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行能行”(上)


【明慧网2001年10月5日】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从得法到现在已将近两年,当我回顾两年来的修炼之路,发现师父给我太多了,真是从里到外改造了我。我想谈一谈我在家庭中所过的关,与同修互相借鉴切磋。

走出来

刚开始我是自己到书店买书、买教功带在家中独自修炼,在得法之初我就深信师父的法理,惊讶佩服于师父毫不保留的传授心法,也常常庆幸于自己身逢大法洪传之时,我常想到师父说“佛法修炼要勇猛精进”,所以我以此鼓励自己不可松懈,遇到矛盾冲突时也总能在学法中看到事情的因由或醒悟到师父要我去掉的心,虽然我几乎没有感觉过神通、功能,可是我却是一次次深深的震撼于法理中的真实,我只觉得看不看得见都没有影响我的信心。

当我悟到自己多么幸运时,我真想让每一个人都能知道法轮大法的好,因此我买了好多书送人,亲戚、朋友、同事、家人、邻居,甚至路上遇到的人我都很热心的洪法,先生看在眼里,他真的觉得我改变太大了,所以他小心翼翼、谨慎的过滤我的言行,深怕我被骗了,当然他也一直观望没有修炼,这对我来说实在是深深的痛(现在想来,这不正是我没去掉的执著心吗?),因此有一段时间家庭的考验接踵而来,让我苦不堪言。

记得修炼半年后有一次学法时看到师父说:“你只要没有圆满,你都得出来炼功。”(《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心里就特别惦记着,之后便看到明慧网的文章写着一对母女坚持在大风雨中仍来到炼功场上炼功的心情,于是我决定要出去晨炼,但两个半夜醒来会哭着找妈妈、还在包尿片的幼子实在让我不放心,后来我悟到我被自己的观念障碍了,于是我先与孩子讲明如果早上起来没看到我,是因为妈妈去炼功,晚点就回来。我没想到孩子真的听得懂,从此也改善了以往起床就哭的情形。先生那边就时好时坏了,也真如师父说的“我们有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炼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别的事情,他还不管。你说你打打麻将怎么耽误时间,他也不高兴,可是不像炼功那样。你炼功也惹不着他,锻炼身体,又不影响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炼功,他就跟你连摔带打。有人因为炼功,两口子干得都要离婚了。很多人都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过后你问问他:我炼功你咋生那么大气呀?他说不出来啥,真说不出来啥:是呀,我也不应该生那么大气啊,那时就是发那么大的火。其实是怎么回事?在炼功的同时,业力要转化,不失者不得,失的还是坏东西,你得付出。 ”(《转法轮》第四讲)

过情关

亚洲国际心得交流会要在台北举行时,我真的很期待,期待着能见到师父、期待着能与世界各国的同修交流、精进,也许,因为自己的心态不纯,所以先生极力反对,甚至用离婚要胁我与我的父母,我暗暗下定决心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我,我整理好了行李。那几分钟的“走”与“不走”,真是要把我撕裂了。就在那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坚决是为了自己、是自私的,并没有师父法中所说的「无私无我」的境界(那时,我没有了解到开法会的意义),所以我悲伤的留下来了,而接踵而来的压力就快把我窒息了,全家人围攻我要我放弃修炼,爸爸妈妈哭着求我、先生气急败坏的骂尽难听的话、公公婆婆也是围着我劝说到半夜、兄弟姊妹则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与我谈,苦到极点了好像没感觉了。最后,我安静的告诉他们:我没有做坏事,不要为我难过,法轮功是最好的,我不可能放弃。他们就不再说了。后来爸爸变成最支持我的人、妈妈却跟我一起修炼了、其他家人虽然仍在观望,但法轮大法却让他们深深震撼。说到我先生则是无可奈何地不管我修炼了。

正法

今年,七月二十日为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及追悼两百多位被迫害致死的大陆同修,我们齐聚台北大安森林公园举行烛光晚会,这次我先生又再一次极力阻扰,我在心态上却有很大的改变,我没有想到自己,但我却很清楚大法弟子的任务是正法,我平静的做了该做的事,师父说:“冷静下来,你们走了自己应该走的路,不需要人用什么语言来表白、说自己认识得如何,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能够在大法中走到今天,你的行动已经证实了你要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走的路。所有能够走过来的弟子,都是伟大的,都了不起。”(《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在这次过关中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旧势力对正法的阻碍,师父说:“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它们才变得非常强硬,它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它们才敢对大法不敬。那么这里边又体现出一个问题。在世上除了邪恶之徒之外有许多世人是无辜的,是在这种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的宣传中被蒙蔽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