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报纸报道设在当地一所体育馆内的法轮功炼功点 【明慧网】

渥太华报纸报道设在当地一所体育馆内的法轮功炼功点

【明慧网2001年11月14日】在一个又冷又小的体育馆里,智靖闭上眼睛站好,开始了她每天必做的炼习。

智靖,34岁,自1998年回中国看望她妈妈时开始修炼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

她说:“我内心感受到很大的变化,我会更好地安排每天的生活。我的身体也发生着变化。我从没有生病的感觉并且总是精力充沛。”

智靖开始做五套动作的第一套。她的手缓慢而坚定地向各个方向移动,好象在把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向外推。当她做第一套功法的八个动作时,她的肌肉时而伸展,时而放松。

她说:“你只需要放松和自然呼吸。”

这时,更多的人来参加这个每周三举行的学习由李洪志大师撰写的《转法轮》一书的集会。他们摆好了桌子,这时智靖开始做第二套功法“抱轮”。智靖抱着她看不见的轮子并把它慢慢移到头顶。

智靖说:“我总是伴着古典音乐炼功。”

更多的人们来了。他们的声音在空荡的大厅里回响。智靖开始做第三套功法。她的左右手交替地上下移动。接着,她的手移到一起从脸上滑下,就象放下窗帘一样。她的手在腹部划圈然后结印。

“这是回收能量。”她说。

除了媒体的报道外,法轮功本身很少被揭示。法轮功文献中指出法轮功不是宗教,而是一种精神和身体的修炼。

智靖说:“法轮功曾是中国古代密传的功法。虽然流传到社会上不久,可是它却有很长的历史。”

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现在在30多个国家都有练习者。

智靖开始做第四套功法。她的手有力地在地面上扫过然后沿着身体滑动。如此反复九遍。她的手从不接触身体,就象在身体外面包了一层看不见的壳。智靖说:“这并不难,你只是随机而行,并不是强为。”

做最后一套功法时智靖脱下鞋子坐在地上。她把两腿盘上说:“有些人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个姿势很难。”智靖的手开始象蝴蝶一样移动,接着停在中间,两侧。智靖开始打坐。

她说:“我一般打坐半小时。有些人坐一小时。”她强调法轮功没有特殊的限制。尽管她每天炼一次功,其他人也许炼得多一些或少一些。人们花不同多的时间炼功。

20名法轮功学员在读《转法轮》。他们一段中文一段英文地交替地读。三名不讲中文的学员虽然读书中的中文名字时有些结结巴巴,但是他们试着读得很齐。

张先生,他的妻子淑梅和女儿凌蒂静悄悄地加入了阅读。张昆仑简单地介绍了他因炼习法轮功而在中国被关押的情况。尽管张教授上个月就回到了加拿大,可是他的妻子二月十五日才得以回来。这是他们家自经受种种折磨后第一次一块来集体学法。

除了所有的公开宣传外,法轮功真正的起源还不得而知。……法轮功是这一气功门派的名称并与促进身心健康的五套功法有关。法轮功遵循真、善、忍的准则。星期三的集体学法就是着重于真、善、忍的准则。

“我们所有的人都遵守这一原则。有时候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对一些事情的理解可能会不同。我们在这里交流我们的体会。”智靖说:“如果不从心里发生变化,做动作不起作用。你必须学习这些准则把心变好,这样身体才会发生改变,才会从炼动作中得到更多东西。”

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了长时间的阅读。他们讨论妒嫉心、欲望、和对物质社会的执著。他们也谈到了平均主义、改变中国文化中的一些因素并强调东西方的差异。

恰恰是这样的讨论让中国(江泽民)政府很担心。他们对一些加入到法轮功修炼行列的中国官员更是紧张。(江泽民)政府则极为牵强地强调他们的担心来源于一些法轮功学员在生病的时候不接受常规的药物。

当阅读结束时,孩子们在体育馆里面跑着。张淑梅开始讲她在中国的经历。她情绪激昂地诉说着一名女学员被送入精神病院、其他一些学员则遭受电击折磨。不同的学员随机地为张淑梅翻译。她还讲到一个政府官员把蛇放在一个男学员的喉咙上。她说:“他们非常残酷。”...中国的所谓“教育”,她认为就是洗脑。

当夜渐渐地变深,他们交流了更多的故事。一个孩子困倦地爬上他父亲的膝头闭上眼睛。张说在中国法轮功不能发资料因为印刷商因为害怕而拒绝印刷。而在中国之外则从不缺少资料和网站。智靖手上有着满满的彩色小册子、书、报纸、书签、海报和传单。法轮功学员凯茜吉利斯穿着一件黄色并印有法轮功准则显眼红字的黄色夹克。已修炼三年的吉利斯说:“在我一开始尝试这个炼习时我就知道这正是我要的。”

吉利斯并不是唯一的法轮功国际跟随者。智靖说法轮功适合于所有的人,甚至孩子。她说:“当孩子很纯洁时,他们可以很好地理解我们的准则。” ……他们谈论的下一个话题就是宣布有去日内瓦的便宜机票。一个法轮功的交流会将在三月中在那里举行。智靖说每年一度的法轮功心得交流会将在五月在渥太华举行。

译自加拿大渥太华 Manufacturing Dissent报,2001年10月第一卷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