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本性再次展现出来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8月5日】 孩子们的思想是多么的纯洁无瑕。甚至我与家人逃离那被战火撕碎的家园,我也没有露出丝毫的恐惧,我只是兴奋的期待着新的环境。那个小孩子没有生、死、怕、恨、生气、妒忌、失和得的人的观念。但是在一个桔黄色的月夜,在船上发生了一件事。当人们都在熟睡的时候,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只有海浪的声音。我望着远远的地平线,突然感到非常伤感。我一下子感觉到了人类的气、恨、贪婪、自私、害怕和嫉妒。我突然知道什么是受罪,受罪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作为一个小孩子,我幼小的心灵受到深深的创伤。在一个陌生的土地上,我感到象是一个局外的人,总是感到与周围不协调。我缩进了自己的壳里。在成长过程中,我承受着重重的压力,我的心似乎关上了。直到有一天得了法,在法的培养和修正下,我慢慢的又浮了上来。善良,天真和纯洁又重新回到我的心中。

我前两年的修炼看上去风平浪静,偶尔会遇到风雨或出现偏离。我经历了一些磨难和考验。有些过得好,有些过得不好。但没有什么太大的风浪和不好的天气。

然而修炼是一个不断改进自己和提高层次的过程,对自己就会有越来越高的标准和要求。修炼的第三年就不那么风平浪静了。暴风雨来得多了,也更强了。天空布满了不祥的乌云。现在我只能依赖对法的理解和其他在海上航行的学员的灯光作为引导,穿过厚厚的暴风雨,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更清楚的认识到:不管浪多么大,风多么强,天多么黑,在法的照耀和师父的指引下,一个人所需要的是前进的勇气和抛弃人的沉重执著的愿望。

我在法轮大法修炼的第三年有一个很好的开始。在2000年一月波士顿的法会上,我第一次体验到了善的力量和纯洁。我发现了真正的无私和利他的含义。我们在会议室打坐,等待着记者招待会的开始。我抬头看着师父的挂像,开始想着他在为我们和世界做着什么;想着他那无量的慈悲和为传给我们法所承受的一切。当我想到自己过去是那样的自私,感到非常的惭愧。我想到过去是多么的失败。不管怎么样试图去对外表达善,无私和真诚,一沾到我自私的外表,一切都立刻蒸发了。

当我们在熟悉悦耳的音乐中渐渐入静时,一个声音从内心深处浮了出来:“师父,我不想再想自己了,我只要多为别人着想”。我心中真诚地想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无论做什么都要先为别人着想。这个想法是那么的真诚,它穿透了我的自我。丢掉了沉重自私自利,不安和各种执著,我感到为别人和无私是多么的轻。我觉得那一时刻我没有为了别人不能放弃的东西。那是一个完全的和不可描述的完整的感觉。我不得不马上回到我常人的思维。如果这样下去,我也许会为自己所感到的自由和解放哭上几个小时。

大染缸

那个月底我和一个朋友去亚利桑纳州去看我的弟弟。从这次旅行的经历中,我明白了为什么师父非常强调要经常学法。在世风日下的洪流中,如果没有锚,不论一个人怎样努力抓紧,他将会被冲走。

当刚到哪里时,我保持着每天的安排:炼整套的功和读一讲转法轮。然而当旅途快要结束时,我只是偶尔读《转法轮》和炼功。我开始沉浸在常人的洪流中。以至那个周末没能参加当地的集体炼功。之后,我们决定去被称作罪恶城市的拉斯维加斯,用修炼人的话讲就是充满业力的城市。那天夜晚当我们开到城市的视线之内,大家立刻被耀眼的夜景吸引住了。它是一个奇怪而又超现实的城市。我看到了并感受到了可以描述为无聊和充满魔性的人们:喧哗的气氛,不断的闪光,催眠的灯光,吵闹的音乐和大吵大闹的人群。那里的工作人员激起游人们魔性的火焰,让他们出卖灵魂和花钱。

在整个过程中,我感到奇怪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我是一个修炼者,我以一个修炼人的眼光去体验和观察。但我是一个有着人体的人,也和常人一样做常人所做的事。更不用说我还看到了不应该看的东西。沿着主要几条大街走着,我想到师父所说的:“所以现在这个客观存在的环境,也在严重干扰着我们炼功人往高层次上修炼。裸体画就搁那放着,大马路中间挂着,一抬头就看见。”更坏的是,我的头转到哪里看到的都是那些东西。

师父讲过:“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从这次的经历和旅行中,我第一次正视我的修炼和进展。我发现象山一样高的执著和缺点等待着我去把它们暴露出来。我意识到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修炼需要不断的努力和时刻的警惕。一时的软弱或大意就会被魔钻空子,就会往下滑。我必须小心并时刻守住心性。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

