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神圣的誓言


【明慧网2001年1月28日】 2000年12月27日上午11:20,我和同修功友们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天安门广场上高高举起!并同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们正在高呼着,几个便衣气急败坏地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与另一功友分开边跑边高呼:“法轮大法好!”尽量不让邪恶带走。我向天安门前马路上跑去,他们追不上我,就叫来了一辆警车追我,警车来势非常凶猛,并直接朝我身上撞,接连两次我都是死里逃生,后来又叫一辆摩托车更凶猛快速地想撞我,又被我多次闪开,当时情景我无法用语言表述,正如师父说的:“但是从目前邪恶的表现来看,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忍无可忍》)。最后警车、摩托车,以及周围来了很多警察才将我围在天安门广场前的马路上,并恶狠狠地将我打倒在地,拳头、皮靴象雨点般地打来,警棍纷纷打在我的脸上、身上。当时我心一横:“打死就打死,以生命护法”。当这一念一出,邪恶的警察再怎么打也不觉得痛了,只是脸肿起不停地流血。打了一阵子,邪恶的警察看我一声没吭,就开始拉我的上衣在地下拖着走,向天安门前警车拖去。拖我时,内衬衣拉紧了,领子卡得我不能呼吸了,再拖下去就会憋死我,我内心又有一念:“死就死了,以生命护法”。这一念又一次发出,扣子自然崩开,我又死里重生了。这时猛然悟到放下生死不等于真的死掉了。

警车将我送到天安门派出所。一进去,里面已经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还有不是炼法轮功的善良的老百姓也被关进来了。他们都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当看到我伤势很重,都非常关心,并高呼“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窒息邪恶”,“不准警察打人”……,弟子们还一起齐声背颂《洪吟》,经文等。我看到功友们的浩然正气,心里感到无比的高兴!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它们又用警车将我们装了大约50多人拉入怀柔县临时关押我们的破旧车间。一进里面就来了一群邪恶警察及地痞流氓拖着我们就毒打,周围还布满了30多个身穿共和国军装手拿警棍的人。它们一边毒打,一边对我们象劳改犯一样,有的上脚镣,有的灌药,将我们强行编号,非法搜身、刑讯,并强行照相、取指纹。

一位年岁大一点的警察审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这我不能告诉你。”
“听你口音你是南方哪个省的?”
“不能告诉你。”
“你家里有多少人?”
“这我可以告诉你。我家上有父母快七十岁了,下有两个小孩,还有爱人共六口人。”
“你到天安门干了些什么?”
“来证实大法好!高呼‘法轮大法好!’,并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天安门广场上高高举起。”
“你是哪年修炼法轮大法的?”
“98年3月开始修炼至今。”
“你脸伤是谁打的?”
“是天安门警察打的。”
……
“你不讲地方我怎么放你回家?”
“法不正过来我不回家。”最后我说:“中央领导怎么这样叫人民警察打手无寸铁的善良人民呢?”
“…,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到下午6:20,突然有人喊我的编号,没想到把我放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七八十岁和六十岁的老人,还有十几岁的小孩。多邪恶呀!它们连老人和小孩都不放过地迫害。

从魔窟中出来,我想回家还要做讲清真相的工作,就把所有的钱买了回家乡的车票,下车后已身无分文,离家还有很远的路,当时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我一连走了十三个小时,到了临县一个功友家,把我的经历讲给他们听,他们都哭了,我也哭了,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承担了一切给了我们今天修炼的机缘,让我实现了要在天安门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的神圣誓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