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万般苦只为得正法


【明慧网2001年9月23日】我在得法前,为了寻找一个正道、正法,可以说是历尽艰辛。当然,很多的大法弟子也都是一样,为了找寻一个真理,都曾付出相当的代价,最后终于走入大法中来。我想我就简单的先谈一下这段经历,及得法后的一些认识。希望能够在这次的交流会上对彼此的提高有点帮助。

十几年前,我在一家育幼院工作,那是一个属于佛教的环境,每天早晚要带着院童们念佛作早晚课,住那儿的人必须吃素,生活简单而朴实,但我当时并不真正的了解,似懂非懂的照着做,心里面经常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在那样的环境下,每遇到的孩子都有一个不同的背景故事,看着那些天真又无辜的脸庞,我经常私下掉泪。后来,因为学业的关系,我离开了那儿。表面上看是如此,但我心里清楚,以我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年纪,事实上、心情上的负担已经超出我所能承受的了。离开后,我经常想再回去,也一直希望能够真正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帮他们找到心中真正的平静,真正的爱和无怨无恨的心。但如果我自己不能达到那样的标准,又怎能告诉别人或要求他人要如何呢?尤其,现在社会的环境,充满了自私自利和勾心斗角。尽管如此,我依然渴望找到答案。

先生的父亲在他十一、二岁时就自杀过世了,而往事的痛苦却一直围绕在我们的生活中,影响了我们的一切。我只知道那种痛苦是很苦很苦的,想到人有时在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的事,自以为是一种解脱,当尝到那结果的滋味时,后悔已来不及了,而失去人身是多么苦的一件事啊。而为人子女者,当时我们认为能做的也就只有替他超渡,希望他能早日解脱。于是我每天一早就起床作课,同时拜忏。在忏悔中我有感于人生的苦、自己的苦、别人的苦,纠纠缠缠的一切苦,我发自内心的向菩萨许了一个愿。大约两个月后我又认识了一位出家人,听说很慈悲而且不接受供养,我那时以为是菩萨慈悲听到了我的恳求,为引我走入正法修行而安排来渡我的,因此,抱着无比虔诚而又高兴的心情,开始了我的修行之路。从那一天起,我每天要做的功课更多了。有时,我被严厉地要求立刻离开,我只能默默地走出佛堂,然后就跪在门外忏悔磕头;有时,我又被临时通知可以去佛堂,在反反复复中,她们说那是在考验我的忍辱是否能够过关,我只是知道自己业力太深了,一切不能怨,但这一切并没有让我解脱,似乎把我系得更紧。

在想修炼的同时,先生也开始有许多的不谅解,伴随而来的是更多的冲突与矛盾。我的生活仿佛在地狱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泪水流遍了我的身心,却不能对周遭的一切有些微的改变。在绝望中,我想到自己所发的誓愿,咬紧牙关我拒绝被这些打倒,只知道一定要撑到最后一刻,否则就白活了,而且更对不起佛菩萨给我的机会,也是对不起自己。这样大概过了一年,在八十五年十月底,在接孩子放学回家途中骑车摔倒,紧急送医急救后,才知道是右脚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医师也不能确定能否会好,我的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于是,从一个好好的人在一瞬间成了残疾人士,每当父亲推我到达公园,我总望向天空,心里向天上的神佛忏悔,求他们慈悲悯我一颗诚心,请让我还有机会修行,……。

这样的生活过了半年,原本与我断缘的出家人,突然打电话来家说:有一个德很高的修行人看了我写的信很受感动,要我过去他那儿他要处理,于是我们一行大约十人到了那儿。……在后来的时间,我的脚真的在没有骨头的情况下能走了,我一直就以为是找到了真正的道场,所以,能走之后,为了报恩,我倾尽一切,希望能让更多象我一样受苦的人得到他的帮助,可以继续修行之路。所以我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去帮忙周转他的财务。有几次我见到一些不妥的言行,提出心中的疑惑时,他总能很巧妙地用一些修行人的修口啦、或者似是而非的道理使我惭愧自己的多心,不应该随便怀疑人的。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经过三年,当这位“德很高的修行人”的真面目开始显露时,我已负债数百万元,我一个人躲在朋友山上的空房子里又冷又怕,又不知如何是好?我怕钱的事会拖累先生和孩子,请他和我离婚。亲朋好友的不谅解,……。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我一直问我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天下之大竟没我容身之处?为了一个所谓的正法道场我的一生几乎全毁。好几次在大雨中我止不住心里的悲凄向天大喊:“求菩萨慈悲再给我一点勇气、一点力量,我虽然活得很不耐烦,但现在如此情况下我又如何能瞑目?我一定要找到真正的正法,到那时,我才能了无遗憾的走啊!”

