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17日媒体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9月17日媒体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18日】 华侨时报:读者心声:江主席使人啼笑皆非?

治伯 2000年9月16日 星期六

江泽民在赴美前,接受了美国CBS「60分钟」主持人华莱士的采访,其中,关于法轮功问题的答问,使人啼笑皆非。

不知道他根据的是甚么?说法轮功已造成数千学员自杀。事情如果是这样,那么,法轮功学员去上访,不正好让他们以自身和亲友的遭遇,「控诉」法轮功吗?何必把他们投入牢狱折磨,甚至打死?

江主席把「许多家庭被打碎、许多生命消失」归罪于法轮功。但人们看到,正是由于他说的「不信治不了法轮功」,而使中国大陆出现这种情况,惨不忍睹。在海外,江主席力有不逮,还未能狠治法轮功,惨状还未出现,可能引以为憾呢!

对法轮功罗织的罪状,如「佛主转世」、「世界末日」、「地球爆炸」等,他以为把法轮功的书籍、录影带等销毁,只要把这些谎言天天说,就可以使人相信。谁料如今人们已逐步明白,「罪状」、「罪证」全是捏造的。海外书、带还在,学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国家领导、市长、和那些靠选民支持的议员也称赞法轮功,为何呢?

一贯主张「把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法轮功已生长了多年,为甚么视而不见?当公安部起始大力支持法轮功,当驻美使节诚邀李洪志先生到纽约总领事馆作报告(1996年春),当有关部门多次对法轮功作调查,上报了材料,那时,为甚么不「仔细权衡」?反而,于七、八年以后,作为一国之首,却亲手去分发反对法轮功的小册子,这时,法轮功已有七千万至一亿之众了,那根本不是萌芽状态。

在处理问题的作法上,先个人公开宣称法轮功是「非法组织」、「邪教」,接着下令镇压;既然宣称以法治国,法在哪里?才发现有漏洞,匆匆立法,实际上是以个人意志行事,置宪法于不顾。

凡此种种,江某人的指挥,真能使十三亿人昭昭吗?

截止目前,已经有五十位以上的法轮功学员死在江主席的镇压令下。

那么,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们幡然醒悟,停止残酷迫害法轮功,其所造成的罪恶,可能不要偿还那么多。

以其昏昏,真能使人昭昭吗?拭目以待。


自由时报:姐妹给省、地、市各级领导的一封信

尊敬的省、地、市各级领导:

您好!我们姐妹三人都是法轮功学员。虽然我们学法炼功较晚,但法轮功神奇的健身功效和其博大精深的内涵,使我们三个疾病缠身、弱不禁风的弱女子,脱离了病魔的折磨。通过《转法轮》一书,使我们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身体得到净化,心灵得到陶冶,收获之大无法言表。

可是从去年9月份我们三家十几口人,灾祸不断,恐怖从天而降,姐妹三人受到的非人折磨和所遭受的酷刑更是骇人听闻。因为一次上访,老大被投放监狱一次,老二进监狱三次,老三进去两次。出狱后一直在办事处学习班内强化洗脑。并且所受到的酷刑与折磨远远超过监狱。办事处为了转化我们,特在社会上招了一部分青年,他们大多当过兵会武术,据他们讲,领导对他们说谁‘转化’一个奖励五千元,只要打不死,用什么办法都行,怎么做也不过份。如没成绩就扣发工资奖金,干不好随时辞退。在领导授意下,他们为了得到奖金和工作,他们一上来便轮番用警棍打、电棍电、木板硬打,并没头没脸地往死里折腾我们。大姐连续四天从早晨一直打到晚上,浑身遍体鳞伤,先后四次昏死,二姐昏死过一次,死过一次。二姐被铐在一铁管子上,不能弯腰,下蹲,整整一夜,双腿被打得像锅底一样,肿得像暖壶一样粗。

在长达三个月的学习班上,领导们花样百出,在各个房间墙上贴满恶毒污骂李洪志老师的语言,又将放大了的老师像贴满地面,强迫我们学骂老师和跺老师的像,领导强令我们做的所谓‘三句话’和一跺脚,做为一乡之政府我们认为做法太卑鄙太荒唐。我们予以抗议,他们一看不听他们的,便强行把我们架起来向老师像上踏,并拳脚相加,直打得我们全身汗水湿透了头发和衣服,直至昏死过去才住手。等后见我们醒过来,又拿来大针扎我们的手指、脖子、脊背,所扎之处鲜血淋淋。有时他们打累了在一旁坐着,让我们双手抱头在老师像上跳,不跳就打,没完没了直至瘫倒在地,他们再抓起头发来往墙上撞,我们被撞得头破血流,眼冒金星天旋地转的晕倒在地。隔几天他们想出新点子让老大爬下,让老二扳起老大双脚向前推,老大双手向前爬,名曰推小车,推一会再倒换过来,直至身疲力竭。有时还让我们单腿站立,头上再顶只碗或抱着一把椅子一站好几个小时,在四十多天的时间几乎天天如此折磨,不让说话,一说就打耳光或嘴巴。然而更令人发指的事还在后面:在他们各种刑罚不能征服我们时,办事处领导竟花钱买来蛇、蝎子、癞哈蟆咬我们,蜇我们,吓我们。隔壁一位年已六十七岁的老人家就因为习炼法轮大法,又没去上访也同样和我们一样天天挨打,直打得两腿肿得惊人,用手铐吊起数小时,直至死过去将手铐拉断倒地,因有声音才惊醒值班人员。醒后将毒蝎放在她双手上,将笼子里的蛇放出对着老人脖子凶猛咬去,老人一挣扎竟将蛇的牙留在肉里,一直到第二天才从脖子里取出,那条蛇也死去没得好报。

