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 (续)


【明慧网2001年11月14日】

范国霞,女,其身份证于7.20后被民主派出所恶警察林松非法没收至今。

宋顺伊,女,61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继电器厂。2000年12月和2001年1月被继电器厂金忠学勒索5600元钱。因不写“保证书”,被非法拘留2次,长达近3个月。

叶树仁,男,64岁,阿城市环卫楼。2000年10月28日,被民主派出所勒索9600元钱,被非法拘留23天,被单位扣发工资3600元。

王凤玲,女,34岁,阿城市胜利街。由于进京上访,而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受到不公的待遇。2000年7月被公安局法制科勒索人民币一万元。并被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

张淑杰,女,54岁,阿城市胜利街。其身份证在99年7月末被没收,至今未还。民主派出所恶警林松多次逼迫她放弃修炼

李秀玲,女,42岁,阿城市五金交电大楼。2000年6月,民主派出所恶警王恒贤经常来电话干扰,影响她的正常工作,生活。2001年3月22日,民主派出所恶警周海丹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她非法关押,多次问她她母亲和丈夫孩子是否也炼功,并将她本人身份证和她丈夫(不炼功)的身份证全部没收。

郑祯和,女,39岁,阿城市胜利街。2000年12月3日进京正法后,于2000年12月4日被阿城市继电器集团公司保卫处恶人金忠学勒索5000元钱,说是什么上京“接人费”。12月6日,她被单位保卫处人员接回当地,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12月21日放出,在单位工作期间被监视,不许外出。在春节的前几天,她又被保卫处人员以领导谈话为由,从家骗到保卫处,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宿。

孙明善,男,48岁,阿城市林机楼,2000年2月2日,被河东派出所恶警张伟勒索1000元钱。2000年12月7日他进京上访,又被村书记(亚沟镇星光村)勒索5000元钱。并被非法关押两次,第一次非法关押70天,后被非法劳教1年,半年被放回。

孙在顺,女,51岁,阿城市继电器厂职工,2000年2月2日下午,被河东派出所恶警周XX勒索1000元钱,在阿城市被非法拘留70天。

金香顺,女,48岁,阿城市林机楼。曾在2000年2月2日被河东派出所恶警张伟勒索1000元钱,并在2000年11月8日,被亚沟镇派出所恶警赵景忠勒索10000元。两次非法拘留总计为87天。(第一次71天,第二次16天)。

朴远大,男,52岁,阿城市阿什河镇,2000年12月7日因进京上访,被阿什河镇派出所恶警勒索10000元钱,并被非法关押12天。

张秉忠,男,57岁,阿城市胜利街,2001年6月18日,被非法拘留10天,所有大法书籍和讲法带都被没收了,被勒索500元。他因看大法书被民主派出所恶警刘义和林松抓去的,因拒绝诬蔑大法被逼坐1小时铁椅子。

李银萍,女,26岁,阿城市胜利街,1999年7月20日上哈尔滨市政府和平上访,被非法扣押半天,后又被阿城接回,并被非法关押半宿。1999年7月20日以后,胜利街道、派出所到她家数十几次,以抓人、罚款要挟她写“决裂、保证书”。2001年除夕,胜利街道把她骗去,非法软禁到大年初二才放回。胜利派出所主要恶人为周校章和许华。胜利街道主要恶人为刘凤霞和宋学君。

张亚茹,女,35岁,阿城市六中菜市场。2001年,被抓到胜利派出所毒打一顿,然后送进看守所。恶警在十一之前半夜到她家将她非法抓到阿什河派出所。阿什河派出所共到她家六次,并拿走一本书。

张桂荣,女,47岁,阿城市通城街,99年7月22日因为到省政府说句真话,被当地公安机关非法关押48小时,勒索200元。11月份她所在单位又将她与家人隔离办班四天,到单位办班三次。2000年2月份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扣留91天,勒索四千元。(期间家人四处奔波,要求放人,花去人民币近万元)同时被开除党籍。2000年10月份单位又要求她家拿出二千元钱去北京找她,2000年12月20日又因进京正法被非法拘留56天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2001年2月14日到万家劳教所,22日因炼功被送进“禁闭室”,万家叫“小号”,至3月9日从“小号”放出来,在“小号”炼功时,双手被反绑,只能脚尖点地,现在右手经常麻木,每天罚站16个多小时,60多个小时不许睡觉,双手铐在牢门上三天二夜。现仍在劳教所。(此情况由知情的同修提供)

