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如你所愿

正念伴我北京行

【明慧网2001年10月8日】向伟大慈悲的师父问好!向同修们问好!

一直心中有个愿望,要到天安门堂堂正正证实大法,终于在2001年9月12日这天,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下,在“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强大威力的正念中,我堂堂正正地展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金黄色的横幅、鲜红的大字,展现在金水桥东侧,向世人、向众神、向全宇宙展示了大法的威力。我发出心底的呐喊:“法轮大法好!”当天安全返回,兑现了史前的神圣誓约。

将这次北京正法之行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以前,4.25、7.20也来过几次北京,也到过天安门,但那时法理不清,有怕心,溜一圈也就回来了,心中总有悔憾。自从师父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下来后,更坚定了我到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决心。师父说:“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当我进京正法的决心升起的时候,那些执著、顾虑、设想都弱得找不到了。从法理上我认识到正法已到特殊的时期,“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师父在《理性》经文中讲:“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所以我坚定一念:绝不配合邪恶,不管是自身的和外在的,不管是思想中的,还是行为上的,当天去要当天回。跟同修交流也有同感,但也有的同修替我担心,要我把钱藏在贴身内衣里,要我把手头的大法工作交待一下。我想这不是一种潜在的、变相默认邪恶吗?说白了还不是怕被抓吗?我就善意地给他指出来,这是旧的变异观念,这是在迎合旧势力的破坏,应立即铲除它。我告诉他我晚上一定回来。

9月12日上午7点我踏上了进京的高客,一路上不停地发正念,全面清除干扰、破坏我今天正法的一切邪恶因素,邪恶也作垂死挣扎,变着法让我想象,想如何被抓、被打、到了天安门广场如何如何做等等。我集中精力,身神合一,一心不乱地念正法口诀,不为其所动,全盘否定它,不被内在和外在的因素干扰。后来邪恶让我困,我一觉不对头马上发正念铲除发困背后的邪恶因素,一次又一次地将邪恶清除后,我保持住了强大正念,心中静如止水,又一次体悟到了师父正法口诀的强大威力。

当我走上天安门广场时,心中升起无比庄严、殊胜的感觉。心里用正念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来兑现那千万年的史前誓约来了!”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我发正念将恶警定住,并让邪恶看不到我。我边发正念在广场转了一圈,走上了金水桥。桥上每隔一道桥有两个武警。当我走上中间那道桥时,上边的武警走了,我准备打开横幅,忽然脑子里有声音说,要理智。我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有两个戴墨镜的象是便衣的人正盯着我,那个武警也迎面走来。我接着往金水桥东侧走,迎面碰上两个巡逻武警,面目凶狠,好象恶势力在向我逞恶。我想我是主佛的正法弟子,还能怕你们这些东西吗?那我就在这里正法好了。我看准时机,展开横幅,大喊:“法轮大法好!”当时仿佛天地间只有大法的一粒子顶天立地在正法,心中感到神圣、庄严、无以言表。喊完后,收起横幅,从容地走过天安门,打了个车就走了。从表面人这讲很平凡,我想在另外空间一定是轰轰烈烈的正义铲除邪恶的真实体现。

另有点补充的是:我们正法弟子要时刻保持住正念,不能因为做了正法的事就起了自满的心,从而思想上放松,被邪恶钻空子。在我回来的路上就是被这种心带动,好象一件事做完后如卸重负,眼中反映出自己以前做得不好的经历,让自己生出自卑、愧疚、懈怠,想自己不配是正法弟子,不合格等等邪念,都是干扰。旧的恶势力的目的就是干扰你主意识的正信、正悟、正念。回来后深刻剖析自己,将它们深挖出来,用正念消灭掉。

同修们希望我们要时刻保持住强大正念,坚定自己在法中的正信、正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相信自己。在这伟大的、严肃的历史时刻,希望大家警惕,只要邪恶没除尽我们就时时修正自己,用正念消灭邪恶。正法弟子各个金刚不破,才能早日迎来法正人间的那一刻!

再一次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让每一个大法粒子在正法的熔炉中熔炼。希望还没走出人来的同修们赶快放下“名利情”,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来。不要辜负师尊为众生耗尽一切的慈悲苦度。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