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浪中正法,在正法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已流浪在外八个多月,碾转于二个省、二个市、七个县,数不清多少个村屯。我牢记大法弟子的责任。“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走到哪,正法到哪,救度世人到哪。

1、 跟上正法进程,去掉根本执著

2000年春节前,市公安局通知我去参加洗脑班。我想师父叫我们“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我开始离家出走。开始因为我有怕心,躲在亲戚家,爱人经常打电话说:邪恶的警察一天七、八次到家中干扰,向他要人,不交人就要带他去公安局。我家楼下各路口一天24小时有便衣监视,搞得四邻不安。邪恶还去我单位骚扰,让单位出人、出车、出钱去抓我。师父说:“心里越怕,邪恶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没过几天,爱人又来电话告诉我:快离开亲戚家,到别处躲一躲。于是我去爱人战友家。哪想到他家知道全市通缉抓我,大人都躲了,孩子不让我进屋。十冬腊月的北方,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好冷啊!我去哪里呢?回亲戚家我又不认路,就这样我在马路上徘徊,行人都在看我,警车一个劲地过。我不能总在马路上站着呀,那样会冻僵的。我只好叫一辆出租车瞎走。说来也怪,司机也不问我去哪,竟把我拉到亲戚家门口站下了。当时我那种心情真是悲喜交加,无以言表,是师父给我找到了亲戚家。“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转法轮》119页)

师父说:“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理性》)我开始静心用法来衡量自己。——这段时间,我学法放松了,功也不坚持炼了。自己是在躲难,不是在修炼。怕心越重,邪恶对家人,对单位干扰越大,他们都在为我痛苦地承受。我这不是自私吗?是放松自己滋养了邪魔,是自己执著心不放造成的。师父说:“因为旧势力的目的就是破坏,学员有很强烈的执著时、严格地说那时的行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现、是感情带动下的行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恶才会出现。”(《理性》)

小妹告诉我她做个梦,梦中看我飞得很高,不知怎么就往下掉。她看我快悼到大树尖时,她把我接住,然后她带我往高飞。她不修炼怎能带我飞呢?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我迟迟不放这颗心,才点化小妹告诉我,让我赶快跟上正法进程别掉队。“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去掉根本的执著,心里真的自明了。我全身心又重新投入到正法中来。

2、 到农村去收集可救度的有缘人

我所在的城市,大法弟子较多,洪法达到了家喻户晓。以前我就想到偏远农村去证实大法,这次正是机会。

三月初,我离开大城市,到外省千里之外的农村,找到了大法弟子,我与他们交流。得知他们证实大法只是刚开始,少数几个人在做讲真象工作,大法真象材料太缺少,经文也不能及时看到。怎么办?师父说:“碰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你们都靠自己的思考、自己做出的决定走过来了。”(《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我一方面向他们介绍正法进程,城里正法情况;一方面决定马上和我城里的同修联系,回去取材料,让农村学员尽快投入正法洪流。

我踏上往返城乡的列车,实现自己对师尊的诺言,开始列车路过自己家门时,我只能看不能进,有点心酸,但一想到古时大禹治水几次路过家门不进家时,就对自己说,他是为人暂时的安全。我呢,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是为了人们生命的永远安全。情干扰不了正法弟子的心,正法才是我的职责。

有一次列车刚出站不远,车警叫旅客把提包都打开检查。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我的提包装的都是大法真象材料,不能让他们查到,农村急需。正念在我心中坚如磐石,邪魔的干扰也随之化掉。听说全列车只有我坐的这节车箱没翻包。就这样我往返几次运送资料,召开几次法会。通过交流,大家悟到,以前正法工作做得不够,是因为没有完全跳出人的观念,被人的观念制约着。以前不敢动的,对正法认识不清的学员被带动起来了。有时真象材料不及时,学员们各自发挥大法赋予的智慧,用油漆喷字,用粉笔写,写成纸条、横幅、条幅到各乡村屯去贴、挂,有效地抑制了当地的邪恶,使群众知道了真象。有的警察知道了真相,不但不干扰我们,还给学员通风报信,使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不能得逞;许多老百姓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最好最善的好人;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中走向成熟。

