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我叫哈尔每.朗彼,是奥地利的一名法律系学生。我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两年半了。能够在正法期间与大家分享我的修炼体会是我极大的荣幸。当邪恶看到通过一篇文章大法在人间得到证实时它会吓得发抖。

大法彻底改变了我

得法前,我呆在家里完全陷于忧郁之中已有两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情绪不好,也许有谁伤害了我的感情或其它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母亲看我很忧郁地坐在那儿,于是给我一叠纸,说:“看看这个,我想也许你会觉得好一些。”又来了,或许是一些新纪元咨询方面的书。不,我不要看,但转念又一想,为什么不看?反正扫两眼也没什么害处。这是一个中国人写的《悉尼讲法》。一小时后,我发现我在喊:“妈妈,你有这位李先生一直在谈的《转法轮》一书吗?我要看一看。”她递过来一本精美的蓝封面的书。我马上看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看完这本书。这期间,我的情感剧烈地起伏着。我问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是的,我相信每一个字,太神奇了!”接下来是恐惧,但我仍坚持地往下看。第二天我躺在床上时,突然有一声巨响发生在我周围,它变得越来越响,然后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一定有什么东西进到了我的身体。接下来,我开车三小时从我住的萨儿斯堡到维也纳去学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在那里,我交了许多许多新朋友,我的生命每天都在发生着本质的变化。我曾经有过很多坏习惯,例如抽烟,努力维护自以为潇洒的形象,等等。人人都知道做人不易,可是从人中超脱出来却更难。我想告诉大家和别的修炼人在一起对我有着极大的帮助。无论什么时候(复活节,圣诞节等),只要一有空,我们大家就聚在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读书,讨论,交流等等。

走出个人修炼,真正加入正法修炼

1999年7月,电视新闻中有关中国禁止法轮功的消息震惊了我。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遇到了这样一种教人如何成为更好的人的东西。为什么他们要禁止他?甚至发出通缉令给这位无私地写下这个纯洁教导的人?接下来的事情似乎更让人迷惑。一些修炼者在中国被迫害致死。难道书中不是说作为一个修炼者,没有任何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然而,我只是继续修炼,没有理会这些问题。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对法越来越清楚,并且证实了我以前就知道的--法轮大法是非常好的。我感到我有责任告诉在这个自由世界的人们,中国政府所说的都不是真的。于是我开始参加一些大法活动。我去了“法轮大法信息日”,我从仅仅在那儿而已,变得积极地与人交谈。随后,我认为仅仅四处走动并去其他地方,不是很有效率,我们应该在自己的家乡也组建一个。

去年三月当我去日内瓦的时候,我遇到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修炼者。我幸运地与一些美国弟子交上了朋友,那种认为年轻的美国人除了读连环画、看电视以及玩电脑游戏之外什么也不干的偏见立刻被根除了。此事之后我回到家中,想着一切又将照旧了。然后我被告知尽可能多的修炼者应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再聚日内瓦,这极为重要。这也指我吗?我陷入挣扎之中。不,我没有时间。我得上学了。不过,也许我可以重新安排时间并去日内瓦。我现在是不是一个修炼者?我的生活变化如此之大,我从中受益如此之多。我相信我应该为大法站出来。当我抵达日内瓦的时候,我已经忙翻天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拖着打起水泡的脚从一个地点走到另一个地点,向尽可能多的人讲清大法真象。我真地认为我们做得很好,但是我只是被动地跟随指示,完成别人交给我的任务。

在瑞典法会上,当我听见师父给法会的信息,希望欧洲学员象北美学员做得一样好的时候,我非常震惊。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师父的经文对我来说象一个警钟。我意识到我的许多执著。其中之一是骄傲,仍然深植我心。骄傲是自我的强烈反映,并且是我们修炼的大障碍。师父在《佛性无漏》经文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决定根除它。

回家后我从经文中领悟的越来越多,师父告诉我们“要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因此我更多地去公园炼功,到市区征集签名,以及更快地为大法翻译文章,有一天在一堂法律课上教授提到关于法轮功的一些坏话,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教授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说这个,而我也在场,我感到如果我现在什么都不说,我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如果我让所有在那儿的人困惑,那肯定对他们不好,但如果真的站出来,并且说点什么的话,将会非常尴尬。当时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不管怎样,我问自己“什么才是我对他人的善。我已将我的生命奉献给大法,并且受益无穷,难道我不应该在任何场合下为大法站出来吗?当然应该。”

因此我举起了手。得到教授的许可,我在全班同学面前结结巴巴地说明着真相,当时我的心跳得厉害。尽管我做得并不理想,但是我仍然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站出来证实大法,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执著。我感到我们真的很幸运可以将个人修炼融入正法之中。是因为师父的慈悲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由于美国学员做得很好,我想去参加华盛顿DC的法会看一看、学一学。在法会期间,午饭后由于我原来的座位被别人坐了,我很幸运地坐在了前排。正当努力保持清醒时,师父在我的右前方出现了。这是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时刻。在修炼大法两年半之后,我终于有幸见到了师父。在DC我有机会结识了一些非常好的同修。那几天我从他们身上学了不少东西。我对正法的理解有所改变。在过去,尽管我参加了许多正法活动,也认为我是在正法之中,我其实只不过做了别人让我做的事,但缺少自己对正法的理解。我意识到只做正法的工作并不意味着就是在正法修炼当中。我们对于正法的理解是最重要的。以前,我的理解只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当我参加活动时,我就想这对我的修炼有好处。DC法会之后,我对正法有了清醒的认识。现在我想正法需要的就是我的需要。随着我的深入理解,我突然有了很多怎样去做正法工作以及足以做什么的主意。我去过DC的奥地利大使馆去讲清真相,揭露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我感到返回欧洲立刻开始正法的迫切性,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虽然我原来打算在DC呆久一些。当我回到家我更加努力地去向不同的人讲清真相。我和许多VIP以及媒体人物交流,得到非常正面的反应。我有个想法,如果每一个欧洲学员每天在固定时间发正念会起到好的效果。后来我发现欧洲的许多同修都有同样的观点。大法在精神上将我们连为一体。这太美好了。欧洲开始觉醒了,旧势力的安排正在被破除。通过大法弟子齐心协力,美好的未来就要到来。我希望我们都尽自己全力在人间助师正法,邪恶在中国的迫害必定会马上结束。

愿我们永远与真、善、忍同在。

(2001年10月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