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小弟子:我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10月21日】我叫YX,今年12岁,在悉尼女子高中读一年级。

我妈妈在5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开始时,我并没留意她在做什么,当时我觉得她只不过做些舒缓的体操而已。过了一段时间,我看到在她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她变得冷静不再轻易发脾气了。由此,我萌发了想要炼一炼的心。我一开始炼功就感到身体发热,特别是做静功时。逐渐地,我开始了解这无垠大法:法轮大法。

在我上小学时,我经常因生病而缺勤。刚刚开始修炼时,我经常感冒发烧,现在我才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现在我有非常好的出勤率。

随着修炼,我妈妈变得越来越好。我认识到法轮大法能使人身心都得到提高改善。我妈妈教我读《转法轮》,她告诉我师父讲光炼动作是不行的,还要学法,依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不断修炼中,我的学习成绩也提高上来,我的学习效率提高了。以前,只有妈妈在我身边,我才做作业,妈妈一走开,我就捧起小说看,等她一回来,我便把小说扔进抽屉,假装写作业,现在,我认识到这是没有做到“真”。

一天,有一科我得了一个很不好的成绩。我感到很难为情。随后我又丢了2块钱,那是我的午餐费,我感到很不高兴。回到家里,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当我用钥匙开门时,钥匙又卡在门锁里,我好不容易地把锁打开,把钥匙拔出来,我很恼火地使劲把门推开,门撞到墙上,把墙撞了一个洞……唉,我的忍到那里去了?

法轮大法使我的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师父教我们对别人好,处处事事考虑别人。我开始学会善待我的同学,不再同他们打架争吵。一次,我的一个同学把我的新涂改液都用完了,要在学大法以前,我非气疯了不可,而这次,我没往心里去,事虽小,但我知道是在考验我的心性。我很高兴我没有怪罪于他,否则,我就跟常人没什么两样。

几乎每个星期天,我都和妈妈去领馆发正念。为了能准时到,我得起大早。有时,我赖在床上不想起床因而误了发正念的时间。事后想想觉得自己犯了大错:中国大陆那么多学员为了揭露邪恶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怎么能把除恶的时间用于睡觉呢?我应该竭尽全力地去帮助他们。一次当我在除恶时,我看到两张脸,一张变成光明,一张变成黑暗。他们在争夺空间。可惜的是黑暗赢了。我不顾一切地用手指刺向黑暗之魔,它跑掉了。我悟到了,如果我不努力提高自己,邪恶就会侵入。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我的个性变了许多。当大法刚被邪恶迫害,妈妈和我就去Circular Quay征集签名。以前,我很怕在人面前讲话,更不敢想象能在陌生人面前洪法。奇怪的是,我发现我现在能没有心理障碍地发资料,和路人讲真相,在公共场地炼功,有时,一天我能征集200多个签名。作为大法弟子,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每个星期六,妈妈和我都去中国城洪法,我们已经坚持近两年了。从早上10点到晚上8点,我在那儿有时叠资料,有时打坐,有时发资料,有时签名。10个小时洪法很累人。现在是正法时期,我感到把大法告诉世人是我们的责任。正在这时,一位女士,眼里含着泪告诉我她明白了真相,她想让她公司的同事都签名。当我给她一张签名表时,我感到世上又多一个好人被大法吸引。

中文虽是我的母语,但是我的中文并不好。当我出去学法时,我不能象其他同修那样读中文,我只能读英文。现在,我尽可能地抓住在家,在学校的一切机会学中文,我妈妈也鼓励我。每周末,发正念除恶之后,我就去明慧学校和其他小弟子一起中文学法。我要努力学会读懂《转法轮》。

当我感到什么事情很难做时,我就想到中国成千上万的大法小弟子,他们所面对的是我无法想象的难。至少我还有爸爸妈妈照看我,而他们却被迫流离失所。

我很幸运得法,我会珍惜他,努力修炼,早日回家。

(发表于2001年10月澳大利亚亚太地区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