这次旅行之后,我觉得象一颗雨后的大树,雨来时我被吹得东摇西晃,弱的枝条被吹掉了,但我还是挺立着,我的心已经紧紧地和法连在一起了。我体会到每次学法,每加深一点对法的理解,心就和法连得更紧。投入的时间是不会浪费的。

溶在法里,化掉人的外壳

在今年的冬季和春季,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当我遇到一些令我回忆起过去的做得不好或不够好的事情,我的各种情感和思绪就会涌出。我只能把这视为象一个洋葱头被一层层剥开,旧的皮被去掉了,现在已经剥到嫩的部分了。过去装饰得挺好的一些事情露出了不完美的部分。

这一年我做了一个更强的承诺:帮助弘扬大法,用我所能做的一切“助师世间行”。我在自己的层次上明白弘法是多么重要。让人们了解真相并让有缘人得法。的确,在师父法正乾坤这一特殊时期,我们所做的超出了个人修炼范围。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讲:“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

在此,我理解修炼不只是简单地说你要脱离于人。要脱开人的壳,一个人必须朝着无私和为他努力。我们人的一面会阻碍。从情的缠绕、人的观念和思想业中摆脱出来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因为它们紧紧地包裹着我们。

过去的有些日子,我真觉得精疲力尽,觉得被打垮了。我在为我和为他,情和慈悲中徘徊。我就象一个前后摇动的钟摆,在修炼者和常人之间摇摆。有些日子我暗笑在自己和别人身上发现的执著,很轻松地过了关。另一些时候,一些小事会令我烦恼,忍好象是那样的难。有时我感到强烈的慈悲,希望人们醒悟过来看到他们面前的法。

在公共场所,我常观察别人,透过他们的眼睛,看到他们被困于躯体之中的灵魂。表面上,他们显得高兴、悲伤、气愤、或者冷淡。在我看来,他们很迷茫,生命好似梦游一般,被人的各种执著和幻想所困扰。我真为之所动,心想我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我怎么才能更多地奉献我自己?

有一段时期,我感觉自己被伤感和思绪的汪洋大海所淹没。自己好象沉浸于某种状态之中不能自拔,因为我感到心情沉重、思绪万千。我努力将自己的心推出来,摆脱这种状态,我不断这样做,结果出来的是自私的人性。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我的善又何在。师父在经文《清醒》中说:“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当我的思想和言论中散发出自私自利的东西的时候,我的言行怎么能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呢?怎么能符合真善忍呢?

确实,决裂人性是非常痛苦的。我总记得老师在经文《真修》中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后来,我也注意到另一种现象。我越是溶于法中,我的思想越明朗,我的心越纯洁、越轻松。做大法的工作使我感到神圣、伟大、和庄严。溶于法中,我发现内心的风暴平息了,人的壳在大法的光辉中逐渐瓦解。我的本性得以显现出来,越来越明亮。为大法工作的经历使我不断走向真善忍。

曾经有一位好心肠的老年妇女,经过了长时间的迟疑和内心较量,显得不情愿将她的姓名、住址和电话号码写在请愿书的签名表中。也许她孤身一人,有怕心。但最后她还是签上她的名字并拿走一张法轮大法的宣传单。我在想,一个简单的决定和行动将会怎样对我们未来的生命产生影响。

有一个宗教中的人,当我们在公共场所表演法轮大法功法时,对我们说了许多诋毁的话。我想,这样的人被常人概念和思想业所控制,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活着为了什么。当真相大白时,后悔已晚。

一个山里人,参加完我们的法轮大法展示会回去了,可他又返回来了。他送给我一块石头,然后他热情激昂地对我们朗诵一首诗歌,以此来表达他的谢意。我想,大法能够真正地让我们大家展现佛性,带我们回家。

还有一个高大、强健的人,他热情地用他那粗大的双臂与我握手,久久不肯松开,以此表达他对法轮大法的赞同与支持。我想,一个人只要他人心一动,他将能摆放他自己未来在大法中的位置。

在正法中修炼,我的本性慢慢地显露出来,他很脆弱,甚至痛苦,但是一直在回归纯真的境界。我象一个小男孩正在大法中长大成人。我曾失去许多机会去展现自己的本性、奉献纯真与善良。我为此而后悔。我不能再去维护虚假的表面来保护脆弱的自我。法正乾坤,给我们的世界和我们自己带来永恒。大法纠正我们一切的不正之处,让我们返回先天的本性。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宇宙中无量无计的佛、道、神与更庞大天体中的生命都在注视这小小的一粒宇宙尘埃上的一切。”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注视这儿,他们正注视着什么呢?无计其数的生命将要在圆满的时刻成为佛、道、神。师父在《心自明》一诗中写到:“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最后,让我们大家都从自私的人的壳中走出来,破除我们人的一面,让我们真、善、忍的先天本性永放光芒。

谢谢您,师父!谢谢您教给我们法轮大法。大法将展现无比的壮丽与殊胜。

谢谢大家!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