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8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8月29日】【重庆消息】重庆劳改农场罪恶加剧,往学员食物中掺加海洛因

经证实,重庆(北碚)西山坪(男子)劳改农场为了进一步加重对坚修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惜以用最恶毒、最疯狂的手段往学员食物中掺入毒品(海洛因),以达到摧残学员坚修大法意志的目的。这种下流的罪恶行为在公安内部中都激起了义愤。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各国政府、人权组织,以及一切善良的人们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制止迫害大法学员的一切罪行!

重庆西山坪劳改农场电话:(总机)86-023-68271290


【哈尔滨】哈尔滨公安部门密谋大规模逮捕大法弟子

据各方面消息,在国家主席视察哈尔滨市刚刚离开没几天,当地的公安部门就开始密谋在8月底或者是9月初开始,大规模逮捕他们认为的是骨干的大法弟子,人数大约定位在两千名大法弟子左右,已经准备好了用来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并且正在紧急抽调各大医院的医务人员,充实位于哈尔滨市江北的精神病医院,近期将秘密转移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内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送进精神病医院加以迫害。

希望大法弟子们在向广大人民讲明大法真相的同时,一定要机智灵活,注意安全!不能束手就擒!决不能轻易被邪恶带走!(有的弟子已经离家出走,在外边继续做着洪法的工作)。


【哈尔滨】看望狱中大法弟子被特务跟踪

在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俗称:鸭子圈)的犯人亲属接待处(就是第2看守所开办的狱外的亲人给狱中犯人买东西的食杂店内),已经被特务监视,凡是大法弟子去看望他们公安认为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都会被特务跟踪,然后马上送进拘留所或者劳教所。

敬请大家提高警惕,注意安全,不要被邪恶的败类钻空子。


【北京】通州看守所虐待大法学员的暴行在延续

北京朝阳学员王艳芬(女),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西监,七月十四日早,因不背监规,和其他四名学员(即海南张文丽、广东曾云开和因不说姓名被编号为709、710的两位四、五十岁女学员)一起被牢头罚"飞",她们不"飞",被三名犯人轮番用鞋底子抽,一个人打累了换另一个人打。她们被打时,王艳芬和学员们口念经文,而被犯人们用破布条勒住嘴,鲜血直流,滴在学员的衣服上。十四日下午因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拘留,要求释放所有在押大法弟子,在所长和管教面前被戴上脚镣、背铐,向所长、管教申诉时,被布条勒住嘴,因仍能说话,短头发的女管教两次伸脚往其嘴里搁。后她被按倒在地,被男犯人脚踩着,手按着,揪着头发,强行插鼻管灌食,灌食后还不拔管,准备过两天接着灌。因很难受,后被学员拔下,管教大呼浪费了一根管。她又于十七、十八日被强行抬出监室,在筒道内被强行灌了两次。十八日插了三次管才插进去,有一次管子从嘴里出来。十七日背铐被摘了下来,但脚镣仍然戴着,直至十九日被转移到天津武清县看守所关押,才被打开脚镣。

七月十四日下午,通州学员胡淑芳被戴上背铐、脚镣,原因是她的家属状告通州看守所体罚、刑讯、虐待大法学员而被所长、管教报复。所长说,告他没用,信都回来了,在他桌子上搁着呢,一把火就都烧了。

七月十五日上午,通州学员张连清(女),因炼功和另外七名学员被叫出监室罚站,(年龄最大者六十三岁,年龄最小的二十二岁),男犯揪着她的头发把整个人拽离地面,还揪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不说不炼就不让回监室,持续了六个小时,但学员都坚强地挺了过来。

七月十四日下午,海南学员张文丽因炼功,被管教用一副手铐和一副脚镣将其与广东学员曾云开手与手,脚与脚铐在一起,七月十五日上午,两个人配合着炼功,而又被加了一副手铐,两个人两只脚铐在一起,而每个人的一只手与自己的另一只脚铐在一起,这样两个人不能直立,一直到十七日,曾云开因绝食晕倒,两个人才被分开,在这种情况下,还给曾云开灌食。晚上曾云开再度昏迷,才被送往医院。回来后,管教说她装死。十八日两人再次被强行灌食。

七月十四日上午,709、710的两位学员因不背监规而被犯人殴打,下午因绝食而被戴上背铐、脚镣,被男犯揪着头发拳打脚踢按倒在地,强行灌食。在通州看守所五天半,709被灌三次,710被灌四次。

七月十八日因被灌食学员太多,男犯们记不清哪些被灌过了,709刚被灌完就又要拉出去灌,她撞墙抗议被制止后,由背铐改为双手套在一条脚下,不能直立。晚上值班时,709被两个犯人百般折磨,用凉水从头上往下浇,被揪着头发往鼻子里、嘴里灌十滴水,让她蹲着或撅着。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睡觉,她一声也不吭,直到牢头都看不下去了,凶手们才罢手。


【重庆】一度曾经流窜于重庆、贵阳、成都、泸州等地的贵阳人黄XX及其跟随者(4月初曾被重庆学员在明慧网上曝过光),现正窜在四川乐山破坏当地学员的修炼。这些人的一切言行跟师父《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的"目前中国大陆一些特务打着学员的旗号……"的"小丑"言行完全一致。据了解黄XX到乐山时,先去了公安部门,然后就四处乱窜,干扰破坏。在此,再次提请学员们注意。

其实对这类败类、特务也不难识别,当前学员们的聚集切磋是相当困难的,按政府规定是不允许的。那么为什么这类人就可以而且容易做到呢?我们用理性多角度地去看问题才是大法学员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