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帮我闯关


【明慧网2001年1月18日】

一.天安门

12月19日,我们7个人来到了天安门。当我看到警察、打手、便衣和当兵的密布广场的时候,我就发了一个正念:这些都是假象,是师父在等我来,天上的神都在看着我呢!我就站出来了。我打出“法正人间”的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还大法清白!”此时上来3、4个恶警抢我的横幅,踢倒我。但我口中没停止呐喊。在遭毒打时我又发正念:我是修大法的,你们打不到我。被拖向警车的同时,两恶警用电棍打我头,我听到象敲在石头上的声音。因我不停呐喊,一恶警掐我的脖子,我又发正念,我是神,你们掐不住神的脖子,我还能喊!我发出的声音更大了。另一警察喊:掐住她!掐我的恶警答:我掐不住啊!

我与功友们被拉到一个大铁笼子里,里面有几百人,从白发老人到襁褓婴儿。我心里非常激动:师父:我终于跟上正法进程了!我们将恶警扔在地上的横幅拣起,挂在墙上,又将一些横幅悄悄揣在兜里,准备在车上打出来。

后来有6辆大车将我们拉走,我坐第一辆。开到闹市区,我掏出一米多长的横幅,问功友,谁跟我扯这个横幅?没人吱声。于是我单手将横幅举出窗外,“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飘在风中。没5分钟就被车里的警察发现,抢走了横幅,还恶狠狠地骂我:“你等着,看到地方我们怎么收拾你!”我没怕。虽然我手中没横幅了,但我可以喊,于是我开窗大喊:法轮大法好!前面恶警又在威胁:“让你喊,看下车怎么收拾你!”我不理,继续喊。有两个功友也与我一起喊。警察笑了:“你们要喊就大声喊,不许停!车要开2个小时,你们要一直喊到终点!”于是全车同修都开始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将音乐开到最大,还是盖不过我们的声音。警察说:等他们喊哑了就不喊了。于是有功友讲我们轮流喊吧!还有功友讲,我们这样喊路人能听到吗?我就讲:我们是神,神的喉咙能喊哑吗?这法有多大呀!只要我们发出声音,路人就会听到,是师父在做!所以我们呐喊时,我们看到路上远近的行人和车辆里的人都在注视我们,有的还对我们点头、微笑、招手,我们也向他们微笑、招手。我想这也是洪法,暴露邪恶,让世人看到它们又抓了多少好人。

二、派出所

后来我被拉到北京某派出所,关押了48小时。期间有的关过得不好。我们5人被同时关押。头一天警察对我们特好,目的是套出我们的个人资料。到晚上警察露出真面目,骂师父、骂大法。我没忍住,也与之对喊,告诉它们不许在我面前骂,它们在做坏事!它们恐吓我要用刑,关我三年,我讲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没那么大的难,我不怕。晚上与另外功友切磋时,一个功友讲也遇到相同问题,她讲:“不许在我面前污蔑我师父和大法!”警察不听,她就让警察明白她的话不是随便说说的。警察怕了,对交班的警察讲,不能在她面前骂老师和大法,否则她会死在这里,我们担不起责任。从她的言行中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在派出所两天中我们都坚持炼功,因为念正,警察也拿我们无可奈何,第三天上午我们集体念书学法,4、5个警察进门也只能静静地听。这个场被我们正过来了。

在这期间有两位功友被骗说出名字。警察问你有否喊口号、打横幅、目的达到没有?她们答有、达到了。警察说:目的达到了,说出名字,好送你回家,否则就关3年,你可以用我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你家人接你,我不通知驻京办,你回去还可以看书炼功。功友相信了,打过电话后消了号,谁知警察立即通知驻京办,把她们送回去了。所以奉劝功友不要轻易相信它们的话,以免被邪魔钻空子。

警察也问我达到目的没有?我答没有。法没正过来,我目的就没达到。

三、看守所

第三天下午,我们三个功友被转到看守所。我碰到的第一关就是进门要向当兵的喊“报告”,才可以进去。我想看另两个功友怎么做的,师父看到我这颗心。结果警察叫我走在前面,我走到门口,警察又凶我:“喊报告”,我发正念:犯人才喊报告,神怎么会向常人喊报告?我答:我不会喊!警察说报告都不会喊你怎么进去?我答:那我就不进去。我让开门,身后功友站上来,警察让她们喊报告,她们也答不会喊。警察就笑了,好了,你们进去吧。

在牢号里碰到两个人,对我特热情,自称是当地学员,说今晚要提审我,她们说二十天前出来一张上访表,其中一栏填所反映的情况,你就写四条:1、撤消对李老师的通缉令;2、还法轮大法清白;3、给我们合法修炼环境;4、释放所有在押学员。她们说:必须写出姓名住址才可以填此四条。(她们用此手段蒙骗过许多学员)我当时一时误认为应当填此表。我之前进来的7、8位功友不信她们,她们就让我做这些功友的工作。后来一位70多岁的功友点醒我,不要相信她们,不知她们是否是转化团的。晚上提审,我发正念:“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我就挺胸走出去。提审员真的拿出这张表要我填,我问此表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它答:7月份。我又问每个功友都填过此表吗?它答是。我就问你们有否上报给中央?它答每天上报。我问既然每天上报,半年多了,为何不给我们平反?那此表填了不等于没填吗?今晚我不填此表。后来我悟到:我们能向邪魔交此表吗?它们想骗我们离京,减少压力。

四、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我们5个大法弟子在一个牢号,每天学法炼功。期间提审4次,我均以正念面对,没说出姓名地址。当警察问我为何不说时我回答:我要是说出来,你们会送我回原籍,我单位、我爱人单位上下级领导、派出所、公安局领导几十人都会受牵连,甚至下岗。因为我是修炼人,我不会连累这些人。谁都有妻儿老小,有一份工作不易,他们没修炼,他们犯了什么错?!江泽民做了坏事,我们修炼人受迫害了,不应让这些无辜的人跟着受害!我也常对警察讲:你们也是受害者,你们今天做的工作也是违心的,放着坏人不抓、净抓好人,把好人抓进去、坏人放出去,你说那社会会是什么样子?警察听了这番话流泪了,说:你真好,修炼人真善良,你为这么多人考虑。我讲:你想关我多少年就关多少年吧,我是来正法的,法不正过来我不回家。

最后放我们时,警察说:不说名字无法买票,我就讲,那我们就跟师父姓,姓李,我们一起的6个功友就都报姓李,警察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