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得法的少年给哥哥姐姐的信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递交者按:一个少年在劳教所因和大法弟子接触而得法。下面是他从狱中写来的信。]

哥、姐:

提笔祝你们平安,好长时间没有跟你们写信,不知道你们可好,心里非常想念你们。我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知道,虽然他们不让我接触大法,但李老师的形象和老师所讲的法都牢牢地印在我的心里,无法动摇了。我现在想,我们不必去看别人怎么做,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认为是好的,可以接受的,就要充满信心地去干,不必听别人的谗言,也不要害怕恶魔的棍棒和铁窗以及一切的困难。只要自己有信心、诚心能够经得住种种考验,我想会达到自己的境界的。当然,最关键的是老师和老师所讲的法。如果没有老师传法来度我们,我们就永远不可能修成的。

哥,不知道你现在还记得吗?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做了一个梦。梦见恶魔抓了好多大法弟子,要杀我们。我跟你讲后,你问我害怕不害怕,我说“现在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我们只要顶着压力,征服困难,勇往直前,才能看到曙光”。当你第一次问我“你想不想炼法轮功?”当我从嘴里说出“我炼”这两个字之后,心情特别激动,这正是我所追求的东西,这两个字可不是信口开河乱说的,从一说出来后,我就把自己当做一个大法弟子了,就坚定了吃苦的决心,对大法充满了信心。可不能像一些信心不坚定、毫无主见的人经不住考验,去不掉执著心,听别人的话,别人让他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一定要坚定自己的选择,不畏一切困难,做到始终如一,坚信大法。

我在这里每当有困难的时候,就有一个信念支持着我。这就是:“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所有的困难都拦不住我们”。哥,那本书他们收走之后,我很痛心。没有了这本书,我就不知道更深一层的法。现在觉得对大法了解得太少了,又没有办法接触大法,真的不知怎么办。

哥,我如果有什么事,我会跟你们说。请你们不必为我担心,我会给你们写信的。

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弟(2001年3月15日)


哥、姐:你们好!

见信如见面。这么长时间没有跟你们写信,也没有机会跟你们打电话,不知道你们可好?心里非常惦记你们。我以后如果有机会跟你们打电话,你们能把你们的情况介绍一下好吗?

哥,自从正月天安门那件事后,他们又找借口抓了很多人吧。我虽然不能到外面看到他们的丑恶行为,但从他们这一段时间内疯狂似地到处抓人(从正月到现在,抓到我们这里的大法弟子就有一百多人),就可以想到外面的形势一定很严峻。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大法弘扬,但大法这一神圣的信念,早已印入我们的心里,不会因为他们的阻挠甚至更大的困难而屈服。不管他们想利用权力怎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目标与信念是不会改变的。

自从我接触大法到修炼大法后,这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变得愉快了。没得法以前,跟常人一样,追求名利,活着就终日为名利去争、奋斗,满脑子为这些东西占据,一点高兴的时候都没有。得法后,名利对我都不重要了,摆脱了名利心,心胸一下就变得特别宽广。大法那高深的理和正确的目标,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只有有幸修炼大法,人生才有意义、有价值。那些追求名利的人真的是一点意义也没有。把自己的人生白白地耽误了。让权势占据自己,整个脑袋里都装满这些污秽的东西,为这些东西而争而斗,真的是太不值了。为了金钱,失去了一切机会,丧失本性,现代人大多数已经做了这些污秽的东西的俘虏。为了大法放下欲望和一切不好的东西,到时候人就不可能是这样的人,那时的世界一定是非常美丽的。

现在大法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可是我对大法了解还不够,许多问题还只知道最基本的概念,对详细的法理还不太了解。有些问题说不服别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更精深的法理。

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弟(2001年3月26日)


哥、姐:你们好!

我现在不能亲眼目睹外面的恶魔是多么残酷的阻止大法的弘扬、迫害大法弟子,仅这里恶魔所表现出来的一些丑恶嘴脸、卑鄙的行径,就能想到外面的形势肯定很严峻。你们在外面能坚持自己的立场一定很不容易。

哥、姐,你们在外面千万别相信恶魔的甜言蜜语,上了他们的当。我们这里发生好多事,我列举一、二件,你就知道他们是怎样的对待大法弟子的,也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本来面目。

今天吃晚饭(4月7日)这些恶魔又打大法弟子了。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他们连头发都白了的老太太都打。一个二十多岁的坏家伙把老太太一脚踢倒了,摔在地上跌了好几个跟头。他们好多人都纷纷出手,显示自己,觉得好威风。这件事情让这里劳教的人没有一个不感到震惊、愤怒,连干小偷小摸的人都愤怒。你们想一想,那个场面有多么残酷,而那位老太太却跟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让我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听了之后真的很受感动,一位老太太,在受到这样残酷的折磨之后,还有这么高的心性,坚持真理,与那些恶魔、那种丧失本性的行为是有多么大的区别!恶魔那种丑恶形貌一暴露出来,是多么狰狞。而大法弟子显得那么坚强、善良。

哥,修炼的过程是不是与魔作斗争的过程?我认为只有同魔作斗争,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决心,这个过程就决定一个人能否修成,是吗?你下次和我打电话,告诉一下我这个问题,行吗?好了,这次就谈到这儿吧。下次有什么事再谈。

祝:你们平安,愉快。

弟(2001年4月7日)


哥、姐:你们好!

