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洪法救众生 天安门正法显神威


【明慧网2001年11月1日】编者:本文中的女同修,50多岁,四次进京正法,2000年12月25日、2001年3月7日、7月20日及10月11日。第一次被抓后放回;第二次被抓后打一顿放回;第三次被关40多天后脱身;最近一次凭正念当天去当天回!以下是她自己的记述。

(一)

2001年7月20日,江泽民迫害大法已两年了。“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恶对法的迫害。 ”(《忍无可忍》),我要到北京除恶。于是我带着横幅7月20日来到天安门广场,正赶上外地参观。我迅速打开横幅高喊“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参观的人都被震住了,这时恶警把我连拉带拽地上了警车,带到分局又送到西城区看守所。

看守所每个监室内有十几人,每屋都有大法弟子。我们屋4名大法弟子,我们公开炼功,后把她们带走,把我链上(手和脚都铐在一起,站不起来),我就绝食抗议。监室里的犯人有的人帮我擦身子,有的帮我上厕所。原来我把她们当坏人,通过和她们接触我发现她们很诚实。这时我想起师父的经文“而有的人本来不错只是偶尔地干了错事,此人不一定是坏人,那么到底怎样理解好人与坏人呢?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溶于法中》),我就开始向她们洪法。后来又关进一位发资料的北京大法弟子,我们一起向她们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使她们知道了电视都在造谣蒙蔽众生。又告诉了她们我们师父对好坏人的看法,她们都很感动:原来你们师父这么理解人哪!你们师父是救人的,法轮功这么好,我们也要炼,出去就找书看!有的犯人替我们鸣冤,在预审时对预审员说:“炼法轮功有什么罪?你们也抓人家”;有的人当时就学炼。因为我们绝食,恶警不得不把链子去掉,我们又开始了炼功。我们还把《洪吟》和一部分经文抄下来给同室的人看,监室的号长和她的助手(管纪律的)一看到《洪吟》和经文后,她们说真好,都是实实在在的话。她们不但认真的学而且还在背,全屋的人在她们的带动下都学起来。号长的助手对我说:大姐我睡觉时字往我脑子里钻。我说这真好。我还告诉她:我在做这件事情时有一念就是破开障碍你得法的壳把不好的东西倒出去,装进好东西,装进法,你也愿意学愿意往大脑里装,所以就出现这种状态,这状态好。她很高兴,每天都在学,还告诉我说大姐我都会背了。后来我们监室每来一个人,号长就告诉她:我们这监室是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希望大家都做好。当我们夸号长做得对时,她高兴地说:因为我们监室里有阳光(指大法)嘛!

我们两位大法弟子每天多次发正念,上午打坐洪法,下午洪法,晚饭后炼功。监室里的环境被我们正过来了。监室里十五、六个人全部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有一次我们正在炼功,管教发现了,她制止我们不听,管教就叫号里所有人制止我们,号里人也不动,她又说罚号长一晚不让睡觉,号长也不制止我们,管教没法就叫全号人坐板跪坐到夜里2:30,号里所有人都不听管教的。她没法子了只好散板,我们胜利了,大家都很高兴。

“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洪吟》“新生”),法轮大法又救了十几条生命。

(二)

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正法,这每时每刻都震撼着我的心肺,我还要以纯正的正念进京正法,有一种非常强大的责任感。2001年10月11日下午2:30我又一次来到北京,坐上公交车3点到了天安门。一路上正念清除邪恶。下车后看到马路两侧、天安门广场和金水桥到处都有警察、警车、巡警,特别是巡警,三两成群地来回游动。当我来到金水桥西侧时巡警们都散开了,有的进了地道,我想这是正念的威力把他们赶走了,这时我迅速打开横幅――“法轮大法好!”这时就觉得这天地是我的,我顶天立地!用灭尽一切邪恶之势的声音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这时有一警察笑着向我跑来,我脑子马上发出正念决不能被邪恶带走,心里默念师父赋予我们除恶的法宝,那警察也不追了,这时正好来了公交车,我上了车,3:30分到了西客站,顺利返回。

另外在火车站进出站时都查身份证,可到我这儿他连问也不问很轻松地回来了。就有那么一种感觉看人就象站在山上向下看一样,邪恶太渺小了,什么也不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