在另一个房间里还有一位农村的大婶55岁,身体和我们一样单薄得只有七八十斤重。一个打手特别凶狠,此人又粗又壮,胳膊伸出来比我们的腿都粗,打我们时一手抓起来像抓一只羊羔,一拳打下去只打得我们转好几个圈,而且专打前胸,老二的胸口肿得足有四指高。在每人两个小时的值班时间内他们拿着我们当活靶子练拳,还说什么,你们炼功人也怕疼?也怕电,功上哪去啦?不过每次他们打过我们之后他们都难受得不得了,那个胖子说‘打完你们后我一直难受,您快打我一顿,都打回去吧!’我们是修炼的人能做到大善大忍,不去与人家计较。打人的小伙子都是武警出身,一拳打出去少说也有上百斤力气,要不是大法超常,我们这些弱女子怎得生还,如果是一般常人说不定早就打得没有命啦。目前我们身上还伤痕累累身体到处疼痛。

善良的人们:我们修炼大法错在哪里呢?从92年老师传法至99年七年时间竟有1亿多人学炼法轮功,都是党政府干部,老革命老党员,高级知识分子广大职工带头学炼,俺这些平民百姓才有幸得法。事实也证明,自我们姐妹学炼了法轮功后,个个脱离了疾病的折磨并出现了奇迹,正当我们决心一修到底时,政府怎么又不让炼了呢?我们按大法要求,修的是真善忍,去的是名利情,在家庭我们对老人孝敬是好女儿好媳妇,对丈夫我们是个好妻子,对孩子我们又是慈母,和邻里和睦相处,在社会上遵纪守法,处处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连买菜我们都能做到不争不讲不挑不捡,我们只在家门口或公园里炼炼功,又没招惹谁,怎么上级说变就变呢?个别高层领导怎么这么不讲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还有没有国法?讲理不讲理啊!

我们都生长在新中国,对党对政府相信我们才敢于反映真象,世界上哪有这种‘邪教’堂堂正正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的?我们相信政府中个别人中败类利用职权迫害大法弟子是少数人,好人还是占多数,我们希望有良知有正义的领导们一定要向上级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以及大法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在您的下属单位中再别出现以上的几幕。希望各级领导们在大是大非面前冷静地想一想,不要轻信那些玩弄政治的小人的谎言,真理总是要放光辉的,邪恶必定要除尽,天法在衡量着一切,每个人也都在善与恶的表现中摆放着自己将来的位置。临沂市的各级领导,希望您对您的前途负责,对您的老父老母,妻子孩子负责,给自己选择一条真正对自己好的路,善恶终有报,伟大的佛法必将在人间再现。

山东临沂法轮大法修炼三姐妹 2000年8月6日


伯明翰新闻:中国不公正逮捕阿拉巴马大学研究员及其妻子 (法轮功)
2000年9月15日

一周前的今天,中国当局逮捕了阿拉巴马大学艾滋病研究员Shean Lin及其妻子。

他们的“罪名”?他们炼习法轮功,一种结合了打坐和身体练习,道家和佛家方面的内容以及法轮功领导人李洪志先生的教义的功法。海关官员在他们的行李中发现了法轮功的资料,并立即逮捕了他们。

同样是一周前的今天,美国国务院发表了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此份报告记录了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恰好明确了Shean及其妻子将要面对的是多么严峻的形势。

“大量可靠的报告证明警察对被拘留的法轮功成员进行殴打,设置极端残酷的拘留环境,酷刑折磨(包括电击、及把手脚铐在十字形铁链上),以及其他各种虐待形式。”报告说,“据可靠报导,自1999年7月以来,至少24名法轮功修炼者死于警察的监禁中。”

中国政府把法轮功当作邪教,对其核心人员判处了高达18年的监禁,而其成员也面临3到7年的徒刑。根据这份报告,至少5000名成员未经审判就被判处了最高达3年的劳改。

Shean的支持者们已经开始了请愿,敦促中国当局允许他和妻子返回美国。美国众议员Spencer Bachus和R-VestaviaHills已联络国务院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请求他们“尽一切努力以确保他们获得妥善对待并……被允许返回美国。”

Bachus的办公室说,Shean和妻子根本就不应该被拘留。由于他们是中国公民而非美国公民,这增加了使他们离开中国的难度。

希望美国政府能运用一切可用的压力来促使他们获得释放。


山东48座城市38座缺水

(博讯16日消息)山东省水利部门指出,目前该省48座城市有38座供水不足,年缺水量达5.33亿立方米。城市缺水形势严重。山东省城市工业对水资源的需求表现为以下特点:以地下水为主,地下水占总供水的80%以上;用水量大,年用水量高达43亿立方米;开采相对集中,总用水量的90%集中在城区开采。上述特点导致了城市水资源问题十分突出。由于常年超采地下水,造成了局部地区地面沉陷、地下水位下降等一系列环境问题。齐鲁石化总公司所在地地下水位已达海平面以下11米。全省以城市为中心的地下水漏斗区面积已达两万多平方公里。(齐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