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菅人命 天理难容

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 自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以来,仅半年多的时间,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毫不手软”的“严打”政策,至今为止已将十九名无辜的大法弟子迫害致死,近四万人被拘留,五千多人被劳动教养,上百人被判刑。已使天怒、地吼、人愤了,尊敬的中国政府领导人们,你们听得见吗?

古人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这是人人皆知的天理,中国政府领导人不能不知道吧?十九条生命被活活害死,这笔债是谁欠下的?古人又云:“欠债是要还的”,这也是天理。你们知道这笔债该由谁来还吗?如果你们不知道,就去问一问老百姓吧!问一问苍天吧!

中国政府领导人在世界面前一再强调,中国首先解决的是生存权,而十九条生命被害死,他们的生存权在哪里?是谁剥夺了他们的生存权?是谁给了你们可以随便杀人的权力?千万不要忘记,你们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政府应以民为本,政府是为民而存在的,政府官员应是人民的公仆。毛主席名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以民为本”的最佳体现。看一看现实社会,还有多少官员真正视自己为公仆?还有多少官员真正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最为遗憾的是:有些地方官员视自己为主人、皇上,视人民为羔羊、奴隶,为了自己的权力和集团的私利,任意迫害或杀戮人民,罪恶大如天,是要遭报的。有的正在遭报,有的已经遭报,有的即将遭报。“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就是天理呀!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修炼法轮功?经过多次政治运动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只有亲自体验到它的好处时才会相信,而一旦相信了就很难不再相信,这就是所谓的“信仰”。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修心养性、能使人的道德回升、能强身健体。这就是那么多人要修炼法轮功的主要原因。

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是社会上最好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与人为善、先人后己、乐于助人,不参与政治。当真理受到践踏时,那么多法轮功弟子不惜舍弃自己的一切挺身而出,这样的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这不正是人类的希望所在吗?而政府中的少数领导及掌握宣传机器的人,在根本不让对方申辩的前提下,采用搞政治斗争的手段,以势压人,用人民建立的国家专政机器,打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貌似强大凶狠,实质上恰恰表现出政府既无能又缺乏自信。

再看一看当前的社会现状:贪污腐败、行贿受贿、走私贩私、偷盗抢窃、卖淫嫖娼、吸毒贩毒、杀人放火、拐骗妇女儿童等等社会丑恶现象,为什么会禁而不止,贪官的职位越来越高,贪污的金额越来越大,还有增长的势头,为什么?是人心不行呀!是没有心法的约束呀!这样社会发展下去难道不可怕吗?但是,人间尚存一片净土,上述的一切社会丑恶现象,在法轮功真修学员中是绝对没有的。难到还不值得政府领导人深思吗!如果把仅有的一片净土都铲除了,这不是很危险吗?社会还有希望吗?

中国中央电视台在2000-05下旬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还在叫喊什么对法轮功要“除恶务尽”,真是善恶混淆到了可耻的地步。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成千上万的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放下生死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反而遭到拘留、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这公正吗?难道政府希望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让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劳教、判刑?这样的政府还是人民的政府吗?人民还会信任这样的政府吗?

最近。中国政府领导人和宣传机器反复说:“与法轮功的政治斗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按照中国的惯例,既然已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就应该召开庆功表彰会了。还说在中国炼法轮功只有二百万人,说上亿人是虚张声势。又说百分九十八点五的人已与法轮功脱离了关系等等。请中国领导人算一算连小学生都能算清的账:200万人中只有百分之一点五的人坚持炼法轮功,是多少人呢?应是三万人吧!而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已经拘留、劳教、判刑其总数已近五万人,从数字看多抓了二万人,早就超额完成了任务。为什么庆功表彰会还迟迟不开呢?为什么全国还在继续抓捕打压法轮功学员呢?只有中国政府领导人自己才知道。我们希望中国政府不要欺骗世人,立即制止镇压法轮功这种损害国家民族大局的犯罪行径。

在打压法轮功问题上,中国政府确实是做错了,是非不清、黑白混淆、善恶不明、正邪颠倒。法轮功在世界上几十个国家中都得到公认是好的,是正的。为什么偏偏在中国大陆的政府领导人认为是邪的呢?这样大肆反对益国益民的法轮功修炼,说明是中国政府少数领导人自己的思维方法走邪了,因而以次制定的打压政策就根本不可能正确了。

“自古民心不可违”,这是历代君王都知道的天理。中国政府为什么非要把几千万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实在让人费解。李洪志师父说:“假如政府真的把好人当成坏人打,站在群众的角度来看,那么这个政府不可怕吗?领导们在清除法轮功的同时考虑过,将来人民将怎样看待我们的政府哪?”,“失去的是那么多的人心,由此而引起的严重后果是人民对国家及各级政府和领导人的何等不信任,对中央政府何等的失望。”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又是一条天理。中国政府领导人难道不想在短暂的有生之年为百姓做几件能让万民真正受益、让子孙后代能够发自内心地歌颂和赞美的事吗?将错就错绝无出路!