李洪梅,女,40岁,黑龙江省阿城市运输公司。2000年1月25日被阿城市公安局(6.10办公室主要负责人)勒索人民币10000元,所谓的“保证金”。在当天,又被6.10办公室一个姓刘的恶人勒索150元钱,说是“交车费”。2000年5月24日,6.10办公室及公安局又以所谓“保证金”的名义向她勒索1000元钱,2000年10月20日,和平派出所恶警刘义在驻京办事处非法搜她身时又拿走150元。99年9月25日进京上访,26日阿城市公安局到她家抄家,拿走了她的学法资料和书、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等等。99年9月30日至2000年1月25日,在阿城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5天,受恶警谩骂和各种刑具折磨。如:刑椅、手铐。2000年1月25日她被放回后在家里呆了8天,恶警又上她家非法将她抓回看守所,她挨打受骂及受刑具折磨,强迫打针,又被非法关押112天。2000年10月21日她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抓回阿城市看守所,和平派出所的恶警鲁所长打她一顿;三天后,和平派出所又去八、九个恶警说是提审,强迫她按手印,她不配合,便遭到了恶警们的拳打脚踢,被踢尿血了,臀部都被踢紫了,其他大法弟子看见了。她被放回家2天后又被恶警从家抓回看守所,被非法劳教1年。被非法劳教期间,被关小号3次,第一次被关8天,第二次被关10天,第三次被关77天。多次被恶警毒打,体罚,不让睡觉,揪头发往墙上撞,并把她和另外十余名大法弟子送入男队,20天不让换洗衣服、被绑、被吊起来,被绑在男队的床头前,坐刑椅九宿八天。后半夜在水泥地上睡一会儿。万家劳教所毒打大法弟子的恶警有:高瑞强,李民,王敏。恶警们边打大法弟子边说“我叫你内伤”。还有很多恶警怕大法弟子看到他们的面目,便从大法弟子的后面揪头发往墙上撞。

付革,女,52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继电家属区,2000年4月和2000年9月曾两次被阿城市公安局恶警张忠凡以所谓的“保证金”勒索人民币3000元,同年9月又被阿城市继电器厂公安处恶人金忠学强行勒索4000元,不交钱不让回家。2000年2月3日,无故被当地派出所骗去,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长期非法关押,期间,被打、吊、坐铁椅子、往身上浇凉水(全身浇透)、并将前后窗户打开冻她和其他的大法弟子。2000年6月她因去看守所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因已绝食5天),又被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后被放,期间因要求无罪释放,曾绝食,被多次插管,殴打。2001年1月19日她从家被骗至厂公安处后,由于不写决裂书,被非法拘留,后被送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期间受到非人待遇,没有人权,没有自由,拳打脚踢是常事,多次被关小号,并被绑、吊、铐、不许睡觉,长时间罚站,寒冬腊月不让穿鞋站在水泥地上罚站,炎炎夏日,被拉到外面晒太阳。现劳教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全部被关押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不通风,不见阳光,全身长满了疥,她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邱淑侠,女,49岁,哈南小区1号楼。99年7月20日她曾因向政府和世人讲清真象,曾去市政府和平上访,期间被警察拳打脚踢,她和其他的大法弟子被拉到不同的地方软禁起来,后半夜两点多签了名才被当地接回,后来她经常受到派出所和街道的干扰。春节时派出所和街道又把她骗到了街道办事处非法软禁了一天一宿。

李爱琴,女,47岁,祥泰12号楼,2000年12月4日,曾被6.10办公室恶人李波勒索2000元钱。99年11月至2000年7月间,曾多次被恶警(王东云、张恩东、溪百玉、付德志、邢桂芹等)干扰,并要照片,没收身份证。2000年11月25日,曾因进京正法,在京被非法关押10天,12月6日回阿城又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拘留期间曾绝食,受到强行灌食,遭到恶人郭所长的辱骂。并且每年春节县社不法官员都往她家、往她所在单位打电话,干扰她的正常生活。

张春郁,女,48岁,黑龙江省阿城市,2000年2月2日,当地派出所问她是否炼功她回答“坚持修炼”便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后被勒索5000元保金被放回。6月19日,她又被派出所强行从家带走,后又送入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4个多月,因期间绝食抗议有生命危险才被放回。2000年12月,她被迫流离失所,后邪恶声称取回保金(6.15办公室、派出所、财政信用社、商业局、单位),骗她说只要不进京,保证不再抓。取保10天后她被骗至单位写“保证”,拒绝后她就被送洗脑班强行洗脑,洗脑不成又被送入看守所,后无任何理由非法劳教一年。她在劳教所里承受着被关小号、绑、吊、铐、不许睡觉、长时间罚站、挨饿、受冻等非人折磨。

