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帮我冲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1年10月9日】入夏以来,我地区邪恶的洗脑班由市到县相继开办。8月15日上午11点多有人敲门,孩子一看是单位的司机,就去开门,这时才发现司机后面跟了好几个便衣和办事处的人,他们一起闯了进来。

办事处主管法轮功的主任对我说,你去学习几天。我说我不去,学什么?!做好人往哪转化?!修“真、善、忍”往哪转化?!我开始发正念,这时一便衣上前说,你穿上衣服跟我们走。我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对你们生命的未来没有好处,况且我孩子没人照顾,她还有病,你可以向上级请示”。便衣却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也是吃人家这碗饭呀,你快跟我们走,要不我们就动手了”。我继续立掌除恶。他们看我不动,也不顾家中当时吓得一直躲在厕所没出来只有14岁的女孩,三、四个人把我抬上就走。从我家三楼抬到车上,又抬到二楼的洗脑班,一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到了洗脑班,我立即坐到地上立掌发正念除恶,并以绝食抗议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时一邪恶之徒从背后把我提起扔到床上,我又从床上下来,仍坐在地上立掌发正念。在他们谈话中有污蔑师父的言论时,我立即警告他不许污蔑我师父,在这正法时期,每一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你们这样做,你们的生命不危险吗?同时我加念师父的口诀“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念着念着,我泪流不止,流湿了衣服,流湿了地毯,口诀也念得既有节奏又和善。有人看到后不解的说,她炼功还哭呢。后来我告诉他们,因为我知道当法正过来的时候,头脑中装有大法不好思想的生命,都要被淘汰的,你们迷得太深了。

绝食第二天,身体就有些难受,我索性就躺着不起来。第三天上午,女帮教进来对我说,你得知道这里的守则。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当她念守则时,我就心发正念,即使我进了洗脑班,我也不看不听,并在心里默念师父的口诀。她说你听着,你嘴里别嘟囔了。但我睁开眼时,也不知道她走了多久了。

在绝食期间,我滴水不沾,嘴上的皮暴起了一层又一层。他们说你这是自残,你们师父也没有叫你们自残呀。我回答说,这不是自残,这是你们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又说你死了这个心吧,你以为绝食就能出去吗?我说:“人什么时候说了算过?大法是超常的,大法能制约一切。”就在我绝食的第六天,师父借别人的嘴点化我说,你是不是难受了?我给你叫大夫去。我悟到后顺应地点点头,心想是该停止邪恶对我的迫害,主动铲除邪恶的时候了,我要马上从这里冲出去,外面的功友还等着我,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还在等着我。大夫来了号完脉量了血压,二话没说就出去了,下午就通知家属领人。就这样在师父的帮助下,我顺利地冲出了洗脑班。

在这六天里,我一刻也没有放弃争取我的自由,一刻也没有停止对邪恶的铲除,时时保持清醒的主意识,不让邪魔有任何空子可钻。通过这件事,我真正体悟到,师父只要弟子一颗心,只要坚信大法,邪恶真的什么也不是。又一次感悟师父太慈悲了,弟子几乎没吃什么苦,却得到许多许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