5月30日,我们在江边召开了法会,有二省二县七个乡七、八十名大法弟子参加,大家看着干旱的江水断了流,禾苗枯萎,心里在呼喊:“世人啊,快醒悟吧!”刚开上会,天下起了小雨,我们发正念让天等我们开完会再下雨,雨停了。开了一个小时,天又下上了雨,大家都淋湿了。我们又发正念。开了四个小时法会,下了三阵雨,我们发了三次正念,一直坚持开完。散会后,等我们刚到住地,天下起了大雨,整整下了一夜。地下透了,禾苗抬起了头,农民乐得合不上嘴。当地学员说,这是今年下的第一场雨。这次法会,通过学法交流,大家对走出来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有了正确认识,都投入正法洪流。缺少材料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7月初,为了更有效地铲除邪恶,我买了大批彩绸和油漆,在农村同修家写出七、八百条横幅、条幅,准备7.20时在四个乡使用。7月14日晚11点,我们决定男学员挂横幅和条幅,我们女学员去乡镇散发资料、贴传单。那几天是邪恶定的“敏感”日。我们发正念铲除它,不承认它。警车昼夜吼叫,大法弟子闯关震邪。恶警们搜巡后刚进屋休息,屋里外面灯火通亮,我们几位大法弟子不但大街小巷贴满了条幅,就连派出所门前也贴上了条幅。天亮前学员全部撤回,有效地打击了邪恶的嚣张气焰,窒息了邪恶,达到了证实大法的目的。

事后,我和同修老王在返回的途中,车刚到某镇停下,一个便衣站在车外和老王讲话,另一个穿警服的人也上车和老王讲话,老王和他下车走了。这一切的发生,我以为他们认识在说话,没往心里想,头脑一片空白,眼睛只是向车外观景。不一会儿,车下的便衣上车问老王座位上的提包是谁的。我仍在观景。车中一名乘客问干什么?便衣说:“炼法轮功的!”他同时抬手举起昨晚我们贴的条幅。我这才猛醒悟:老王被抓了,我的责任是保护提包材料。这时便衣又拿起提包问是谁的?(怀疑是老王的)我从后排座位上站起来平静地说:“是我的。”便衣看我好大一会儿,告诉另一个警察那包不是老王的。车开走了,同修也被带走了。我心里很内疚。我怎么没保护好同修呢?我一路发正念,打入同修的脑中,窒息邪恶,脱离魔爪。我一路看到路两边的庄稼旱得枯黄了,我流泪了。“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法正》)世人啊!醒一醒吧!不要再听信江贼的谎言,残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了,如果再不悟,江贼带给你们的灾难将无止境。农民靠的是庄稼,颗粒不收吃什么?我们证实大法的那几个乡庄稼长得非常好。

第三天老王安然走出魔窟,与我在另一同修家相见。他在邪恶面前显示出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邪恶给他照像,他发正念“照不上”,照像机立刻坏了。

有一同修告诉我说她看了一篇所谓的“经文”后,心里难受,拿出来让我看。我一看,文章没有日期,没有明慧网字样,没有正规格式,怎么会是师父的经文呢?一看就是假的。我说你难道还不悟吗?追问她从哪弄来的?传播几个乡?多少人受害?挖其根源铲除它。她告诉我是从乡村一个教师那里弄来的。我找到这名教师,和她谈了两天,得知假经文的来源,有多少学员受毒害。主要是学员法学的少,思想还停留在人的观念中,分不清真假是非是很危险的。师父说:“你们无论执著什么,它们就叫邪恶之徒造什么谣。甚至你们担心大法被破坏,他们就制造假经文。”(《走向圆满》)。通过学法交流,那位教师明白了,马上收集发出去的假经文毁掉,把传播根源挖出彻底铲除。

八月中旬,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发表后,我们进一步明确了自己的责任。一个同修告诉我,江北某县十分邪恶,有几个镇没有大法学员,老百姓不明白真象。我和同修们一商量准备过江去正法。一天,我们八个同修租了一台车去江北四个镇,挂横幅400多条,撒真象材料4000多份,整整干了一宿,天亮前我们渡江回到住地。后来听江北的群众说:“法轮功真神了,从天降。”

