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助我闯难关


【明慧网2001年9月30日】2001年5月5日我在去同修家的路上被捕,关在红岗区派出所。由于我不报姓名、住址,派出所的干警轮番对我施暴——打嘴巴、罚站、侮辱等。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面对他们的残暴,我毫无惧怕,时刻用正念正视他们,同时向他们讲真相。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什么也没得到,最后说:“你什么也不说我们也照样把你扔进去。”就这样当天晚上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事实根据的情况下,把我送到了大庆市看守所。

我想这是旧势力对我的邪恶安排,我决不承认也不配合。到看守所我仍不报姓名、住址,并决定绝食抗议。一到监号里,正好是晚上报号。我不配合他们,不报号。第二天早上我仍不报,上来几个管教把我从床上拖到地上拳打脚踢,一管教还用皮管子抽我。同号的一些常人吓得不知所措。打完后他们又让我蹶着,我不蹶,他们就让二个刑事犯按着我。我用力甩开她们,不接受他们对我的迫害,并告诉恶警:你们这是助纣为虐,干着坏事。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被我给吓住,恶警们退了出去。

从进看守所的第二天开始,管教、所长轮番找我谈话,目的想弄清我的姓名、地址和让我吃饭。有时还拿来那些叛徒们写的材料给我念。我一概抵制,心底时时发出正念窒息邪恶。一恶警上来一脚把我从凳子上踹到地上,我毫不理睬,继续发着正念。几天过去了,他们没达到目的。一天中午所里决定:我若还不吃饭,管我们号的管教及号里的刑事犯都不能吃。这也是他们最邪恶的一招。常人都来劝我,我向她们说明不让你们吃饭的不是我,是江XX政府。是他们对你们的迫害。有些人听后也能理解我。这一招他们仍没有达到目的。

一天所长把我找去跟我谈了很多关心的话。还说这里的饭你不吃,我们可以拉你到外边去吃。有的管教从家里拿来吃的劝我吃,我一概拒绝,不为其所动。我知道无论他们怎样表现的“善心、好意”都是伪善,最终是要达到他们瓦解你对大法的正信、正念的目的,想毁掉你,所以都是邪恶的。

在后些天的绝食中有时人的欲望上来感到很渴,觉得能喝上一口水也是幸福的。一到这时我就想起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过神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我认准的路也一定要走到底,再难的关也要闯过去。

一天上午管教们把我弄到一个会议室里找来一帮叛徒向我灌输邪悟。我连发正念,窒息邪恶,他们见我无漏可钻,都退了出去。在我绝食的第19天夜里,他们把我放了出来,我又回到正法的行列中来。

可是我回来后不到2个月,7月19日的半夜12点左右,我居住地派出所的三名警察闯入我的家中,强行将我带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把我送到萨区拘留所。我认识到这是邪恶旧势力对我的又一次迫害。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 对于他们的非法拘留,我又开始绝食抗议。到第五天时他们开始给我灌食,我坚决不从。拘留所的干警蜂拥而上,把我从号里的大铺拖到了地上,又拖了出去,按在一个椅子上,由于我不配合他们,一恶警气急败坏地骂我还给了我两个嘴巴。我开始发正念:他们都是邪恶的,邪恶给我的东西我不要,并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由于我发正念时很纯,第一次灌食他们一滴也没灌进去,就给我放了回来。以后每天灌食,我都发正念,灌进去的大部分我都能吐出来。为了不让我往外吐,每次灌食时都用毛巾把我的嘴堵住。怕我把管吐出来,就用手捏住我的脖子。我感到每天灌食都是在闯生死关。我时刻用正念坚定自己:我是金刚不破伟大的神,谁也动不了我。这邪恶之地我一定能冲出去。

在我绝食35天时和其他4位同修一起被送往黑龙江省戒毒所。我们一路发正念:我们不能被劳教,那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我们不承认,一定绝食到底。结果到戒毒所,我们同去的5个人由于身体不合格,送回来4人。回来后第二天我们全部释放。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的洪大慈悲,由于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冲破旧势力的一次次邪恶安排,闯过一道道生死关。

同修们让我们时刻坚定正念,摆脱旧势力的邪恶生命套在我们身上的枷锁,主动窒息邪恶,尽快从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等非法关押我们的魔窟中堂堂正正走出来,汇入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