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正法的经过及感悟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1年10月18日】2001年9月26日,我们一行几人进京证实大法。出发不一会儿就被公安强行检查,我们一路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顺利到达北京。

北京的长安街到处是警察、便衣。我们不停地发正念,在过街天桥上顺利贴上了护法、正法标语,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到它们将要被铲除的下场,如临大敌,指挥恶人上阵,顿时桥上的军警由一人变成了三人。我们随后又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更是警车、警察、便衣如云,毫无顾忌地随便搜查游人的背包,嘴里骂骂咧咧的。我们一边走一边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天安门前空气显得更紧张了,要上天安门城楼,得15元门票,并要被强行搜身才能上,我们不能配合邪恶的严重侵权行为。军警不停地在我们身边走动着。在天安门大红门我们停了下来,把准备好的彩色条幅“法轮大法好”贴在了门的装饰玻璃钢上。走出去才发现条幅没打开,可附近站着军警,我想:不管怎样也得把条幅打开,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刚一动念,一个路过的男孩好奇地顺手将条幅揭开,一看是法轮大法的条幅,吓得转身就跑,看来他深知若被当成大法弟子抓到会遭到什么样的可怕对待。然而,人们并不都象他那样害怕,大门上鲜艳夺目的“法轮大法好”条幅,引来很多过往游人驻足观看,静静地相互对视,无不感到震撼。我们齐发正念,谁动谁遭报。之后走了很远,我们仍不想离去,就又返回到天安门。看到天安门上的条幅还依然随风飘动着,游人们被大法条幅所吸引,窃窃私语。在这警察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的天安门,大法条幅向世人展现着大法的神圣与威严。

第二天,我们来到一栋楼挂条幅,对面是一高干子弟学校的教学楼。行动前感到干扰很大,但我们无所畏惧。我们上到第11层,一同修在楼下,我们一同发正念铲除邪恶干扰,终于顺利地挂好了一个长5.5米的大条幅。当条幅打开的一刹那,听到对面学校教室里的学生被震惊得一片哗然。灿烂夺目的“法轮大法好”从天而降,展现在孩子们眼前,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使一颗颗童真的心灵沐浴在宇宙大法的恩泽中,相信孩子们会把大法的美好带给自己的父母——那些良知未泯的政府官员。

大法弟子走到哪里,就把大法威严带到哪里,把邪恶消灭在哪里。我们在高层建筑上挂好了两个条幅后,在菜市场一同修指着条幅问一个卖菜的中年妇女:“那是什么?”妇女说:“我不识字。”同修告诉她:“那上面写着‘法正人间,善恶必报’ 。”同修又问身边的两个小伙子,一小伙子看后吓了一跳,另一个说:“法轮功的事!”人们看到条幅后都小声议论着。

后来又来到一个楼上,楼下的两位先生眼看着我们挂好了条幅,从楼上下来时,其中一人看着我们会心地笑了。不一会儿,楼下的居民就聚集得多了,都在抬头看着,小声议论着。看着人们的表情,我们感到了邪恶虽然疯狂一时,但世人的正念已被唤醒。大法弟子在开创着未来。

当挂到最后一个横幅时,我们来到了一个高速公路的大桥上,因为忽视了发正念,只想要怎么挂好最后一个横幅,结果被邪魔钻了空子。挂好横幅后,刚走出几百米,当进入高速公路时,被一便衣追上,他拿着手机,呼叫着警车,要强行把我们带走。这个便衣个不高,外表却很彪悍。我们同时发正念抵制邪恶,他要搜查我们的提包,被我们严正拒绝,我们边走边发正念,让他定在那儿,我们继续前行。一下子那个便衣就与我们拉开了很大一段距离。我们横穿高速公路,在那一瞬时,我们感觉汽车都慢下来了,减速了,高速公路两边的水泥栏杆也变低了,我们一跨就过去了。我们没有感到怕,走进路边一米多高的草丛中,邪恶看不见我们了。我们见那便衣拦住了一辆客车,气急败坏地强行搜查车上的游客,我们在草丛中,把心摆正,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之后我们顺利地乘车来到火车站。

在火车站,邪恶更是炸了窝一样,警察、便衣对旅客随意搜查,蛮横地要身份证。警察一把接过来就抢走,检查身份证的真伪,旅客只能忍气吞声地在后面跟着,敢怒不敢言。深夜12点钟,各个候车室突然一阵一片混乱,由便衣、公安、工作人员,一、二十人把各个通道挡住,就连厕所的门都用桌子堵住,然后逐个搜查身份证、车票。把旅客的身份证抢走,拿不出身份证的,公安就狂喊乱叫,到处都是“说!哪儿的?!”并把他们强行抓走。警察们的态度跟审问犯人一样,就连服务人员都跟凶神恶煞一般。公安警察的BP机、手机对话声不断,火车站一片恐怖。我们身边两个回家过节的小女孩被吓坏了,惊惧地问:“这是怎么回事?”“人民警察”成了土匪,人没有了安全感,却代之以满心的恐慌与惊惧。我们发正念铲除邪恶:大法弟子是神,他们管不了我们,他们没有权利干涉我们。结果他们真的从我们身边叫喊着过去了,丝毫没有骚扰我们。我们乘车安全返回。

通过这次北京正法行,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在讲真相中发正念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