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个人修炼的观念,冲出旧势力的精心安排 (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3日】最近,我接连经历了几个磨难,比如彻底消除病业。通过这些磨难,我坚定了对一些问题的理解和认识,特别是在旧势力如何利用我们的业力和执著心方面。

李老师说:“同时,也恰好学员们又有自己长期生存过程当中所积攒的那些不好的因素和在低层境界中所造的业,这些东西都得去掉,也就造成了学员在这件事情上的严酷考验,他们利用恶人给我造谣来考验学员对大法的坚定与否,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超过一年没有出现大的消业症状了。当消业症状出现的时候,我有些吃惊。

首先,当消业开始的时候,我屈服于寻求安逸的执著心,因此我向邪恶屈服了,倒在床上两天多。我觉得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无能为力。现在我意识到如果我不下定决心、努力冲破这种执著的话,我将永远停滞不前,直至我向前迈出一步。我会在下文中谈到这一点。

但是,这件事情说明旧势力的安排是邪恶的,因而不值得大法或者作为“大法粒子”的我们去承受。“要清醒地分清个人修炼与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这一切的安排给大法造成的干扰,要强加给我与法什么是决不能认可的,所以他们要承担他们干的一切。”(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在2001年华盛顿DC法会上,我有如下经历:当我坐下来读《转法轮》的时候,我的右膝盖痛得使我不能够专心读法。我想,“如果这是我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是老师安排的,我就接受。然而,如果它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是一些我不应该承受的,那么它就是邪恶,不符合宇宙的真正法理,我就绝对地拒绝它。”马上,我的膝盖痛减轻了,虽然还痛,但已不再干扰我学法了。

然而,我没有从法的角度去深入理解这段经历,因此我没能冲破在其它方面表现出来的干扰,其中之一就是围绕病业问题发生的。

我认为,就象一个气功师能将业力转化为其它疾病和磨难,旧势力也能而且已经在利用我们没有去除的业力去“破坏性地检验大法”,也就是说,在任何地方,只要我们有弱点、不正确的观念,或者执著心和业力,邪恶旧势力就会尽可能加以利用,极尽其能地破坏大法和正法。

问题是,“如果它是邪恶,怎样做才是最正的?老师期望我怎样做?老师对这事又是怎样安排的呢?答案很简单:

1.向内找,找出由此而暴露出来的各种执著。我发现了自己的懒惰、向往安逸的执著心。这种执著心极大地阻碍了大法工作的进行。

2.从法中找。通过学法,我发现我对这些旧势力的安排是什么,以及它们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孔不入并没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因此无法彻底有效地清除它们。

老师说:“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正念的作用)。

在加拿大法会上,李老师说:“另外我们学员以后在集体炼功或者再有像我们这样的大会也可以采取静下来5分钟,坐在那儿结印,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5分钟就管用。”我对除恶以及发正念的理解自从五月份以来逐渐加深,越来越清晰,效果也越来越明显。

现在,我意识到每当我首先用五分钟清除自己的思想的时候,如果我能够意识到邪恶的安排,比如说“病业”的干扰,它们也将被包括在清除之列。然而,只有我们首先挖出所有被各种干扰暴露出来的执著,并且加以坚定地清除,才有可能成功。就象一位功友最近指出的一样,发正念并不能代替真正的修炼。

但是,我们是在修炼,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不用消业和免除痛苦。我也不能坐在那儿就可以去掉执著。我仍然要向内找,坚定不移地修炼,承受一切我应该承受的。老师只是教给了我们一种方法,即清除我们不应该承受的旧势力安排。我认为,这只是为了让我们去保护法和众生。“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地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正念的作用)

最后,我想引用李老师的话,“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

我们不能接受它们试图强加给我们的一切,包括它们各种各样的、往往是巧妙、伪善的安排。让我们明确地辨别并且打破它们的各种安排,真正地迎接光明而美好的未来。

以上仅仅是我个人目前的一些理解,并且是不完善的。欢迎指正补充,以便我们更好地受益,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