哥、姐,很抱歉这么长时间没有和你们写信,不知道你们现在好吗?外面的情况还好吗?哥,那些坏人还找你的麻烦没有?在现在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多注意一点自己的安危。

哥,我们这里有的警察可坏了。他们总是折磨这里的大法弟子。在这里,他们那惨无人道的暴行彻底暴露在人们眼前,大多数人对他们这种行为都很愤慨。现在他们根本不讲理,他们所讲的“理”就是拳脚、手铐和那些恶毒的语言。但大法弟子对他们那蛮横无理的行为态度,与他们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是有多么大的区别。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坚强不屈的意志真让人感动、敬佩。

哥,我们对那些坏透顶的人越慈悲,他们就越残暴,以为大法弟子软弱可欺。这两天我们这里下大雨,那些坏家伙竟然把大法弟子铐在外面淋了两天两夜。昨天晚上十二点多,我从窗户里看到外面的大法弟子时,心里很难受。他们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条件下,毫不退却、坚定立场。看到后心里既感动又伤心。这些大法弟子当中,还有白发苍苍的老奶奶。那些坏家伙这样折磨他们,是不是太惨无人道了!我们对这样坏的人还能慈悲吗?还要继续忍下去吗?难道还要让我们眼睁睁看着恶魔去污辱和折磨其他的大法弟子吗?

哥,也许这只是我从一个常人的观点上看待这件事。但这些家伙切切实实太坏了。他们的行为太残暴了,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又怎么会怕这一点小小的困难。他们越残暴,大法弟子就会更坚强,就算为大法死也毫不犹豫。但有时觉得总是默默的忍受那些坏家伙的气,让那些坏家伙为所欲为,是不是太没用了。

哥,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是怎样的。你在外面可以经常看到李老师的经文,比我知道的东西多,一定有更全面的看法。哥,下次我和你打电话,你能和我讲一下这个问题吗?

致敬

祝哥、姐工作愉快。

弟(2001年6月16日)


哥、姐:你们好!

这么长时间没和你们打电话,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但愿李老师保佑你们平平安安。哥,这次我想向你问一个问题,是不是只要是修炼大法的人,对恶魔的种种暴行都应毫无条件的去忍受?不论他们干什么样的坏事,多么蛮横、不讲理,我们都要用沉默对待这一切吗?还是应该制止他们干坏事?帮助他们,让他们改邪归正,重返善良的本性?

哥,我们这里的警察对待大法弟子比以前更残暴了。他们从前打大法弟子还要避一下,没有公开。现在他们是公开打,公开骂,打得更厉害,手段更恶毒,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他们今天上午有几个二十多岁的警察打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大法弟子,几个人使劲用脚踢,踢倒了还踢几十脚,直踢到那位女大法弟子不能动弹。下午下大雨,他们又把那些坚强的大法弟子铐到雨下淋。……。

这样的事在这里数不胜数,打、骂已成为家常便饭。现在,恶魔也只能使用武力来维持,因为他们的理在同大法较量中,就显示出他们的理是罪恶、肮脏的东西。他们害怕、不敢承认这个事实,所以他们就不讲理,用武力、用残暴的手段来对待大法弟子。他们妄想这样就可以“转化”大法弟子,可以继续维持他们罪恶、肮脏的理,维护一切罪恶的东西。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人有本性,人的本性是富有正义感的、善良的。对他们那残暴的行为,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对他们恶意的诬蔑,不是相信,而是可笑。笑他们口是心非,笑他们残暴的打大法弟子,还说自己善良,而说大法弟子不善良。你想想,哪有这样的道理?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他们说假话,那么他们的理又怎能让人信服?

哥,他们打大法弟子打得太残暴了,比电视里的法西斯差不多。你们千万别被他们的表面现象迷惑了,别相信他们。信是晚上在床上写的。字写的不好,请原谅。

致敬

祝哥、姐工作愉快。

弟(2001年6月21日)

哥,他们现在是不是到了垂死挣扎的时候才这么残暴?

(注:文中“哥、姐”已设法将目前正法的进程情况(发正念、用正念清除邪恶,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现世现报的例子,等)通知了“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