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缪群、王兴田、李建斌、李再亟、王佩声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缪群、王兴田、李建斌、李再亟、王佩声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 四川达州市县法轮功学员缪群被灌食而死

今年元月,家住达州市渠县农村的法轮功学员缪群,因赴京上访,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自己的切身体验,被公安押回渠县,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所,她为了争取合法的学法炼功环境,她开始绝食。公安为了强迫她吃饭,用塑料管插入她的胃部进行灌食。在灌食过程中,公安错将管道插入她的气管和肺部,不久,她便气绝身亡。

四川省和达州市各级政府对消息进行了严格封锁,对此事件不闻不问,不了了之。

(大陆法轮功学员 2000年6月 )


河北省宁晋县法轮功学员王兴田被乡政府毒打致死

河北省宁晋县大杨庄乡南齐村法轮大法修炼者王兴田,男,44岁,农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写保证书,被宁晋县大杨庄乡政府于2000年3月25日活活打死。

2000年2月21日,大杨庄乡乡政府怀疑王兴田等要去北京上访,就将11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宁晋县“法制教育中心”,非法拘禁33天之后,又转押至大杨庄乡借用的北圈里乡政府,同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在非法关押期间,大杨庄乡政府强迫法轮功学员每人交所谓的“上访押金费”1000元,有的不开收据。并强制对11名法轮功学员另行罚款每人1000元,逼迫写保证书。王兴田坚修大法,坚决不写保证。

3月25日中午,王兴田的朋友前去看望他,劝其写保证、交罚款就可回家,王不为所动。家人迫于压力,只好替王兴田写保证,并交罚款,当日下午2点至3点之间,乡政府指使打手,用电警棍等硬器对其进行暴打,致使王遍体鳞伤,周身多处是窟窿,惨不忍睹。最为明显的致命伤是后脑勺上有一大洞。家人写了保证、交了罚款,才被允许将王兴田拉回了家,此时王已不省人事,到5点拉回家时发现王已死亡。王兴田被大杨庄乡政府活活打死,震惊了全村的父老乡亲,激起了南齐村村民的极大愤慨!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全乡的村村户户。

王兴田家人悲愤交加,将王的尸体拉至乡政府停放三日,要求讨还公道,乡政府自知理亏,极力掩盖事情真相,与其家属进行私下交涉,最后支付7.5万元人民币进行所谓的“私”了。乡政府为掩盖其无视国法、致人死命的罪行,竟将其家人拍下的王兴田后脑上的大窟窿照片收买。

事情过去三个多月了,冤情被有关当局极力掩盖,我们不禁要问,是谁给了乡政府非法拘押、滥用私刑的权力,是谁给了乡政府草菅人命的权力,是谁在背后为大杨庄乡政府撑腰,如此践踏法律!我们强烈要求严惩凶手,还大法清白!

(河北法轮功学员2000.7.14)


上海法轮功学员李建斌离开人间

你走了,带着宝贵的23岁青春年华。你没有留下任何言语,甚至连你离开人世的消息也是两个月后才被功友知道。你曾是上海交通大学炼功点的一名学员。那时,你的踏踏实实的实修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九九年交大计算机系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国企工作。由于家住华东理工大学教师新村,你又成了那里的一名学员。不久,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你果断地走出去为大法上访,接着被非法关押。也许为不给单位添麻烦,也许为不满在国企中不断升级的迫害,你四次写信辞职,最终如愿。在华东理工大学的“转化班”里,你天天乐呵呵的,以至于着急的亲友都受安慰。因为曾在你身边的功友都被劳教、遣送、退学,现在无法知道你受了多少迫害,只是知道5月1日那天你上街时,有一名警察全程“陪同”。5月13日,为庆贺师父生日和“世界法轮大法日”,你们炼功点的功友分别出去炼功、开法会、进京护法,你要去参加哪个活动现在也不得而知。为躲开守在家门口的警察,你从五楼的窗户爬出......。怎样落的地,怎样离开人世,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法轮功学员,你为了证实大法而去。生命本是大法所造就,为了证实大法而去的生命将永远辉煌!

公安封锁了消息,家人也不敢申诉。就这样你默默地去了,就象你平时的实修那样——默默的,从不显露自己。功友们很快会知道这一切,功友们将深切怀念你。合十!亲爱的功友!合十!尊敬的同修!走好。

(上海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17日)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冤死狱中


李再亟,48岁,吉林省吉林市人,家住吉林市青岛街城乡10号楼,夫妻都修炼法轮大法。

他因上访于99年10月被判劳教1年。

2000年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李再亟的家属去医院护理,李再亟的母亲到医院后被带着转了几圈,他母亲就感到不对劲,就问公安人员:是不是我儿子死了。公安人员承认了。他母亲看到李再亟的死后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睁着,他母亲用手将他眼睛合上。晚上,李再亟的爱人要求去看遗体,但公安人员不让她看。但经过再三强烈要求后,她终于见到了遗体。她发现李再亟身体到处是伤,眼睛里还有药布。

李再亟的妻子只提出一个要求:允许功友参加遗体告别。但公安人员不许,并提出给她儿子安排工作,之后将他们全家软禁。

上周四(7月13日)火化前,拘捕了部分法轮功学员。周五上午九点,在二百多名公安人员严密看护下,李再亟的遗体被火化。

李再亟的死因,据推测是因为在拘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传看师父最近发表的新经文,在追查经文来源的过程中,李再亟坚强不屈,不肯因自己的缘故伤害别的功友,于是被迫害致死!

公安人员认为李再亟是因痢疾造成死亡。

他的儿子(今年17岁),提出两点疑问:一,拉痢疾应先保外就医,为何死后才通知家属?二,拉痢疾为何身体上有外伤?

又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为邪恶的势力的迫害离开了我们!邪恶的势力犯下的罪恶是他们永远也还不清的!而法轮功学员为了维护大法而甘愿牺牲一切的决心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永远无法动摇的!

(大陆法轮功学员 2000年7月18日)


潍坊法轮功学员王佩声死于狱中

王佩声,男,68岁,潍坊五金站离休干部,家住潍城区西关街办,苗圃1路10号楼。1995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法轮功潍坊辅导站副站长。1999年7月20日后被监控,长期以来受到公安及有关部门的恐吓和威胁。2000年3月因给人大代表联名上书反映法轮功情况签名而遭拘留。

2000年6月27日,王佩声根据《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进京和平上访,被潍坊公安押回后遭15天拘留并收去600元钱,拘留时并未通知家属。

在拘留所里,部分功友进行绝食,但当地公安到外地学习了"经验"说一般人绝食七天就得抢救,但炼法轮功的人绝食15到20天不用管他们。

拘留期间每天24小时被关在闷热的牢房中,没有放风时间,有时干体力活(挖土卸车)。王佩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失去了生命。7月12日凌晨2点多在牢房中离开人世。医院签定为猝死。直到下午一点多才通知其老伴王已死亡的事实。更让人感到吃惊的是,之后时间不久,在其亲属没有查明王佩生老人真正死因的情况下,公安部门为了毁尸灭迹,竟然强行恐吓其家人将其尸体火化。

一个身体健康的老翁突然间成为死者,这是继陈子秀、李惠希之后的又一人间悲剧。自去年7.20以来在潍坊市被公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5人。

我们希望政府工作人员不要再执法犯法,草菅人命,滥用暴力,用人的良知和理性,以和平对话方式解决问题。不再汗颜面对那些善良的人们。

(潍坊法轮功学员 2000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