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蒙蔽中走出来,成为一个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13岁,修炼已半年。我从小就在考虑着这样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是为了做什么?人从一落地开始,就一步一步地奔向死亡。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终于明白了人为什么要活着,就是为了返本归真。如果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那么他的生命将毫无价值。假如一个人不修炼,那么就象老师所讲的那样---业滚业来的。

我是一个从小在中国红旗下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怀疑过政府所讲的话。自7.20江泽民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杀人、放火、自杀、精神病、自焚等一些所谓的罪名全部都推到法轮功这儿来,所以我一向对法轮功的印象很不好。直到几个月以前,爸爸从美国回来接我,他给我讲真相,到底什么是法轮功等。可我不但听不进去,反而告诉他法轮功如何不好,并劝他不要炼。爸爸知道我很固执,所以只是笑一笑,没再说什么。

来到美国之后,爸爸继续向我讲清真相,并告诉我一些法理,就这样我对法轮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还是半信半疑,不敢去触及。有一天我与爸爸、继母去买东西,继母在车上放老师的讲法,当然那时我不知道放的是什么带子,我只听到一个慈悲而祥和的声音在讲(大意):这个宇宙中有一种白色物质叫做德,一种黑色物质叫做业力,一个人做好事或受委屈的时候会得到德,而一个人做不好的事的时候会得到业力。还讲了史前文化、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等等。我心想,这讲的是什么?讲得也很对,是呀,善恶必报这是不变的真理,这个人的知识真丰富,他肯定是个博士。我问继母:“您在听什么?讲得很好呀!”她告诉我说:“这个就是老师的广州讲法。”什么?!法轮功?!大陆政府不是讲法轮功如何不好,通过报纸及电视新闻的报道,全面性地反对和攻击。我惊讶地问继母,她笑着对我说:“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必须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比常人更好的人。”这晚我躺在床上沉思: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老师讲的是真的吗?我不知如何是好。是啊,我不知我从何而来,要向哪而去,人活着是为了做什么,难道就是这短短数十年的春夏秋冬一扫而过吗?人们的生也就是等待着死。那晚我想了很多很多……

又过了几天,爸爸和继母带我去一个大法弟子家里学法。那天来了很多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大法弟子,所以都不敢与他们讲话。爸爸把我带到一个屋里来对我说:“你可以在这里看电视,但不要吵到大家就好了。”我看了一会儿电视,但好像有一种吸引力一样,总想去听听他们在读什么。终于,我将电视关上,走到他们学法桌子后面的沙发上坐下来,仔细地听着。

这时我想到,平时继母对我很好,我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个继母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这么好过。我很吃惊,也很迷惑:电视中不是讲法轮功如何不好吗?但为什么能学出这么好的人来?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学法轮功的真的是好人,真正为别人设想的好人。

几个星期之后,我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分子,也成为了一个大法弟子,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在几个老弟子与大家的帮助下,我在法理上进步得很快。来美两个月后,我获得了学校五月份最佳学生的荣誉,是从1800多个学生中选出11个学生,我是其中的一个。我知道这是老师的大法使我的道德回升的原因,我成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虽然我在法理上提高得很快,老弟子们说我的悟性很好,我也知道老师讲的法理句句是真话。但由于多年形成的观念,不能一下子改掉,所以还会怀疑一些老师讲的法,如老师法身会保护弟子。直到有一天,一件切切实实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一次,我和一个朋友约好到公园去打球,我提前到了,便自己一人玩滑板,在我对面有几个运动器械横在那里。由于太阳夕照,使我很晃眼,无法看到前面的东西,一下子我的头就重重地撞在圆铁上面了,我都被撞得冲到前面去了,但当时我还不知发生什么事了,起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撞到了单杠上,但什么事也没有。我检查了一下,连皮都没有破。我立刻悟到是老师的法身在保护我,是呀,老师的法身在保护着我,在看护着每一个真修弟子。真像老师所讲的那样:“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第150页)

记得有一次,我打电话回大陆想给我的妈妈讲清真相,但我知道电话已被窃听,所以不能讲,怕给我妈带来麻烦,毕竟她还在大陆。于是,我便一点一点地向她讲起一些法轮功的法理,可是她很敏感,立刻问我:“你是不是在炼法轮功?”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她对法轮功很反感。我说:“法轮功怎么了?”她说:“你告诉我你到底炼不炼?”我知道情况不妙,几次兜圈子想不说这个问题,可几次都没有成功,我最后将电话挂断。挂断后我的心无法平静,便沉思着,为什么我不敢告诉妈妈我是大法弟子呢?我对自己说,这是为了她着想,不然会给她带来麻烦。但我还是无法平静,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明白了,是因为我在用“怕给别人找麻烦”为由在掩盖自己本身的执著──亲情。我记得老师曾经讲到:“人就是放不下那颗心,当你那颗心真能放下的时候,你发现你什么都不会失去。学大法本身就是有福分的,为什么会失去呢?!”(《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第11及12页)我相信老师讲的话,但为什么却做不到呢?我沉思着,终于,我找到了答案。我表面上很相信老师讲的话,但在我的内心深处,还在怀疑着大法,怀疑着老师所讲的话。

假如,我的妈妈再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的回答是我炼。第二天,我发了正念后准备打电话与妈妈讲明,但出乎意料的是,妈妈的语气变得平静,整个局面都在我的控制之中,我把该讲的话都讲了,妈妈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不会不炼的,就不再和我谈这个话题。聊了一会儿,我将电话挂了。我能这么成功讲明我的意思,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正念的作用。

我已修炼半年了,也跟随继母参加了芝加哥与DC的法会,并在DC法会上见到了师父,也参与了DC和洛杉矶领事馆前面的烛光守夜,开始我总是怕被记者和特务拍下来,可还是被记者拍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是应该去一去怕心的时候了,但很难、很难。这时我想起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神的眼里人是肮脏的,地球也是肮脏的,这个地球是谁来谁都害怕的地方,但师父为了度我们而来,为了弟子默默地承受着,不知多少、多少!我想起了大陆无数弟子在这生死的抉择面前,用生命证实了大法。再回头看一看自己,根本不能和他们相比,他们身心所受的折磨,又岂是我所能想象的。今天若不是师父的慈悲,我想我还被蒙蔽着,反对大法,在争、在斗,正是因为师父的慈悲才挽救了我,我对师父的感激是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的,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谢谢师父!师父您辛苦了!”在大陆,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们和同我一样的少年人,不知道法轮功的真相,还不知道破坏大法必遭恶报。让我们紧跟正法进程,全面讲清真相,用我们的慈悲及行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大法弟子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因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

谢谢大家!

(2001年10月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