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恶警的绑架

【明慧网2001年10月11日】“十.一”前的一天晚上,管区一警察给我打电话说:“‘十.一’快到了,哪儿也不要去,别有什么想法。”我说:“等把法轮功平反了我就没有想法了。”该警察很惊讶地说:“你这话只能对我讲,千万可别对别人讲。”我说:“如果能对江贼说我才高兴呢。”警察被我这几句话噎得无言以对。

由于恶警言语失利,想进一步进行迫害。十分钟后来了两个恶警,进门不容分说要我交出大法书籍。我和妻子不配合它们,便说:“要什么都没有,只有三条命。”恶警恶狠狠地说:“不交书我就把你带走。”我斩钉截铁地说:“你肯定带不走我。”恶警更急了,说:“我有传唤证,我传唤你好不好使?”我说:“我没犯法,不好使。”恶警说:“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恶警说:“炼就犯法。”我说:“这是宪法给予我的权力,这是我的人身自由。你们随便到人家抄家、抓人、干扰人家的正常生活,你们是在犯法,你知道吗?”恶警无言可答,气得在屋里直转。我见势到外边大声喊道:“警察半夜到我家抓人啦,干扰我正常生活啦… …”声音铿锵有力,惊天动地。恶警惊慌失措,便说:“你使劲喊,要不我给你拿个喇叭。”我说:“好啊!我要让全世界人都听到才好呢。”

邪恶不甘心失败,又给其它恶警打电话求援。十分钟后,警车在我家门口停住,气势汹汹地下来两个恶警,进门后就想动手。我妻子(修炼人)对它们说:“你们今天要带走他,我就以死相争!”恶警立时被惊呆了,要抓人的气势收敛了许多。我和妻子一边用语言应付着恶警,一边撤到墙角。此时恶警语言明显缓和下来,“咱们有话好说。”等等,花言巧语,妄图让我俩分开,好下手抓人。我俩识破了邪恶的阴谋,它们无法得逞。这时孩子(也是修炼人)将左邻右舍的乡亲叫来了许多,恶警一见,更显惊慌,因为它们的罪恶已经被曝了光。另一恶警将我家的几个方便的柜门打开,妄想搜出证据,好再一次下手。我和妻子都看在眼里,同时发正念让恶警什么也看不见。心里默念师尊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果真恶警翻了几次都没翻到东西,其实恶警就是没看见。这时一恶警的头目说:“我要拿枪了。”妻子说:“有枪也不怕。”我说:“你有胆量你往这儿打”(指头部)。我俩这个举动把恶警给镇住了,恶警一看我们毫不畏惧,也没辙了,恶警已经使尽了花招,再也没有任何办法了。最后只好向我和妻子妥协。说:“今晚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就不抓你了,等你出了门我再抓你。”妻子随口说:“等今晚睡一宿觉你就不抓了。”恶警听到后不知道啥意思,愣了一会儿,便一个个灰溜溜地上了警车走了。邪恶最终也没有达成目的。

邪恶走后,有乡亲说:“我看这个阵势他们不能算完,你还是出去躲一躲为好”。当时我心里虽然没有动,可是总觉得身体内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是不是我修得不够那么纯净,还有一些放不下自我的物质(那就是怕心)?怕自己再一次受到邪恶的迫害?当我找到了自己这个怕心之后,想到师尊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悟到了师尊讲的法,身体一下子觉得轻松了,就象什么事情没发生过一样,顿时身体涌现出了铲除邪恶、助师正法、紧跟师尊正法进程、排山倒海般的无穷的力量。晚间打坐的时候,从得法以来天目一直锁着的我看见了七彩莲花映在我的面前,虽然不算清晰,但我可以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在助师正法的进程中继续走好师父给安排的每一步,直到法正人间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