们看到梅被拉出去照相(照相的事是听抬梅的犯人说的),回来时,在601号的学员看到她是被平放在地上、被拽着双臂拖回607号的。折腾了一夜,又被背出去送医院,听说打了点滴。回来后,管教就给了一小碗米粥,我们帮她喝下了。当天夜里,梅开始喘不上气来,大口呼吸,慢慢手脚冰凉,眼珠也不动了。我们立即报告了值班医生,才被送民航医院抢救。

19日,607号全体成员都被录了口供(关于梅的事),我们只知道梅在被灌前是好好的,还负责在号里刷厕所,而被灌后就再没起来。

5月24日我们去医院询问,护士说梅在5月23日下午4点10分去世了。另外,一直照顾梅的学员——贾秀兰至今未获释。

梅的丈夫李万庆因春节在天安门炼功被判2年劳教,现关在团河劳教所。他们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儿,一人在家。

607号牢房目击者
2000年5月24日


【北京】崇文区角门看守所一名大法弟子死于强灌浓盐水,另十名学员被送急救

2000年5月13日,一位女大法弟子(姓名不详,代号F2),45岁,东北口音,到天安门炼功,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她和70多位没有报姓名和家庭住址的学员一同被几个派出所分头领走去审问,被编号F2。之后她被派出所送到北京崇文区角门看守所非法拘禁。

在关押期间大法弟子向看守所提出了四点要求:1.返回被没收的大法书籍;2.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拘禁的学员;3.要求学法炼功;4.要求与看守所所长直接对话。但看守所所长以工作忙为借口拒绝见学员。

学员们在被关押期间,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为了还师父清白,一进看守所就开始绝食绝水。在绝食绝水的第三天,看守所让4名男人把绝食的女学员逐个按倒在地,强行插鼻管灌入大量浓盐水。在灌的过程中,一男医务警察讲:灌,只要死不了,有口气就行。

在绝食第七天,看守所医务人员问一个叫李秀华的女管教还灌不灌,她高叫到:“灌!”

到第九天,绝食的学员先后共被灌了六次,只有一次灌的是玉米面粥,其它五次灌的都是浓盐水,学员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头昏、头疼、心慌、全身乏力,但看守所没有任何医务人员到现场询问,为学员检查,而且牢里的犯人仍然逼迫绝食的学员搞卫生,还对炼功的学员大打出手,并用被子将炼功的学员蒙住头又打又骂。特别是F2学员脱水症状很严重,号里犯人仍然叫她刷厕所,其他学员要求看守所为F2学员检查救护,但无人过问,致使5月22日上午8点钟左右,F2学员处于意识不清状态,这才由号里四名犯人将她抬到医务室。

22日9:30左右,医务室才将F2送到宣武区滨河医院(专门给在押犯人看病的医院),门诊接受F2住院治疗,此时她已神志不清。但在这种情况下,该医院的丁护士长和护士们还给她插鼻管准备灌食,但F2学员已不能吞咽任何东西。丁护士长边骂边插。半小时后,医院才发现胃管根本没有插进去,在口腔里团成了一团,这时该院医生才说送来得太晚了。女看守也说是送的太晚了。

随后医院才给F2学员输液,并做心电监护(非遥控),但没有医生护士在场监护,在场的只有一个管教李秀华和一个劳动犯。这两个人同时还监护一同被送进来的其他绝食学员。该劳动犯仍然用被子蒙住另一位绝食入院治疗的学员的头使劲按住打,致使该学员呼吸困难,该管教站在一旁看着,也不加制止。

F2学员心律由每分钟160多次逐渐下降到每分钟30多次。这时劳动犯才去叫医务人员,但医务人员没有及时赶来,直到F2学员心律降到每分钟20多次,护士才来,医生来后下了病危通知书。看守所提审员刘松来看F2学员,但他发现F2学员瞳孔已经放大时,他不赶紧喊医生来抢救,而是忙着取手印,而且大声喝问F2学员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反复问了多次。但F2学员已陷入深度昏迷,根本无法回答。

22日晚上约7点左右,由于看守所的领导、管教、医务人员的不负责任;由于医院没有及时抢救,没尽到责任;由于政府不顾事实地对法轮大法的打压,致使F2学员死亡。

另据悉,5月24日凌晨,劳改局第一监狱又将十名绝食的大法弟子送到滨河医院抢救,目前情况不明。


【北京】崇文区拘留所被关押虐待的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2000年5月13日,一名五十多岁的北京大法弟子,女性,和功友到天安门炼功被抓。在天安门派出所她坚持不说姓名、住址,只告诉警察是大法弟子。当天她和70多名不说姓名、住址的学员分别被北京的一些派出所带走。之后被关押在北京崇文区拘留所。在关押期间,她因坚持炼功多次被犯人殴打,管教知道犯人打她,还把牢门关上,不叫其他监号听到。该学员因要求学法、炼功和无条件释放而绝食,在绝食、绝水十一天后,被插管灌食,出现生命危险。5月23日该学员被送进公安医院抢救,目前情况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