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必须以大法为基点


【明慧网2001年10月13日】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为大法而确立的生命,是法的一个粒子,法中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要求,大法弟子对走出来证实法这件事情的认识,必须整体站在一定高度上。我觉得以大法为基点而不是以个人为基点是对正法弟子的起码要求。大法弟子能够在邪恶的环境中坚定不移地正法、洪法、讲清真象与救度世人,能够跟上正法过程,是本着对“真、善、忍”法理的同化与正信,是本着对师父的正信,是理性的,所以才能够金刚不破,坚不可摧。而侥幸感情带动下的冲动、为私的目的、常人的孤注一掷与赌博心理,已经给很多大法弟子带来过沉痛的教训,足以使我们成熟,闻者足戒。

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对象,不只是世人,也包括宇宙中的佛、道、神,还包括那些邪恶的旧势力,是面对着宇宙的一切众生。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心态在另外空间真实存在。无私,纯正,慈悲,苦度,为法负责,为法舍尽一切,光焰万丈,能感化一切,融炼一切。而以个人为基点的为了走出来而走出来或为圆满而走出来,其不纯正也一眼洞穿。师父告诉了我们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是我们的慈悲,是在树立觉者的伟大威德,就是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同化大法,维护大法,这是我们生命存在的境界与意义。

我记得在师父的一次讲法中曾有一年轻学员问师父,能不能以保持与其朋友的恋爱关系从而促进其朋友学法,师父告诉我们不能让人有求而学法。“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转法轮》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在引导学员走出来证实法时,只能用法理来破其执著,而不能用执著来破其执著,也不能让其有求而正法。能使人真正提高的只有法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一个学员能够走出来证实法可以成为正法弟子,走不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差别太大了,走不出来的着实令人痛心,但修炼就是修人的心,要的不是单纯的行为,好坏在一念之间。佛可以以洪大的慈悲无条件地帮人回归、得度,但决不能降低法在不同层次对修炼者的不同要求。大法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我们维护的是法。

对于走不出来的大法学员,如果是真修炼的,那就应该站在大法的基点考虑一下,那些所有使你走不出来的“理由”只能使你脸红,对大法和师父还不能正信的,就是根子上的问题,应该清醒地找一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是什么。

我的体会,在正法时期正法弟子能够走出来做好应该做的基本保证是:要“念正、心静、主意识要强”。

一、关于正念

关于正念,大法网站上有大量同修的深刻理解与体悟,并在助法过程中得到了庄严神圣的验证。同修在看到、听到这些法的庄严神圣后,需要注意不要起了欢喜心和显示心。我对正念的体悟是——助师正法和护法是最正的正念,大法弟子的无私、纯正、慈悲与一切伟大都是为法负责过程中的自然体现。我看到有的同修文章中提到在散发资料与讲清真象时首先想到的是度人,同修的壮举是伟大的。可是同修啊,你已经能够因为你的度人起到了助法的作用从而使你伟大了,为什么你不明确地因为你在助法而度了人从而使你伟大呢?正法的内涵是深刻的,包括了度人。我们现在是正法修炼,已经走过了个人修炼时期,大法弟子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是在多大的程度上助师正法,不单单是度了多少人,度人的事在任何时期都能做,但正法只有在正法时期才能碰到,大法弟子的真正伟大基于此,大法弟子能修出那么大威德也基于此。“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法与度人这两念在同修做事时也许只是轻重不同或出现的先后顺序不同,但一点偏差就可能使做事产生的效果不同,更为严重的是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不同,我认为在思想上明确一下是必要的。

二、心静(理智)

师父讲过大觉者可以静到“象一潭死水什么都没有”(《转法轮》第三讲· 修炼要专一)师父还告诉我们死水(“也叫本源”)“你扔进一块东西,它不会有涟漪体现,声音的振动也不会使他发生波动,完全是静止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在旧金山讲法)我悟到静是真实的物质存在,是物质之微、密度之厚。我们不但要有正念,还要把正念层层压入生命的最微观,让正念象本源一样存在,这样,在做事过程中跳出来的执著,思想业或外来干扰(包括突发的邪恶情况)只能在我们的强大正念之下解体,而不会使我们心动,这就是我理解的心静。

三、主意识要强

师父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道法》)。那么空子是怎么产生的呢?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意念中讲:“因为人的主意识放松之后,没有控制大脑的时候,稀里糊涂象睡着了,或者在睡梦中,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就容易被副意识,也就是副元神主宰。”“因为人的大脑在主意识的控制下,越用脑的时候,他控制得越紧,副意识就越插不进来。”我悟到人的主意识不强、松懈就能产生一种空子。当这种空子存在时,我们的大脑就容易被其它灵体控制,象执著、不好的观念、邪魔等钻到这种空子里来时,就有被它们控制的危险。“想象”就很容易钻这种空子。主意识强能够减少、消灭这种空子,使邪魔没有机会。这种空子出现了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放任这种空子,这也要求我们主意识要强,去排除它,反对它,用正念铲除它。

明白了法理就要用法理严格要求自己,自己证悟多高的法理,就用多高的标准衡量自己,不能“退一步”。一下子做不到,也要对自己严格要求。师父告诫过我们“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和时间的对话》)。已经明白了法理,却因执著而“退一步”,降低对自己的要求,是对法理的动摇,是在向执著和邪恶妥协,对自己、对同修都不能纵容这种做法。而且自己证悟的法理标准与执行的法理之间的差距与间隔,是修炼人的另一种空子。懒惰、懈怠、拖拉、委曲求全、习惯等很容易钻这种空子。放任空子等于滋养邪魔,也是邪魔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借口。以正法的整体进程看,现在是正法弟子的最后圆满,怀大志而拘小节,勿因恶小而为之,勿因善小而不为。对自己,对同修的放松要求都可能影响自己和他人圆满。同时我想到了我们的大法网站上刊登的同修的文章中“不妥之处敬请指正”之类的话,是没有人的东西的,而是真正为法负责。

谈到空子,我悟到还有一种空子在当今末法时期对修炼人影响较大,因为是在末法时期邪魔才敢于钻这种空子。比如,在修炼中对宇宙根本大法的本身认识不足,对法理认识不足,对由法理而确定的宇宙中生命的尊卑贵贱高低不同认识不足,对自己身份(法粒子)与层次认识不足,对个人修炼与正法、护法的关系不明晰等。这些不足本身就是一种空子,它是认识与真实之间的距离与间隔。它的存在抑制了我们神的一面。师父说过修大法是有福分的,高贵、威严、威德、福分、美好等与大法是同在的,与我们是同在的,这是由法确定的,是法的表现。善有善报,大法弟子是最善的,是应该有善报的,在法的最低层——人间也是应该有体现的。可是变异的邪恶却以所谓的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为由,让大法弟子受到无理的迫害、羞辱、刁难、贫困等巨难。其实它们什么也不是,它们对大法弟子张牙舞爪、为非作歹,破坏着宇宙的文明和秩序,污辱着大法。一方面这是邪恶的变异,另一方面是我们意识不到或因被“怕”这种执著障碍纵容了它们,对我们应拥有的一切美好被剥夺时没有要求和维护。我们要求和维护这些美好也是维护一层法的表现,因为这些美好是由大法确立的。当然我们的要求和维护必须站在法上,而不是个人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