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出家大法弟子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1年5月8日】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如心,以前是佛教出家弟子,现在是法轮大法李洪志老师的专修弟子,得法前在韩国出家,本身是修禅宗的。由于年轻时摔伤没有正确治疗,造成出家后修行中的障碍,长时间在禅堂参禅打坐,旧伤复发疼痛难当,甚至造成右手麻痹无力,连拿筷子夹菜的力量都没有,虽在国外接受治疗但只是少许改善。由于韩国乃寒带地区,秋冬之时气温很低时常下雪,因此治疗诸多不便。经过医生建议,到热带地区就医效果会更好,所以就回到台湾来养病,但看了无数的医生只让病情加重并无好转。

回台养病中曾经有两次在电视新闻看到了有关「法轮功」的报导,第一次是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自称是新人类,第二次是大陆镇压「法轮功」。在两次新闻报导中萤幕上现出一尊佛像,在佛像中又现出李老师的法像打着大手印,当时直觉老师本人很庄严,但内心已有排斥。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教界中被公认的高僧大德都不敢有此表现,何况是一位现在家像的人,自觉「法轮功」创始人好像太自大了,为此先入为主的观念也让我延迟了一段时间才得法。

得法因缘乃住北部的大哥回到中部看我,当时正好在报导「法轮功」的消息。哥哥一向对气功很有兴趣,喜欢研究,回台北到书店买书,无意中看到书架上摆著「法轮功」的书。哥哥一时好奇把书拿来看一看,发现它是一本修炼的书,而且是一个很高层次、很正的性命双修、直指人心的功法,当时哥哥马上去找炼功点,参加读书会、交流会,并且打电话给我,向我介绍「法轮功」的优点,要我到书店去买书并送了我一本叫《转法轮》的书。在看书当中觉得李老师对佛教有深入的了解,对修炼者心性要求也很高,但是李老师谈到自己有法身无数,能为真正实修者净化身体消去一部份的业,并经修炼而达到圆满;因为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经书中所学未曾有此一说,甚至教界高僧大德都不敢保证只要你来学佛就帮你消业、净化身体、提高层次,把你身体推入净白体状态修炼,并让你达到圆满。对我这个佛教弟子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再则书中对末法时期的佛教及禅宗有所批评,虽然内心明白老师说的是真话,但基于护教之心当然不能接受,就把书丢在一旁。但是哥哥仍不死心,时常在电话中鼓励我学这部大法,我却一直把哥哥的话当成耳边风,觉得很烦。哥哥也发现这个情况,不再打电话给我,于是就寄了一本《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汇编》给我。开始我只是抱著不好意思对哥哥交待,勉强来看这本书,结果是边看边流泪,内心激动不已。至此才发现自己是那么渺小,「法轮功」的学员竟然心性层次这么高,让我这个出家人自叹不如,当时才正式再把《转法轮》这本书重新翻开来看,至此己过半年才正式得法。

得法之后哥哥要我到炼功点去学五套功法,内心挣扎不已。一个出家人要抛头露面地去跟在家人学功,内心矛盾不安,明知自己傲慢心已起,但还是放不下,经过一番调整才踏出来。决定要去炼功之后,与就近炼功点辅导员联络约好第二天要去学功,结果是起不了床。平常在寺院中三点起床五点炼功,对我来说并非难事,但却失约了,很不好意思的打了电话道歉。对方轻描淡写的说:「没关系,老师在考验你啦!」第三天也是硬撑起床去学功,由于我这一撑已过关。半个月后五套功法已渐熟悉,就在自己住的地方炼功、读法。在读法当中,《转法轮》第三讲谈到修炼要专一的问题,又是一个大抉择。从在家居士到出家、从净土到禅宗,在佛教也有十八年了,十几年的修行要放下原来所学,那可真难啊!明知大法好、大法正,书中的理是往高层次带人,与一般宗教不同,但要放下原来所学,重新再来,内心那种矛盾、烦恼不安,非一般人所能体会。老师书中谈到不管你是任何宗教,只要真修大法,把你过去所学好的留下,坏的去掉,因为那是你付出、辛苦所得。理是知道,但仍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把它放下。正如老师所说有失必有得,失去原来所学但得到的更多。真修大法之后不久,老师在我的小腹部下了法轮,同时开天目。炼功中曾经几次像老师说的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全身不见了,只剩下主意识在炼功,并能感受到另外空间的演炼。得法前曾经炼了其他功法,招来不好的东西,也被老师处理掉了。层层次次、方方面面都在自己修炼中一次次印证出来。不仅如此,学大法前遇到矛盾,内心焦燥无法入眠,得法之后时常内心平安。

书中又谈到,整个修炼是去掉你的执著,做任何事要记住你是个修炼人。修炼是超常的,要高姿态,严以律己、慈以待人,要做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虽然老师不谈戒,但其实对学员心性要求比佛教中戒律还要高,所以「法轮功」真修弟子个个层次都很高,这是我个人所体会到的。

与大家精进实修中,几次跟学员参加交流、弘法、读书会,曾遇到一些有趣又尴尬的事。有一次到台中参加交流会,回程与学员坐计程车回来,因为所住地点不同,学员指著我对司机先生说:「司机先生,这位小姐要到某某地方,请你载她去。」当时脑中一轰,心里一紧,内心想著我是出家人,如果在佛教界,居士看到我都得下跪顶礼,如今竟落到被称为小姐,内心很不是滋味。更绝的是学员的媳妇竟称呼我「如心阿姨」,真让我啼笑皆非。再则遇到新学员由于对法还没深入,看到我就叫师父,其他学员就对新学员说:「师父只有一个,就是李洪志师父,你不能叫她师父。」句句刺著我的心,虽然表面上我不说什么,可是内心是百般翻腾。老师在《转法轮》里谈到「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遇到任何事情决非偶然,层层的考验无非要去掉我这颗傲慢的心,因为我太在意自己是出家人了。大法弘传在常人中修,身虽出家仍属常人,要达到圆满必须将内心的执著连根拔起;如今得法一年多,已将我这颗长刺的心渐渐磨平,在摔摔打打中慢慢成长。经过学员的鼓励帮助,在自己住处附近建了早上及下午的炼功点、学法点,一方面助师弘法,一方面与大家用功精进。虽然未来仍有层层考验都得过,但我深信大法。大法救了我,在我身体健康最低潮之时得了大法,让我能用功精进,这真是我的福报。

一位修行者因为病痛缠身无法用功,是何等可悲。佛教中十几年的修行不如我短时间的修炼大法,心性提升的更快,为此我放弃了在韩国的居留权及换发僧侣证,我认为这些对我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找到了宇宙真理——『真、善、忍』。在此我愿将自己得法的真实经过向全世界有缘得法而未得法的人们,及佛教界出家法师、居士们,真诚地说明:请放下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踏出一步,进来看看法轮大法是什么?为什么大陆经过一年多的镇压,学员还是誓死坚修大法?全世界四十几个国家都有大法的弟子,李洪志师父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是偶然的吗?人身难得,正法难寻,今逢大法弘传,机缘一失即不再来,珍惜吧!最后愿以老师《精進要旨》第164页『心自明』这首诗与同修共勉: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感谢这一切,感谢恩师,感谢引导我得法的哥哥。同修们勇猛精进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