十九名大法弟子已含冤而死,数万法轮功弟子被拘留、劳教、判刑,已使世人震惊。而中国政府发言人还信口说什么这是我国人权记录最好的时期,已让世人耻笑了。而人权记录不好的时期会是怎样?就可想而知了。尊敬的中国政府领导人,难道十九条生命还换不来中国政府领导人的一点良知吗?是该醒悟的时候了。

草菅人命,天理难容,顺天理者昌,逆天理者亡,人不治天治。

我们再次呼吁:

1. 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允许再有致死人命的事件发生。
2. 尽快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拘留、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3. 立即撤消对师父的通缉令,通过和平对话解决法轮功问题。

大陆学员 2000-05-29

--------------------------------------------------------------------------------

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

序号,姓名,性别,年龄, 地区,,受迫害简况。

1 陈 英, 女, 18, 黑龙江佳木斯,
99年8月去京上访被押返途中,被警察打骂、恫吓,被迫跳车身亡。

2 赵东, 男, 38, 黑龙江鸡西,
99年9月底去京上访被押返途中,被毒打威胁,带着手铐从火车上跳下身亡。

3 王国平, 男, 40, 吉林舒兰。
去京上访被抓,被警察用各种刑具毒打、脱光衣服泼冷水,摁便桶等人身侮辱。于99年10月17日从驻京办事处大楼八层跳下身亡。

4 董步云, 女, 36, 山东临沂,
去京上访,99-07-20被公安戴手铐从北京押回,交学校圈禁在二楼隔离审查,不许回家、逼写保证书,99年9月11日说董步云半夜坠楼身亡。当日中午就草草将遗体火化。

5 赵金华, 女, 42, 山东招远,
99-09-29 在地里干活时被抓, 被警察打脸、打头、拳打脚踢、胶棒抽打、过电、不让睡觉、赤脚站水泥地等,于10月7日被迫害致死。

6 朱绍兰, 女, 50, 辽宁锦州,
因参与签名活动被送去拘留所,绝食4天后于99年10月5日被送至医院,10月7日去世。

7 张淑琪, 女, 52, 北京西城区,
99-12-26准备去旁听审判研究会成员时被抓, 20天后1月14日下午突然派出所通知,让家属去拘留所接人,到家后出现晕厥、呕吐、昏迷,于1月15日去世。

8 刘志兰, 女, 40, 北京房山区,
2000-01-10去京上访被抓,周口店派出所每天让其搞卫生, 1月14日在派出所锅炉房吃饭后,因煤气中毒死亡。公安不许将消息透露出去。

9 高献民, 男, 41, 广东广州,
99-12-31在广州天河公园郊游午餐时被抓, 公安说因绝食1月7日昏迷 送医院死亡。疑是被灌盐水窒息而死。

10 刘绪国, 男, 29, 山东邹城,
99-10月去京上访,被邹城派出所关押, 后被判劳教3年。绝食6天后被灌鼻饲,呼吸道擦伤,肺部一级感染,2000-02-11死于医院。

11 陈子秀, 女, 59, 山东潍坊,
2000-02-16准备去北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截回, 2月21日在城关街道办事处被活活打死。

12 杨学勤 ,男, 36, 上海,
曾进京上访。在功友家交流时被抓,在拘留所受迫害后,2000-02-18被发现“跳楼” 摔伤, 送进医院后约9天后死亡。

13 张正刚, 男, 36, 江苏淮安,
2000-03-02将其带走关进淮安拘留所,03-25上午将头部其打成重伤一直昏迷,03-30晚被注射一针药物后就说已死亡。抢走“尸体”,背着家属强行火化。还不准家属上告。

14 李艳华, 女, 45, 江西南昌,
99-10月进京上访被拘留,2000-01-07被判二年劳教。关在南昌女子戒毒所,绝食内脏萎缩,劳教所怕负责任,04-13日匆忙通知家属“保外就医”, 回家不到二小时便死亡。

15 李惠希, 男, 40多, 山东潍坊寿光,
因进京上访被带回侯镇派出所,2000-04-21公安通知李已死亡。尸体被匆匆火化。在威胁、恐吓的同时,给了家属4.5万元。

16 管朝生, 男, 56岁,湖南祁东县官家咀镇人,
美联社2000-04-20报道:关去北京上访, 在北京拘留所被警察毒打致死,其腹部有大面积的青紫色的伤痕,头部也有多处伤痕,其他部位也有不少明显可见的伤痕。当局给家属1万元,祁东县公安局拿了7千多元钱,最后只给其家属5千元钱。

17 周志昌, 男, 45, 黑龙江双城,
99-9月去京上访,在看守所长期带脚镣,关押8个月,绝食8天,于2000-05-06死亡。

18 王秀英, 女, 45, 北京崇文区,
2000-05-13去天安门炼功被抓,关在角门看守所, 绝食三天后,被4个男人按倒在地强行灌食,九天中灌了六次,一警医说“灌,只要死不了,有口气就行”05-22日出现神志不清,心率由160下降到30多,05-22晚7时死亡。

19 梅玉兰, 女, 44, 北京朝阳区,
2000-05-13独自一人在户外炼功后被抓,绝食三天后, 17日由刑事犯人灌食,出现头痛、吐血、滴水不进。孙管教还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18日才送医院,一直昏迷至23日死亡。5个知情人5月26日又被抓进拘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