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狱中受酷刑真实记录


【明慧网2000年7月30日】 自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以来,几乎每天从网上传来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种种暴行的新闻,这些暴行的手段是出乎笔者的想象之外的,因为中国政府在改革开放后的二十多年的今天,在签署了国际两个人权条约后的今天,在人类文明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人类的基因、上帝的天书被破译的今天,中国政府仍然对自己的人民实施种种惨不忍睹的酷刑,笔者希望那不是真的,因为那些令人发指毛孔耸然的酷刑本该属于历史、属于原始野蛮时代、属于小说里的描写,但它是切切实实地在今天发生了。为使更多的人了解这种残暴迫害的真相,笔者慎重的采访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写下这篇采访报导。

有一个学员被关进监狱里,狱警对囚室里十二个犯人说:"他要炼功,你们就给我打,否则全部取消你们亲属的探监。"这个学员在狱中坚持炼功打坐,十几个犯人就把他揪起来打,一个犯人建议说:"我们给他的脸造个型",另一个囚犯说:"就造个熊猫的型吧"。十几个囚犯开始轮着掴耳光,当每个人的手都酸的时候,这个学员的脸都肿得像熊猫脸一样,黑一块紫一块。脸上还有一些鼻子边、眼睑边、耳垂边掴不到的地方,一个囚犯就建议说:"打不到的地方,用手指弹。"这样,他们十几个囚犯又轮着用手指弹掴不到的地方,等到十几个囚犯手指又弹酸的时候,这学员脸上的肉没有一点是好的。这学员是非常平静,随他们打了,没有怨言,给他们讲法轮功的道理,几天过去后,学员的行为感动了所有的囚犯,他们认识到了法轮功学员是真正的好人,再也打不下去了。

在地牢里有一种刑罚,不知叫什么名,学员全身被扒光,双手像耶稣被钉上十字架那样,被铐在墙上,双脚也是叉开铐在墙上,墙下面是粪坑,拉屎拉尿就往下拉,这种刑罚一般囚犯只能坚持两小时,豆粒大的汗珠就会从全身冒出来,最后昏死过去。这是秘密的刑罚,用来对付极重的犯人,外界不知有这种刑罚,许多学员都铐上去一铐就是两天两夜,这种长时间的刑罚,如果是一般的囚犯是必死无疑的,只有炼功人能顶得住,当放下手脚铐时,人已经昏迷了,全身都肿了,手、脚肿得把铁铐都包住了。

还有一种刑罚,具体叫什么名不知道,在《红岩》小说里描写过。当时特务对坚强女共产党员什么刑罚都用上后,如仍不屈招,就把头按在粪桶上,搅动臭粪,让臭气直冲心肺,让你五腑六脏翻江倒海,直到吐黄胆水,当时特务使用这方法,十有八九的女性受不了而屈招。现在中国政府的监狱里又使用这种刑罚对待法轮功学员。公安人员对学员采用分别对待,让抓来的学员写悔过书、保证不再炼功,再骂上一句师父。写保证书的关两星期就放回去,对坚强不屈的学员、在狱中坚持炼功的学员,除了打外,各种刑罚都用上,仍不奏效的学员,就把学员的双脚提起,把头塞进囚犯的粪瓮里,囚犯的粪瓮样子有点像酒坛,口略比人的头大一点,当狱警把学员的头塞进粪瓮里时,另一个狱警使劲摇晃粪,让恶臭直冲学员的鼻心,狱警一边摇粪瓮,一边问学员:"还炼不炼?""炼",学员坚定地回答,狱警又疯狂地摇晃粪瓮,继续问道,直至学员口吐黄胆水,昏死过去,吱不出声时,狱警才罢休。

在北京刑侦七处看守所里,关着几百名死刑、死缓的囚犯,大约有40间囚室,每间约有7x2.5平方米,睡炕的是一尺高的木板床,紧挨着可以睡12人,坑边的走道上,每天都是睡满六个人,这六个人只能分三排侧着睡,剩下一平方米的空间是厕所与浴室,粪便的通道通往墙外。

这里关着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北京四个被判重刑的也关在这里,这里的囚犯未判刑的希望早日结案下到监狱,相比之下,监狱有多一点的活动空间。这里关过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女的比男的多,关在这里的学员,全部是坚强的,他们全部是背铐式的铐着,脚也铐着,这种背铐式也叫坐飞机,也是重犯人惩罚的刑罚,背铐式一旦铐上,手臂血液流通不畅通,引起浮肿。女囚室里送进来的女学员,个个都是手臂、脚都肿得像小冬瓜似的,铁铐都钳在肉里边,皮肤都肿得透明了。一碰就会破,由于手脚全铐上,行动不方便,狱警叫其他囚犯帮忙。起先囚犯不愿帮,总有怨气,到后来学员们向其他的囚犯讲了法轮大法的道理后,同室的人有的接受了,并开始学法了。学员们为了不打扰别人,吃东西时,不叫别人喂,就坐着,头弯下来用嘴啃窝窝头,汤也不喝了,学员的高尚行为感动了同室的囚犯。

这里的狱警就相当于清朝时期的“大内高手”、锦衣队,个个都身手不凡,个个都有些功夫。其中有一个面相凶煞,毫无人性的打手与冷血动物无异。审讯人时,他又吼又叫,象狼嚎一样,没一句人的声音,而且他的头可以360度旋转,就如地狱中的大魔头。中国政府使用这样的刽子手来对付人民,其手段之残暴比清明“大内高手”和锦衣队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一个学员回国就被秘密绑架,关进北京刑侦七处,被那个魔头吼叫轮番审讯七天七夜,不让睡觉,用疲劳战术,摧毁精神的绝招。又不给被子盖,二月的北京冰天冻地,他的新长裤被警察扒走,皮夹克被囚犯藏起来,他只能坐着受冻了七天七夜。刚回囚室一会儿,又被叫出审讯,回来时,狱警给他一条又短又大又旧的裤子,原来的新裤子被警察换走,皮夹克也没了。他被公安押到机场上飞机,回来入关时,海关人员看他肮兮兮的蓬头垢面,外面只穿一件毛衣,裤子也不合身,且什么行李也没有,以为是逃犯或贩毒的。审问了很久,他解释了很久,海关人员真是不敢相信会是真的,最后还是说:"我们最好能搜个身"。他说:"没关系,脱光搜也行,但要快点,外面家人在等着。"就这样,澳洲国家的公民到中国被中国公安扒得象流窜犯似地回来,中国真是遭尽天下奇耻。当他向澳国外交部汇报在中国所受的虐待情况时,外交部官员说过去南非当局在监狱里也采取过这种刑罚。

据说,中国政府准备在西北地区建立大规模拘留所,用以对付和平上访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用当年希特勒镇压犹太人那样建立法西斯集中营来对付手无寸铁且仅止争取一点炼功自由的老百姓。已被公布的迫害事实告诉人们:那些兽类完全干得出这种祸国殃民、令人发指的残暴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