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修炼者家庭的故事


【明慧网2000年8月28日】 1998年2月的一天,父亲病重住院了,我们兄弟几个轮流在病床前守护。哥哥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每当他在跟前,父亲的病情就好转,他不在时就变得严重,我们都感到神奇,也认识到法轮大法一定是高层次上修炼的功法,我们也要修炼。

得法后在自己家里一遍一遍地学着这部宇宙大法《转法轮》,妻子在无意中发现了,一看也学了起来。她说这本书太好了,叫人做好人,返本归真,可以修成佛,我也要修。自从修炼开始我们身上原来带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就连4岁的小儿子到现在都6岁多了,两年多的时间里连感冒都没得过,不是有病不吃药,而是根本就没有病。

作为一个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从内心深处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特性不断地改变自己,放弃对人间一切美好愿望与追求的执著,舍去常人的七情六欲,去掉一切不好的思想,慈悲待人,还得忍受着别人对自己不好时的痛苦,不争不斗,道德高尚。这样好的功法,这样好的修炼者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1999年7月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取缔法轮功,同时出台两项无理规定:党员和国家公务员不准修炼法轮功。在这样的政策压迫下,我被迫退了党,辞了职。特别是妻子所在单位的领导说:“由于你炼法轮功取消了全局的文明奖,你要上班就不能再炼法轮功。”为了修炼她只好辞去了工作,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人就断绝了生活的经济来源。

大家都知道修炼法轮大法是自觉自愿的群众性修炼活动,各辅导站也都是义务为大家服务,也不收学员一分钱,不存钱,不存物,也不记修炼者的姓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大家都是自觉地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炼,没有任何组织形式,走了一条大道无形的路。可是1999年10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给法轮大法毫无根据地扣上了“邪教”的帽子。

为了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把法轮功的真相如实地反映给国家,我们一家三口于11月14日去了北京国家信访局,行使一个公民最基本的说实话的权利。但是只要一进去就不让你自己再出来了,而是由省驻京办事处公安保卫部门带走,软禁在办事处后再由当地公安和单位共同派人把你押回去,回去后就关进了拘留所。

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每一个弟子。当我被关到第六天的早晨公安局又要提审我了,就在我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热流冲上头顶,就一个跟头栽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当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悟到了师父在救我。果然他们叫来了医生给我量血压,结果是低压140高压180,几个小时后我就被释放了,当我走出拘留所大门的时候身上什么不好的感觉都没有了。

今年元旦前夕,我们准备出门探亲,向单位打了个招呼,这一下就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先是公安局把我叫去控制起来,妻子去单位要人就被骗到公安局并被扣上了扰乱公务的帽子关进了拘留所一关就是15天。就在妻子被关的第一天晚上就来了3个警察要拿走师父的法像,在我坚决不开门的情况下回去了。第二天早晨气急败坏的警察一下就来了六个,拿着搜查证,喊着叫着象强盗一样,强行入门,乱翻乱搜,也不顾小孩子的哭喊,强行拿走了最最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法像和大法的书,这是我受到的最大的一次打击。

就在妻子被关期间,单位领导找我说:“你回去上班吧,不能把你推向社会,还要对你进行教育。”上班就上班吧,到单位后发现一切都变了,原来的职务没有了,也没有具体工作干,出门工作还有人“陪着”。到了四月份三讲教育开始了,从动员会那天就大会小会点名批判我,就像文化大革命差不多。

几经魔难又到了七月,单位召开会议说:“中央最近下达文件要求严厉打击顽固不化的法轮功人员上访等活动,各有关单位要严防死守,只要你一出这个城市就抓你,就劳教你。”就在这“邪恶即将被除尽”的时候,人间的败类还在作恶,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象,证实大法的伟大,使更多的人收益,我们一家又走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