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得到这部神圣的正道大法实在是太幸运了


【明慧网2001年10月3日】有些学员可能已经知道我得法后身体发生巨大变化的经历。但是,和所有修炼的人一样,我得到的不仅仅是身体的变化。在此我简单地向各位介绍我得法前后的体会。

我曾获得“公民奖”与“学术奖”,并获得了音乐奖学金,成为一个国际钢琴家。我能够环游世界,享受最高的待遇。在我这一生中,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在寻求“世界和平”,并为“地球的和平”而努力。我一直努力修心,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努力必须自我做起,为自己的思想与行为负责。还在青少年时代,我就意识到在我生存的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在追求更多的钱财和物质上的享受,我需要学习走自己的路。我比较倾向于我在浅层次上理解的佛家道理,而不是我祖父母信仰的基督教,我百分之百地相信轮回,我知道需要还债。我知道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法接受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的存在着一些极端错误的事情这一事实,人类的道路不应该是这样的。

于是乎,我阅读超自然的书籍,还参加有关的学习班,开始寻找与我有共同思想、共同心态的人和老师。我还发现我有预测功能,我也看到过极其美丽的“光”。我尽全力抵抗恶魔,曾有段时间,我有意远离玄学的东西。我认为有正必有邪,我准备过普通人的生活,学会笑看人生。虽然我相信业力轮报,但又不理解为什么承受了这么多痛苦并渴望光明,却仍然要面对如此可怕的黑暗;而许多人似乎并不用付出任何努力,看起来并不公平,我感到迷惑。

当我一次环游世界的旅程结束时,我对自己有了更深的认识,我看到了我前生前世的生活经历。接着,我的天目开了,看见了无法描述的彩虹在飘舞,我的特异功能再没有黑暗的一面了。我看到那么多的人、生命、景象与经历,我看到了他们痛苦与愤怒的根源,并希望安慰他们,让他们知道我能够看见他们,并讲一些只有他们知道的事实,他们接受了我的安慰并感到神奇。很不幸,我又用我的功能去治病,我又再一次想拯救世界,我自以为这是我的天职,我该用这些天赐给的功能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我不顾业力转化的原理,带着执著,全身心地医治了一个又一个找我的人,并到街上寻找需要我的人。我不断付出,这源源不断的爱使我感到神奇,但我却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不久,一种所谓的不治之症又降临在我身上,诊断再诊断,都是阳性反应。我从反感药物到必须接受药物,使我明白到这并不是运气,是真真正正的病。过去数年以来,我的病史一直很复杂,当然,我根本不明白这是业力,而我的细胞又排斥药物,总之是十分复杂的。就在1998年,我认为我的病不会好了,也许我今生注定要死于疾病,三个专科医生诊断我有慢性的遗传性脑科疾病,而这种病有七分之一的患者肯定死亡。我永远都怀疑医生的判断,继续去寻找东方的医治方法,我绝望地寻找着,但真正的气功师难寻,我到处跑,仍无结果。这时真是度日如年,有时我都不认识自己了,已经越来越虚弱了。

1998年8月在巴黎我开始读李老师的书,这是我离开澳洲前朋友给我的。在此,我以人格担保,我下面所说的都是真话:二十四小时之内我的身体、生活和世界全部改变了。我感觉有电流通遍全身神经末梢,腹部轻松、旋转,肌肉跳动,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极其强烈,又十分平静。我丈夫亲眼看见了我的巨大变化,我的功能也似乎十分明显,且自然地随之变化着。

三周后我回到澳洲,我知道我的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不再去看专科或普通科医生,也没有再吃任何药物,我的家人已经习惯了我过去拒绝医药治疗的表现。为了让家人放心和信服,几周后我去找家庭医生验血。我的家人一直以来都很担心我的健康状况,我当时对自己信心十足的表现,使得他们更加担心。最终他们都接受了事实,因为我的甲状腺分泌稳定、眼睛、皮肤的颜色也都正常,说话和思考很清晰,精力充沛,并且重新开始工作,继续攻读大学的课程。

随后又发生了一件很神奇的事。多年来我们都在尝试生个孩子,但是由于我没有月经,而且长期服用药物,健康状况恶劣,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我根本就不可能生育。我知道这是业力所致,但最初这件事使我们很绝望。然而,得法以后,一切都改变了。十月份的一个夜晚,我突然夜半醒来,我当时十分清醒,双眼睁得很大,我看到了在我面前约2英尺远的地方有一个像砖头大小的圆形金光闪闪,里面有很多图案,飞快地旋转,极其壮丽。这时,我觉得全身有一股很强的能量,我转向丈夫向他描述我刚刚看到的奇迹,我的丈夫表示相信我讲的话。几个钟头之后,我和我先生两眼对视的时候,我们俩都知道一个奇迹发生了。

就在看到法轮的那天,我怀上了我们的孩子。现在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了,我们全家的喜悦难以形容,我母亲读了两本大法的著作,我父亲在网络上阅读法轮大法的著作,并传给我姐夫看,我姐夫是一个医生,他对我的变化很感兴趣,我哥哥也带他的女朋友来炼功,她也在阅读法轮大法的书,我和我先生每天都生活在感恩之中。但是我的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虽然看到了我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但是他们仍是持怀疑态度,认为这是病情暂时的缓解,其中一个医生甚至责怪另一个医生误诊。然而他们不能否认事实:一种遗传性疾病没有用药就好了。

自第一次读师父的书到现在,我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几年,但实际上只是从1998年8月才开始的,到99年5月,我的变化如此之大,如此之快,令人难以置信,我觉得时间的长短只是个概念而已。得法之后,我也认识到了修炼要专一的问题,否则就会带来身体上和精神上的混乱。

随着对师父的坚信不移及修炼的深入,疾病很快消失了。我对我怀孕和身体健康感到十分开心,当我谈到这些,写到这些的时候,怎能控制我的眼泪呢?我怎能用有限的言语来表达师父和法轮大法对我的意义呢?能有此机缘得法,我如何表达我的不尽感激之情呢?我们都知道,这是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唯有每天修炼,直至永远。

对法轮大法有怀疑的人们,请你们不要放弃:如果你认为我在试图影响你,或者我情绪不稳定,或者其他,我都不在乎,如果你不能理解李老师的法也没有关系,也许你的缘份未到。如果你的缘份到了,你就会知道,我所讲的一切不是为了影响你,而完全是出于感激与欣慰。虽然我做过一些错事,但我一定做过什么好事,才有幸成为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

我现在感到非常幸运,在那个难忘的时刻,师父给了我一切。我现在跟大家一样,觉得能够得到这部明慧的、神圣的正道大法实在是太幸运了,他能指引我回到原来那纯净的地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