葛振华,男,45岁,阿城市胜利街。99年7.22曾去省政府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17个小时,以后一年里,单位领导刘军,街道书记,主任徐XX、林XX,包片民警于庆国等恶人经常到他家干扰他,并强行没收身份证。2001年2月16日,被民主派出所恶警于庆国,单位刘军、崔勇、黄江强行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80天,又被非法拘留16天。在这期间,失去人身自由,体罚、打骂经常伴随着他。并且阿城市经委鄢俊章曾勒索他人民币1600元。

李秀英,女,50岁,黑龙江省五常市东方红街,因去北京正法被警察强行带到五常驻京办事处,搜去身份证和一百多元钱,她共被非法关押九天,她抗议绝食六天,后家人被勒索500元钱后被释放。回来后,她又被非法关进五常看守所2天,后被勒索2000元钱被放回。

肖仁萍,女,36岁,阿城市平山人,2000年4月11日因进京正法,被警察抓至黑龙江驻京办事处后,又被送回阿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2000年12月7日被警察非法抄家,拿走大法书十多本,并且又一次把她关进看守所,至12月31日才放回,两次放回时,家里都向派出所和6.15办公室交了保释金,阿城市民主派出所王海涛也曾勒索过她,总计被勒索人民币10000元整。

刘伟,男,37岁,阿城市平山人。2000年12月23日他与同修进京正法。被抓送至仁和派出所。因没说住址等,被恶警强行脱光衣服,只穿内裤,强行带到外面,外面温度约零下十多度,铐在外面两个多小时,(一会他们出来看看冻得怎么样了),而后,带到屋里继续逼问,开始使用电棍电,从头至脚挨着往下排,一个多小时,恶警看没问出什么,又把他铐到外面冻,约晚上6点多,又把他带回屋里用警棍没完没了的过电,后又将他铐在外面(这时外面已经很冷了),并且铐在篮球架上继续冻。不知过了多久,恶警们再一次把他带到屋里,把他铐桌子腿上。其中一个恶警欲烧《转法轮》,他怎样劝恶警也不听,最后他使劲一挣,把大法书抢回,放在了桌上。这个警察说自己不行,于是另一个高大的恶警进来了。恶警用电棍电他,拳打脚踹,电他的小便处,往身上浇冷水,用扇子扇,再浇水,用针往身上扎,让他前身着地,两只手反铐在背后,用椅子压在背上,用皮带使劲打双脚脚心。后见无效,又用欺诈、不让睡觉等手段,最后又把他铐在暖气片上了。

张淑珍,女,52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继电器厂,2000年2月4日至3月2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 所,受打骂和各种刑具的折磨近一个月,总计关押70余天,期间被杨奇、张文礼等恶人打骂。2000年6月9日至8月31日被非法关押45天。2001年1月2日,她从家被抓,大约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2年,在劳教期间,被拳打脚踢,被打得眼眶青紫,遍体鳞伤,送男队21天,被吊、铐在床头,由脚尖点地到脚全部离地等刑罚9天,后坐刑椅12天,半夜才让在水泥地上睡一会儿。2000年2月至2000年8月间,曾被继电器厂公安处和和平派出所、双城市公安局和幸福乡派出所、阿城市公安局等勒索人民币总计11500元整。其主要恶人为杜法明和张文选等。

刘洪运,男,黑龙江省阿城市六中菜市场,99年正月初七至四月初二,在阿城市看守所受打骂折磨55天。2000年11月份,被长春铁路扣押二天二宿,回到胜利派出所被周笑章打得脸都肿了。在阿城市看守所曾被折磨四个多月,又在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关押六个多月,在劳教所期间,曾绝食12次,共计23天,绝食期间每天都被强行插管灌食。还曾被上大挂、用电棍电、还用大伏的电棍,并且不让上二铺休息,坐凉板凳。并且身上长满了疥疮。99年正月至2001年五月,他曾被街道、胜利派出所、阿城市公安局、长林子劳教所等地勒索人民币共计2600元,其主要恶人为周笑章、马云锋、王凤春、林鹏、吴达、高美旭、马学、李志民。

朱玉梅,女,39岁,阿城市胜利街,自2000年12月至今她被勒索工资近万元,其主要恶人为阿城市教委和市六中学校王学和闫久义。并且由于进京正法被勒索人民币4000元。99年7月22日因去省政府和平请愿,被胜利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并被勒索200元。后胜利派出所、市教委将她当做重点人物看管,非法监控,干扰,不分场合、地点、时间打电话找她谈话或叫到派出所,给她的工作、生活、学习、家庭生活带来严重的压力。干扰她的恶人主要有:王学、娄书记、杨继彬、闫久义、田芳、许华、付洪伟等。因2000年12月21日进京正法,在北京被关六天被押回当地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被强行洗脑,精神上受到严重摧残。剥夺上诉的权利。由于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于阴暗潮湿的居所一个月,吃、喝、排便都在居所内。由于潮湿全身长满疥疮,全身溃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