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消病业和修炼中的一些认识


【明慧网2001年10月23日】在如何对待病业和修炼的一些的问题上,我想谈谈自己逐渐认识的一些体会,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上半年以来,我曾经有过几次类似消病业的状态。我一直认为消业的时候,只要我不把它当成是病,知道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是不会有事的,就行了。直到今年六月份的一次消病业状态,一直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大约有一、二十天),那些天,我躺在床上,除了学法炼功,其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我心里开始有些疑惑起来(当然不是对法的疑惑),因为师父早在《道法》中讲过:“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

那一段时间,我自己觉得自己还是比较精进的,那么为什么会持续这么长时间消病业呢,我知道其中一定有自己要悟的法理,可是就是悟不到是什么。

直到有一天,同修对我说了一件事:她说一位同修老婆婆当时腿上消业,象长了癞皮癣,看上去很吓人,她就对着腿说:“这不是我师父给我安排的消业,你快点死,快点死!”很快,癞皮癣就消失了。说也奇怪,同修刚刚把这个故事讲给我听完,我马上就不难受了,这令我很有些吃惊——难道我们自己的业不得自己去消吗?不过我当时还是悟到了一点,我一直以来都存在一个对病业法理上的认识不足:师父说消业,我就认为自己的业总得自己去消,消病业就是不把它当成是病,潜意识中把消业当成了“消极承受自己的业力”,现在我明白我们应主动消灭业力,而不是消极承受。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开始难受了,有的同修说:“其实我们早已不在五行中了,身体应该没什么病业了。这个时候出现消病业的状态,那就是邪魔的干扰,一定要发正念铲除。”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我想现在是正法时期,与和平修炼时期是不一样的,特别是看了明慧网上学员的关于正法时期对待病业的认识后,每次出现身体不舒服时我就不停地发正念,同时想: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不允许邪魔用任何借口干扰,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不停地发正念,很奇怪的是,好像发正念并没多大作用,我还是很不舒服,还是得躺在床上,疼得厉害时,连书都看不了。

我反复思考,还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记得师父曾经解答过一个问题,大意就是说,有多次出世间法的修炼状态。我想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也出现同样的修炼状态?因为我理解每次从世间法到出世间法的修炼,身体在世间法修炼时出现消病业的情况是正常的。因为我以前(7.20以前)的状态就是隔一段时间消一次病业。可是我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会持续很长时间,为什么会较频繁出现,为什么发正念不起作用。

我搬了一次家,这是个很隐蔽的地方,各方面都较满意,没想到的是,这儿的蚊子厉害得不得了,它们对灭蚊器嗤之以鼻,它们对我们进行全方位的攻击:鼻子、眼睛、嘴巴、耳朵、脸、四肢,我每天都被它们咬得到处是包,同时我们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几篇关于“蚊子”的文章,我和同修一起每天发正念铲除这背后的邪恶,可是就象师父说的,修炼的路上是没有榜样,没有参照的(大意),我们几乎每天都发正念铲除蚊子背后的邪恶,可是这些可恶的“黑飞机”还是照咬不误。炼功的时候,它们咬得钻心的痒,我一想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就想去打死它,甚至是发正念的时候,它们都敢干扰。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直到有一天,我打坐的时候,突然悟到:这些蚊子干扰的目的是什么呢?打坐干扰,是让我不能入静,让我动心,只要我一动心,我炼的功就会受影响;发正念干扰,更是直接干扰我除恶,只要我一动心,我铲除邪恶的作用就会消减。明白了它们干扰的真正目的,我一下就清醒了,于是我打坐的时候,不管它们怎么咬,我就想你想让我动心,我就是不动心。当天晚上发正念,想任谁也别想干扰得了我,我稳住心,一心不乱地念除恶口诀,我听到蚊子在我脸上转来转去,不停地嗡嗡叫,可是就是没咬我。

第三天,我又出现非常难受的状态,我躺在床上,猛然间醒悟:不管是自身的业力还是外来干扰,它们的共同目的不就是让我受到干扰、不能做本该做的事吗?于是我一咬牙站起来,很快,疼痛消失了。

至此,我觉得我这才真正明白!

我在给一位和我发生矛盾的同修的信中写到:直到昨天,我一下想明白了,我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我老是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老是莫名其妙就会生我的气,其实是因为我们都是大法弟子,我们都有要去的执著,如果我们都一团和气,我们永远提高不了,所以我的言行有意无意的将刺激到你,而你的强烈的不满情绪一定将刺激到我,而这就是师父给我们暴露我们的执著的机会,让我们发现它,去掉它,而整个事情本身的对错倒是次要的,所以我觉得千万不要陷在事情当中去争辩谁对谁错,因为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表象,它存在的意义就是我们在其中要暴露的执著和需要提高的因素。

当我们跳出一件事情本身,而去看它存在的真正原因,我们才能看清它发生的意义,才能真正的在法中勇猛精进。

因为我们都还在人中修炼、正法,不可避免的会有常人心暴露出来,但是,在这个既严肃又伟大的时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我们慢慢去去掉自己的执著,只有在法中不断精进,严格要求自己,邪恶将找不到任何加以迫害的借口,大法粒子将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让我们紧随师父的法船,发大勇猛,助师正法!精进不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