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人类的变异观念:从我们身边的亲人做起


【明慧网2001年10月30日】在讲清真相中,我们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问题。心态要正是必须做到的;另一方面,常人之所以对大法有很多的误解,很多时候是因为人变异了的观念造成的。我想如果我们能够从身边的人,特别是家人做起,改变他们的变异观念,那么在讲清真相中许多问题可能都会迎刃而解。而且,我认为讲清真相也是为了破除常人变异了的观念,使他们本性的一面得以显露。

常人带有的变异观念,在生活中事事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如果我们善于把握机会,从生活中的小事、见到的现象入手,特别是在他们对某件事情感到不满时,象与朋友聊天一样,给他们指出这些都是人类变异观念造成的,他们可能会容易接受。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把讲清真相放到生活中的每时每刻,而不是划分时间,什么时候是跟家人讲清真相,别的时候就不是。其实,佛法可以破一切谜,“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论语》)

常人现在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变异了的观念,在无知中造业。作为在我们身边的人,他们有缘分在我们身边,那么我们就有责任,对他们更久远的生命负责。当他们在生活中造业而不自知时,我们至少应该告诉他们这是错的以及为什么是错的,而不应该划分什么是大业,什么是小业,对亲朋好友对大法造的业去纠正了,而对生活中的小事体现出的变异观念不去指出,一笑了之:他们是常人。

在国内时,九九年七二二以后,家人反应激烈。我认识到是因为自己长期以来对家人不能做到真正善意地为他们着想,看到不足之处也没有及时指出。因此,下决心从丈夫做起,从倒垃圾这样的小事开始到婚姻这样的大事,告诉他一个人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标准。虽然当时他可能做不到,但是他开始知道正确的应该是怎么做,而且看得出来他也在努力去做。慢慢地,我发现他开始把他工作中遇到的矛盾告诉我,希望我能帮他从法上分析应该怎么做。有时他也坦言做不到,但我看到他在变。变化最突出的是他对大法的态度,从不相信到支持我。出国后,加上别的方面因素的促进,他终于得法。在与家人的交谈中,我发现大法赋予了我们智慧,常人中的事情回头一看一目了然。人在迷中,有许多东西他们自己也感到很糊涂。经常给他们分析,慢慢地他们会很愿意听。而且在遇到理不清头绪的事时,他们还会主动听取你的意见,这时只要我们抓住机会,他们的变化就在一点一滴中。在此过程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之处。比如,有时只注重具体事情能否顺利进行,认为告诉他肯定会受到阻挠,为了减少麻烦,少废口舌,就瞒着他去做一些事,或者先斩后奏,而不是把这件事当作改变他的观念的好机会。总之,讲清真相不只是救度世人,也是我们自身的修炼过程。

《转法轮》中,师父多次提到“负责任”。在“谁炼功谁得功”这一问题中提到,在其它法门中都是度副元神,为什么度副元神呢?因为“人实在太难悟”,“所以人家想了:我何必度你主元神呢,他也是你,我度他不一样吗?(《转法轮》)”,“可是它却对人不公(《在纽约讲法》)”。以前对神为什么还要做对人不公平的事不很理解。有一天,我悟到是因为神的变异。因为他有义务有能力去度人,可是他却不愿去尽到一个神应尽的责任,挑轻避重。《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中,师父明确指出:“我还发现人类发生变异是因为在很高层次上有相当高的物质发生了变异造成的,而这种变异的东西相当地顽固。在人这儿它直接的表现形式是和现在的年轻人那种表面行为有关,不负责任、吊儿郎当、为所欲为、……”。我意识到了我生命中的变异:怕麻烦,看不到希望就不想去做。其实,就是不想负起正法弟子的责任,总想做一些既有成效又不费劲的事。讲清真相中,遇到理解的多说几句,不理解的就不想去说了。这和过去神度副元神有什么差异呢?那么当家人对我们不理解时,我们不能以一副无可奈何的态度来处理事情,而要扪心自问,在与家人共处的时候,我们是否尽到了一个正法弟子的责任?他们能够与我们共处就是他们的缘分,我们能对世人慈悲,那为什么就不能对家人慈悲呢?他们也是世人,救度他们可能也是我们自身修炼中的一部分。当我们回避这一问题时,除了情之外,是否还有自己变异的观念呢?而且他们对于正法的态度都或多或少对弟子正法有一定的影响。因此,我认为在我们救度世人的时候,千万别忽视了自己身边的亲人。

以上为个人体悟,抛砖引玉,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