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去天安门广场而见证了邪恶灭亡前的疯狂


【明慧网2001年11月13日】我于10月份到北京上访,要求给法轮功平反,抱着这个信念我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

那时正是刚刚升完国旗,人特别的多。我想:怎么才能最好的证实法呢?我这么想着,脑中突然有一种想法:回去吧,在这里能有多少人看见你,能有多少人知道事情真相,你能救度多少人?我知道这么想不对,我马上发正念说:不对,我已经向我所在城市所有认识我的人及不认识我的人讲清了真相,正念证实了法,并且我也做了我应该做的,就差来天安门正法了,我绝对不能白来,来天安门证实大法是绝对的对,我不仅要同化法,而且我要参与正法。我这么想着,就已经缓缓走到天安门广场的最中心,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想:师父,我要正法了,全宇宙的生命看着这里有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大法。我默念着正法口诀,快速的拿出准备好的横幅,高高的举过头顶:有缘的人,你一定要看见我的横幅呀。我能多救度一个就多救度一个。接下来的我很平静,脑中一片空白。本性一面在正法。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证实大法,在大法遭难时,用生命卫护大法。或许这就是我写的誓约吧。

接下来是我从来没经历过、也没想到过的事,警车快速的驶了过来。一个武警把我拉住。我被强行带入警车。在警车里一个20多岁的小警察,他用全天下最下流、最肮脏的话侮辱一位女大法弟子,还动手扇嘴巴,我仿佛看见一个披着人皮的野兽。接下来就到了天安门分局。我看见我这辈子没见过的最恐怖的事,一个男警察在一边煽打(带侮辱性)一边用非常流氓(不过分)的语言辱骂这位女大法弟子。接下来就是强行照相,5、6个男恶警拉住一位女大法弟子,揪着她的头发,扇嘴巴,“啪、啪、啪”的声音听的人心惊肉跳。这个女孩子痛苦着叫着。我的心沉了。这难道就是我们首都的警察吗?

接下来,我们就被关进那个最多只能容纳30人的铁笼子,同修们谁也舍不得坐那个只能容纳4个人的椅子,证实大法被抓进来的越来越多,女大法弟子被煽得满脸是手印,头发被揪下来几把。一个男恶警竟把一个女大法弟子三脚踹进铁笼子里来,看着刚刚被打的女大法弟子痛苦的表情,他还笑了!

被非法关押进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最后大家都坐到冰凉的水泥地上。后来又来了很多大法弟子,走廊里打嘴巴声很大,警察就把门给关上了。

后来我被带到北京附近的看守所,在那里我感受了江泽民集团恐怖主义的邪恶。一帮恶警软硬兼施的问话,我一一做答,不说住址。他们就说:打死你也是个无名尸,浇你30盆凉水你什么都说了。

接下来他们把我带到一个监牢里,管教对犯人说:照顾照顾他,不说话。他刚把门关上,8个人上马上上来没头没脸的打我,踢下档,扇嘴巴,用胶鞋踢我不算,换上皮鞋,他们足足往死里打了我6、7个小时,期间把我扒光浇了30多盆凉水。我的呼喊恐怕整个看守所都听见了,女号里也传来打大法弟子的惨叫声。

以上经历愿意亲自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