3、 不放弃亲戚,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人

我每次到亲戚家,都给他们一些真象材料看。通过几次向他们讲清真象,他们对大法弟子受迫害有了同情感,有时也帮我出去发资料或领路。而他们看了电视污蔑大法造谣后,由晴转阴,对我冷言冷语。我无论怎么努力去做,都打动不了他们那颗被江泽民集团欺骗的心,不想让我在他家住了。我出去发资料也反对了。说我是精神病,有班不上,好日子不过,年纪一把了还整天东跑西颠,吃那么多苦,花那么多的钱,抛家舍业的值得吗?背井离乡为什么?我和他们讲:是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坚定大法弟子的信念,为了铲除邪恶编造的谎言,为了摆放你们对大法信与不信的那一念,为了救度你们生命的永远不被销毁。这一说他们更火了,胡言乱语了一通。我一听这不是邪恶才能讲的吗?一定是邪恶的谣言使他们受蒙蔽了,他们才敢这样对师尊不敬,对我不公,对大法不信任。师父讲:“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它们才变得非常强硬,它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它们才敢对大法不敬。”(《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干扰他们的魔。并向内找,觉得自己在对他们一些问题上还没有站在法上处理,还被人的情带动。于是,我站在法上纠正自己的做法和心态,告诉他们,我虽然被邪恶迫害流落在外,但我活得高尚无比坦荡,心中明亮。而你们呢,整天就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自私自利,为了一点小利争争斗斗,你们活得最累了。你们连人起码的良心都没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致死,你们没有一点正义感,我向你们讲大法是度人的,是正法,你们不听,却信邪恶造谣。还恶言诽谤大法,对师尊出言不逊,对我恶言中伤。没有师尊的大法传出,没有大法弟子在邪恶魔难前的承受,你们是不配有今天的环境,你们的人身、灵魂都不知在哪里了。我是你们的一奶同胞你们都怕,你们真的无知可怜,如果这样下去你们真的不配再做人了。

我坚定正信挽救他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妹妹哭了。她说:“姐,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怕你叫坏人抓去受罪,我是看你受苦心难受。”我的亲戚由开始不理解我,到同情我。现在他们渐渐地明白了我所做的事,不再干扰了。他们现在盼我去给他们讲法轮功的事,都开始关心法轮功了。

4、 正一切不正的,真正溶入法中

现在是正法的最后时期,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时时刻刻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思想中的念头、观念、自身的,身外的,周围一切不正的人、物、景,都需要我们用法来衡量,正一切不正的。

一次,路过某大街正在盖楼。前边的招牌用的是气球式半圆型拱门,门旁站着一个用气球制成的怪人,长腿、长胳膊、小脑袋,风一吹,晃来晃去,张牙舞爪,像魔鬼一样。现在的人变异的观念把丑恶的形象当成显示威风的一种象征,还觉得好看,多可悲呀!我马上发正念铲除它。第二天一看还在。我加大意念铲除它,再去一看除掉了。

我去亲戚家,发现他们每顿都有剩饭菜,吃不了就扔掉。开始我不让他们扔,自己打扫剩饭菜。他们耻笑我。他们不知浪费是犯罪,是变异的行为,反而把浪费当成了自豪,把勤俭当成了可耻。他们这种不正的思想观念,必须正过来。以后我做饭时,少做饭菜。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多做点?我说做多了吃不了还得扔,浪费是在造业。他们不理解。我把法理告诉他们。师父说:“万物都是为人而生,为人而灭。”它们也有生命,你不能无辜地伤害它。“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我们不能有意伤害生灵。”(《转法轮》233页)你们这样多做饭菜,吃不了就扔掉,就是在造孽。他们懂得了自己的行为是变异观念,珍惜万物是善的体现,不再扔饭菜了。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真正把自己溶入法中,在当前的情况下应该是积极主动地正法。正法的行为直接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实践自己的誓约,充实自己的世界。在正法进程中,如果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每分每秒地严格要求自己,就能走好每一步。法正人间的时刻已向我们招手,邪恶的黑暗即将过去,黎明的曙光就在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