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京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

我进京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1月18日】在大法遭到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但上访无路,只好上天安门。2001年10月10日,我们几位同修一起进京(我是第二次)在天安门前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喊出了大法真修弟子的肺腑之言,这高亢的声音震撼了整个宇宙,令一切邪恶的旧势力胆寒。

这时恶警们一拥而上,气势汹汹的把我们推上了警车,拉到了北京顺义马坡派出所,开始迫害我们。一个个的单独问姓名,当时我心纯正念,决不配合邪恶,不给他们市场,坚决不说姓名。他们开始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先使用地痞流氓都骂不出的脏话骂我,再用刑具对我进行迫害,然后又用电棍电我全身,怕我喊出声音,用袜子把我嘴堵上,使我喘不出气来,再用椅子压在我身上,恶警坐上去,一边拳打脚踢一边骂,我尽力反抗,就是不配合他们。恶警对我迫害逐步升级,他们竟扒掉我的衣服,只剩内衣裤,然后把我推到外面全身浇上凉水,再用电棍电击我,见不起作用,又用竹刷子打我,把刷子都打断了。恶警还把鞋脱下来打我,又用我的皮带使劲抽我,我全身伤痕累累,然后他们又浇上凉水。当他们把袜子从我嘴上拿下来之后,我说:“你们七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我就喊了法轮大法好这些话,哪儿错了?你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会遭报应的。” 他们说:“你弱吗?你比刘胡兰都坚强,刘胡兰看到你都得佩服你!”

这时我遍体鳞伤,全身大面积黑紫,身体极度虚弱,就这样从晚上八点一直到第二天清晨七点恶警才让我穿上衣服,然后恶警又一次用电棍电击我的脖子和头部(他们共电击我三次),他们对我长达十几小时的迫害,我始终没说出姓名、地址。后来他们把我送进了北京某监狱(不知名)。在狱中我们大法弟子互相鼓励,共同精进,又绝食抗议九天。后来我们被送回了当地看守所。我心存强大正念。心里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由于伤势太重,全身浮肿,已经奄奄一息,恶警怕我死里头便把我放了。回家之后,又投入正法洪流中。

师父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中说“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让我们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进!用师父的《秋风凉》来结束本篇:

秋风凉

邪恶之徒慢猖狂
天地复明下沸汤
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