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番擦肩过 今春终得法


【明慧网2001年11月13日】一、得此法等待了千年

我年幼时就常有出家之念。常常说“长大了,要当尼姑”。曾有老人对我说:“此话不可乱说。凡是发愿出家为戏言者,佛必安排你出家的。”我说:“我真心的,真有此愿在心深处。俗世人生几十年,名利如云烟,死后一场空。好没意思。”

许多人以为凡出家之人,必因俗世之伤痛或刺激所致。其实,我家境极好,一路顺风,但出家之意,总在心头徘徊。有时人们谈到前世,我说:“我前世一定是个尼姑,再前世还是。”

我很晚才结了婚,因为找不到出家的好方式、好去处。

二、与法擦肩而过

97年,我回国探亲时,有人借了我一本《转法轮》。我仔细读了一遍。

过后,借我书的人问:“这书如何?”
我说:“好!但,真善忍三个字,绝非人所能做到。做不到,再好也没用。非人力可为,就无用。”
他说:“真善忍怎么做不到?我就做到了!”
我大笑:“那是你根本不知道真善忍是什么!”

98年,在美国,又看到这本书。当时是在一个联欢会上,有人借这书给我的一个熟人。那个熟人还问我:“你要不要看?”我说:“我看过了。”

到2000年,在一个公园中,看到法轮功宣传栏,有一个女孩坐在宣传栏下。我与她交谈问起法轮功。她只说:“好!这法太好了!”别的什么也没真正谈出来。我有心再看一遍《转法轮》,但她没带书,也没带任何材料,只让我去参加他们的炼功。

我终于没去。主要是骄傲的使然,认为他们谈不出什么。若他们对佛法领会太低,交流什么呢?

三、终于得法

到2001年,我看到国内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为难炼法轮功者。同时,法轮功又如此不屈不挠。我很惊异。我对先生说:“这世道中,中国人还有为信仰而斗争舍生取义的吗?”

我先生说:“XX党当年不就是抛头颅洒热血,为信仰,为XX主义而斗争不屈不挠的吗?”

我说:“不同。中国人,XX党当年打天下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因为不平与仇恨。当时民不聊生,日本又侵略,许多人为生存而斗争,又有些人为名利而来。他们的理想中也会包了名利之内涵。所以,本质上是为了生存、国家民族及名利的理想而斗争,并非是为了一种单纯的信仰而斗争。历史上,中国人少有的为了单纯的超脱的信仰而斗争的。信仰之意并非是什么主义、民族、国家之利益。信仰乃是关于生死之超脱,关于神佛之追求。中国人很现实的,尤其是这几年,可为蝇头小利而斗而争,但不会为了看不到摸不着的成神成佛而抗争。”

“你想想,自57年反右,66年文革,至今,中国人早学会了明哲保身,唯利是图,损人利己。有人当叛徒、卖国,害天下而保自己,大有人在。但,为单纯的神佛之信仰而斗争,几乎不可能,太让我吃惊了!”

我先生说:“所以说法轮功是一个政治组织嘛。”

我说:“非也。中国人如此聪明现实,即使是为了政权名利,也不会以卵击石。更何况,法轮功也没有政治主张,也没有武力斗争。并且,老头老太太不少。这批人,经历了如此多的运动沧桑,哪会突然异想天开的想篡党夺权?他们定是为了信仰而抗争的。我得再研究一下法轮功。”

我曾认为真善忍是人做不到的,因而不去做。可竟然有这么多的人,他们都在努力去做,并为这一追求在打压中仍不退缩,这对我震动不小。我决定去认识他们,了解他们,看看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及做到什么程度。

我对自己说:若他们行,我也行。

2001年4月,我在公园再次遇到一个法轮功弟子,主动问他关于法轮功之事。他很热心,与我谈了很久,并马上返回车上为我拿《转法轮》。我很快又读了一遍,并打电话问他要了所有李老师的书。全部都读了。并开始参加他们的学法。多次与他们交流争论。后来,又参加了纽约法会、华盛顿法会。学了五套功法。一点点地放下了一些骄傲心,一点点地开始接受领悟法。有一种等待了千年,终于得法,从此不惧生死的感觉。

关于法,我有一种领悟了很多,但用语言根本说不出的感觉。人类的语言,俗世的文化,与这法相差太远。并且,人类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在俗世中已有其含义,这含义无法用来表达对法之领悟感受。

如今若有人问我:这法如何?我也只能以一个‘好’字来概括。以一颗纯净的心去读,悟到了,就会明白。

四、感叹

以上是我的得法经历。回首时,心中十分感慨。

以我为例,生死轮回,世世都想超脱生死,多次修行、出家。但,得不到真正的法,如何能挣脱生死轮回?等待了千年,但尘封业闭骄傲心阻挡,几次与法擦肩而过。最后终于得法,是得益于大法弟子之尽心护法、洪法。他们护法给我震动,洪法使我能有幸多次接触听闻法,才最后得法。

得人身难,有幸闻法更难。当年,佛陀讲法时,到一个只有9万人的小国讲法数载,只有3万人得见佛陀。另3万人闻过佛之法名,还有3万人竟不知有佛陀之存在。世界何等之大,即使有一佛来度人、传法,又有几人有机会听法啊。好难!

如今,似乎可听到佛法的人多了,因为有电视、书、网络、杂志、报纸,一切宣传工具,使人可能以任何方式听到佛法。但尘封业闭,又有几人可真正得法呢?

以我自己为例,我自以为慧根不错,悟性不低,与佛法渊源很深,但仍与大法擦肩而过数次。直到师父传法近9年,海外都知道有法轮功时,才真正得法。而且我在海外多年,不太受大陆政府宣传的愚弄,尚且如此,更别说现在大陆江XX政权大肆诬陷造谣诽谤大法的现状下能有多少人可有机缘得法了。

所以说,得法看似容易,实际很难的。

我明白师父一等再等的苦心。大法弟子看似一个个的个体,在不同的国家、地区,实质是一个整体。师父不想让一个弟子掉队。同时,为了这一个整体,许多弟子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迫害已经持续两年了。师父在等,在等我们。许多弟子用生命在唤醒我们,呼唤我们这些本该得法,却掉在迷中的人。师父为我们这些迟到的弟子,付出了太多。已得法的弟子为了我们这些迟到的弟子甚至付出了生命。

我们来了!我们步履尚有些蹒跚,仍有些跌跌撞撞,我们身上仍有许多红尘之污染,心中仍有许多痴迷,但我们在这正法的洪流中渐渐地踉踉跄跄地跟上来了。我们的步履会渐渐坚定,脚步会更稳,心也会坚强。我们会跟上来。现在,在大陆邪恶迫害越来越猖狂,手段越来越狠,邪魔在做最后的挣扎。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天就要亮了,真的。

自得法后我迟迟没有动过笔。今天,写这篇文章乃是因为心里有深深的感动,非写不可。一方面要告诉大家象我这样晚得法的弟子如何在老弟子的洪法护法过程中终于得法,再者告诉大家得法看似容易,实际上多么不易!尘封业闭,闻到法也曾一次次错过。第三,我实在是有一种未明的感动,只想对苍天对师父喊一声:“我们来了!我们终于来到了法中!谢谢师父等我们这么久,谢谢老弟子等我们这么久。”

师父,我们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