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让我成功闯关

说说我发传单被拘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23日】 我因在散发真相材料时发现有人正寻找是谁发的情况下没有果断离开,而后在常人的盘问下,被其表面的热情与假善所欺骗,让邪恶钻了空子,从而被送到丰台区张郭庄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我没配合他们的询问,他们即将我的鞋和皮带扔到一旁,把我铐在院子的一棵大树上。(背对树干,两手向后绕成抱树干状,然后铐住双手)大约铐了5、6个小时。这种姿势很别扭,时间一长开始闹心,但当我发自内心无怨无恨达到标准时,立即有个警察叫人把我关到屋里去。它们把我的一只手与钉在墙上的铁环铐在一起,这时无法站立,只能坐在地上或蹲着。这样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它们又把我带到丰台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留。在这段时间里,我十分悔恨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想我不能待在这里,一定要走出去,继续投入到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制止邪恶的洪流中去!

在看守所的当天晚上,排斥了翻上来的情,我的心平静了许多。第二天我开始绝食,管教训斥我为什么不吃,我说:“我没有犯罪,却被非法关押,我不会吃这儿的饭。你该清楚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应该向你们上级反映情况,释放我们。”它说:“你不吃饭,不说姓名地址,可以无期限关押你。”我说:“在这里,我没有别的办法证实法轮大法、李老师的清白和大法弟子的无辜,只能这样做来证实一切!

它一时语塞,又问我:“你因为什么被抓进来?”我说:“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揭露邪恶迫害大法及其弟子的恶行材料。”他听后没说什么。我还是继续绝食,它们见这样便强迫同号的犯人全天坐板(盘腿坐在床板上,不许说话),企图用这种手段激起犯人们的愤恨来整我,达到他们的目的。我告诉它们:“你这样做本身就不对,是违反规定的。”到了晚上8点多,犯人们还被强迫坐板,本属于他们的休息时间也被剥夺了,我对管号的犯人说:“他们这样做是错的,侵犯了你们‘不要刑讯体罚’的权利。你叫其他犯人休息吧。”他说:“你吃饭我就叫他们休息。”当时出于个人的“善”,我就吃了一口馒头喝了一口水,继而知道自己不该吃,就正色对那个管教说:“就这一次,你再这样我决不会吃的。”当我真放下个人的“善”时,来了一个值班管教叫犯人赶快休息。

我绝食的第三天中午身体已经无力了,他们把我叫出去,对我强行灌食。赵镜辉、所里的一个女医生和一个不知名的恶警在一旁监视,三个劳动号把我按在椅子上,胳膊向后绕在椅背上铐住,然后捏住鼻子不让呼吸,使劲捏我的两腮,企图迫使我张开口,另一人用勺子趁我呼吸时往里灌,后来他们发现不行,就拿来铁勺子撬我的牙,我坚决不配合,它们急了,就踢我的腿,扇耳光,更有凶狠的用拳头捣我的胸口,但最后也没有得逞。后来我和赵镜辉交谈时它说:“上次一个博士生绝食7天7夜被送到医院,我被扣了100元奖金,这回你又不吃,怎么办?正好你有100元在我这,就当是我的补偿了。”言语中为利益所驱使还为自己狡辩的心理暴露无遗。

次日中午,他们又生出主意强行给我输液,当时我只有一念“输的都是水”,在输液的过程中来了一帮人辨认我,他们听我的口音以为我是东北的,其中一东北人对我说:“你配合工作,养好身体跟我回去,XXX和XXX都回去了,死哪都一样!”我很清楚辽宁马三家的恶行,不能再被邪恶带走,我即使一辈子被拘留,也要呆在北京这邪恶的源地窒息邪恶!我告诉他:“我不是东北的。”

晚上,那个女医生突然把我叫出来说:“你把名字、地址告诉我,我和预审联系,让你自己回去,省里还要给你输液。”我当时犹豫不决,分辨不清真假,虽知道要用正念对待,但一时没察觉出什么东西,正在琢磨不透时,一个负责管理档案的老太太走过来对我说:“你这不对,你有求,不符合书里讲的,你再想想。”我明白了这是在点化我,赶快向内找,放下有求。

这天晚上管号的犯人让我睡他旁边,花言巧语想套出我的话来,我始终一言不发。那些管教利用犯人和学员接触,听学员的口音,有的犯人为了一点利益就出卖了学员,有的弟子就是这样被遣送回去的。

过了这一关,在我次日打坐时把我释放了。

回头看看这段经历,用法来衡量一下,在正法修炼中如何做一个真正的神,达到标准,用神的心态和觉悟来看待现在的一切,是我们应该做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