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后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2001年10月16日】三千发丝落尘埃,褪除铅华换淄服,灿烂生活归平淡,晨钟暮鼓相伴随。原以为生命的蜕变,可以启迪沉寂已久的佛性,奔向成佛之路。由入世到出世,舍去繁华求圣道,从持佛名号、礼忏拜佛到密宗灌顶持咒,视为修行途径。为维持庙宇生存,举办法会讲经教学,繁忙的庙中事务,以及每日早晚课诵,身心忙碌不得停。外加业力感召,身体病痛难以描述,吃药、打针、推拿、学气功样样不错过、这是修行吗?三藏经律汗牛充栋,法理意境高深难以窥之堂奥,似是非懂,让人捉不到头绪,不知如何修起,如此的飘渺感觉,常浮心田。

在慈光的催促下,二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参加了亚太交流会,初次听闻大法学员报告个人学法的心得,内心沸腾,情绪千变万化,为什么这些人能在短短时日,就有如此的感人故事,每一个当事人述说着对李老师的感恩载德的心声,每一个有泪有笑的情节,呢喃着他们是如何走过各项的考验,以苦为乐,以修心性为主,使我对此法门更加好奇,而欲深入了解。

刚学法轮大法时,我仍住在寺庙中,有次慈光对我们五个人说,大家一起到大殿念《转法轮》,把地上佛赶走,并请师父开光,请真佛法身降临,那时我就动了念头。到了晚上睡觉时,梦到很可怕的梦,只见有一位男性从佛像的地方,往我逼近,两眼冷冷看着我,用冷峻的口气对我说: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是你住的地方。边讲边向我靠近,虽然他长的不是很难看,但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使我不寒而栗,我一时害怕退两步,及时念「李洪志老师」三遍,他不动,我改口念「李洪志师父」三遍他才渐渐退去,而我也从梦中惊醒,好在师父救我。

熟读《转法轮》后,了知德与业的关系,使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有了改变。犹记以前,很喜欢帮别人按摩,用气功治疗病,见对方的病被我治好就沾沾自喜,无形中有显示心而不自觉,却不知自己很傻,拿自己的德去换别人的黑业,使自己身体也变差了,而今知道此理,更要守住心,不可随心所欲,以枉师父一片苦心。

又有一次在睡梦中除恶,人躺在床上,双手结印,口中念除恶口诀,只见手印中散发万丈光芒,将对方消灭,但对方却越战越多,一批比一批多,等醒来时整个人身心疲乏,手隐隐作痛,且口里吐出了一口血。这使我悟到除恶不分昼夜,而所遇到之事也是在考验我们的正念、正信是否坚定,在任何状态下,都不失正念。

自从学大法后,给我最大的考验是来自出家的妹妹及暂时借我屋住的房东,每一次出去洪法,房东总是在方方面面干扰我、阻止我、折磨我、批评大法、……就像经历一次革命般,并威胁叫我搬出去,加上妹妹阻止家人给我钱财,使我没有任何的后援。这些都没有动摇我去洪法的决心,由于我走出人来的心涌起,反而让事情有了转机,同时我也衷心祈祷她能不造口业。又有一次洪法回来,房东非常不高兴,就踹我的房门,差一点门就破了,那时我的内心很平静,刹那间体悟到什么叫身心的转变,层次的提升,也同时感觉到周围有人,却又看不见,但知道对我没恶意,维护着我,后来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内心是多么的感恩。

性命双修的功法深深吸引着我,藉着五套功法的演变,使污浊的身体净化清静,读诵师父的《转法轮》,使染污的思想纯净无杂,明确的心性修持,使我飘浮的心,安定下来。我不再彷徨,我不再迷惘,修行的目标有了方向,对自己的未来有了肯定,自己做多少就有多少,很踏实,只要尽本分的努力做好,其它的演化一切由师父来定。对失与得的体会也有了深切的认知,没有舍的心,岂有得大法的机会,师父太慈悲了,只要我们放下那后天观念的执著,就得到很大的收获。灵性的法轮在我们身上调整旋转着,代表着师父功与法的威德力,把埋藏在深层的业力打上来,虽然身受苦痛,只要忍一忍就消业了。是谁给我们如此大的恩惠?只有师父,只有师父才能做到。对心性的考验,以前只知原理,但始终未能把持如怡,而今深切体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得此法,能有师父眷顾,使我更能安然无虑的向前迈进。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二千五百年前的光辉,历史已说明一切。宇宙的成、住、坏,重复的生,重复的毁,生毁毁生,新旧旧新,一代新人换旧人,一代君臣一代朝,一种法门一如来。法轮大法承先启后,蕴万物而生滋万象而新,将是全球人类的希望所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