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的海之行修炼体会(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14日】我想就我最近的波罗的海诸国之行(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写点修炼体会。我首先乘飞机抵达斯德哥尔摩,在那里,我和即将与我共同洪法的学员们会了面。第一天,一名瑞典学员和我交流了他最近刚刚悟到的对“善”的最新理解。这敞开了我的心扉和思路,并为随之而来的旅途定下了基调。

如果一个人总能保持祥和慈悲的状态,就不会有干扰。当然如此,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我记得我在一年多以前读到这部分内容时,句句就象箭一样穿透我的心灵。他是如此博大精深,以至那一晚我无法再读更多的内容。

听起来简单,但却需要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 - 甚至不是每分钟的,而是每秒钟的严格要求自己,才可以做到。

在瑞典的第一个晚上,有位学员和他妻子问我是否能帮他们重新写一封需要第二天发送的重要信件。写作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很快就写好了前三段。他探头看了一下,指着三个字,大意是说,“这个用词的含义不太好。每个人读到这个词,都会那样去理解,这样就会破坏整封信的效果。”我完全震惊了,因为我知道他是对的:如果我的心不够正,不好的东西就会从我的工作中体现出来。

另一位瑞典学员帮我拓宽了对善的理解。我开始理解一张小小的传单是怎样成为一个人进入永恒的未来的仪式。它让我在手握传单时,发自内心地看着人们说,“您想要一份吗?”结果,极少有人拒绝从我手中接过传单。

那些接受法轮大法传单的人脸上发自内心的微笑看上去是不寻常的。我初在波罗的海的日子里,状态并不好。直到我发送了许多传单,而且心中装满了他们的微笑时,才感觉好多了。

我的缺点之一是一直认为我可以做得比他人好。我们的第一个新闻发布稿(为即将在赫尔辛基港的船上召开的新闻会议而准备)是由一个年轻的芬兰学员写的,当我们几天后告别时,他告诉我们他是如何开始真正从心里感受事物的。

在赫尔辛基,当我看到他的新闻发布稿时,心里一沉:这是一篇从头到尾没有空行,整段贯穿的文件,第二页只有几行文字。“怎么会有记者花时间来读它呢,”我想:“更不用说来参加这次活动了。”然而,我错了。来了三个记者,而且其中一名来自芬兰新闻社。我们还能期待更好的结果吗?

相反,尽管我做的专业水准的新闻发布稿曾获得多伦多媒体和听众的赞誉,但是,没有记者参加我在塔林(Talinn)和里加(Riga)两地组织的新闻发布会。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教训。我还悟到,如果你打算到其他城市或国家洪法,最好尽量了解当地是如何运转的,而不是想当然地按照你在自己城市的做事方式去做。

当然,一切努力都不会白费,我相信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一切会使每个人从修炼实践中获得最大的收益。在里加,我们会议的隔壁房间“恰巧”坐满了参加欧洲纪录片制片人研讨会的人。由于我曾大量参与通过卫星播放关于法轮功的新闻和纪录片(FGMTV)的工作,所以我上前与其中一个讨论小组交谈。这个小组有三个人,而其中一位恰巧是拉脱维亚国家电影局的学会主任。经与另一位学员交谈(该学员给了他我们的录像带),这位学会主任非常热情地许诺说要制作拷贝,并发给研讨会上的所有同行!这就像即时而新颖的“法轮功之友拉脱维亚分会!”

整个行程在不断暴露自己的不足和执著的同时,就好像是让我不断地看到师父如何为我们安排了每件事,不论需要我们做什么,都会恰如其分地完成。我们只是必须把自己“放到那里”,用心去做。

现在,我回到了家,而我不想失去这次旅途提供给我的修炼的推动力。不容易呀!写这篇东西时,我意识到我并没有记住每秒钟都提醒自己用祥和慈悲的心态生活,我必须更加努力精进。

我的修炼还在继续。我希望这些心得体会会对他人有点作用,如有不妥,请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