十个月后,我在同事的介绍下看了《转法轮》,书上的法理字字敲入我心,这就是我心中一直在找的正法啊!但由于前一段的坎坷,使我不敢贸然相信这些修炼人是否真能如书上所说确实做到呢?会不会说一套做一套呢?我已没有第二条命可以再摔跟头了。所以,我小心翼翼地观察再观察,希望不会被骗。也就是这样,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我的一生历尽坎坷,终于在此找到了真正的安息之所。那颗彷徨无助的心在此得到了安定,缠绕已久的那些纠结心情,在法理中亦得到了解脱。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P.2页)回顾以往,我才知道自己在过去的历程中有太多的执著,我虽然不曾怨过佛菩萨,但我心在对照法理之后却一览无余地看到那个不善。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善事帮助别人,但带着那么多的执著心在做一件自己认为的好事,甚至超过自己能力去强为时其实已谈不上善了;我认为一颗向佛的心是珍贵而难得的,可是在自己的偏执中却影响了别人的向道之心。当我看到这一切时,我才恍然明白,这所有不幸的根源是出在我身上。明白之后我痛苦自责不已,但事情已走到这一地步,确实是很难再重来一遍。我终于明白:“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可能有人想了:那我们个人奋斗,改造自己就没有必要了?他接受不了。其实个人奋斗可以改变人生的小的东西,一些小的东西,通过个人奋斗可以发生一些变化。但正因为你努力改变就可能得到业力了,不然的话就不存在造业的问题了,就不存在做好事做坏事的问题了。硬这样做的时候,他就会占别人的便宜,他做了坏事了。所以在修炼上一再讲要顺其自然,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经过努力就会伤害到别人。本来你生命中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在社会中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转法轮》P.76页)

大法的法理使我内心深受感动,得法之时我已一无所有了,对我这样一个潦倒落魄的人来说,苦寻多年的真理已得,此时此刻夫复何求?因此我抱着一颗虔诚的心尽己所能,希望在正法中可以助师世间行,洪传真正的正法正道,这样我死亦可瞑目了。然而,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公司作的一次身体健康检查结果出来后,我才发现长期以来的肾结石、头痛、腰痛以及长骨刺的腿疼……全不药而愈了,何时好的我并不知道。虽然前尘往事不堪回首,但在大法中却是处处感受到佛的真正慈悲。师父说:“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地帮他”(《转法轮》P.6页)在大法里,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变得非常渺小,当我们明白了得与失在宇宙法理中的真实情况,当我们明了神的角度是如何看人时,我内心涌起无限的感恩和感动……。

找到了生命的根本之后,我是全心意的在大法中实修精进。随着对大法的体悟越来越深入,我的心更坚定,多年来历尽艰难才得到这法,使我更加珍惜,那是用尽生命也无法报答的恩典啊!师父慈悲地替我们承担了太多太多…,却不要一毛钱,只看我们的那颗想修炼的心,也唯有在大法中才能真正的体会到主佛的慈悲啊!我深深体会到修炼人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的慈悲那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难以形容啊!

这法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得之不易的,无论当前的处境多艰难,无论邪恶多猖狂,我觉得我们都要更坚定地护法,不要让邪恶钻了空子,把我们辛苦得到的机缘错失了。任何形式上的拦阻阻碍不了大法弟子正法,我将更坚定的证实大法,在发正念时我感受到自己在突破重重障碍中打开一条通路。修炼是严肃的。人间的一切再苦也就这么几年,何况今天我们所承受的远不及师父为我们承受的,每一想到此我心更坚定,我把大法摆在生命的第一位置,用我的生命来证实法。我也真心的希望:在这最后的阶段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走好最后的一步、走正我们自己的每一步。凡事以法为师,坚定地发挥大法粒子的责任。师父为我们每一个真修弟子负责,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对自己负责呢?最后谨以师父经文《心自明》与大家共勉!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在此简单的报告我的得法过程及体会,希望在最后时刻我们大家一起:“共同精进,前程光明。”。谢谢!

(发表于2001年9月塞班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