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逞凶狂机关算尽,存正念师呵护两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10月30日】今年以来,江罗犯罪集团不甘心对法轮功镇压的一次次失败,变换招术,进一步加紧对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先是制造“自焚事件”构陷法轮功,挑起人们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仇视,继而大造舆论,以所谓“悔悟者”令人作呕的拙劣表演蛊惑群众。《人民日报》发表所谓的“团结、教育、挽救”的评论员文章,假仁假义地摆足一副杀人有理的流氓架势。北京市610紧随其后,年初,《北京日报》登出市委贾某某讲话“要在年内转化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及市公安局强某参加某洗脑班结业式的消息。粉墨登场之后,北京市的洗脑班由个别区县的试点到全面出笼,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

然而欲盖弥彰,随着一起起诱骗绑架学员的丑恶行径的不断出演 、曝光,使他们伪君子的面目被不断戳穿,逐渐露出了狐狸尾巴。

我在北京一政府部门工作,几年来的工作表现,已经深得领导及同事的认可,他们本不愿意送我去洗脑班。但在舆论的欺骗宣传下,领导也受到愚弄,不能认清洗脑班的真实面目。我一次次向他们揭露洗脑班的非法性,以及在虚伪谎言掩盖下迫害大法弟子的实质,申明我坚决拒绝洗脑的态度。这样,我一直没有离开工作岗位。

随着镇压的升级,610这个政治怪胎、东厂黑手逐渐浮出水面,露出了狰狞面目。他们开始向我的单位施压。5月初,他们质问并威胁我的单位:“为什么不送某某去洗脑班?出了问题你们负责!”5月9日,他们召集会议,勒令我单位必须在当天将我送到洗脑班,单位送不了由公安送。在610淫威之下,当天下午,单位6名领导找我谈话,劝我去洗脑班。我据理力争,揭露邪恶,他们显出了无奈的神情。他们怕承担责任,就按照610的计划给公安打了电话。我意识到邪恶是不可能放过我了,就要求离开单位。他们很害怕,说不行并拦住了我。我说:“你们是行政领导,无权对我实施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行为。”他们也知理亏,但仍不敢放我走。

我拉开门,强力下楼,他们几个人使劲拦我,劝我。我保持着正念,没有允许自己思想的松懈与妥协,挣脱中走下一级一级的台阶。当我又一次指出他们的无理与有失体统时,他们突然不管我了。我抓住机会,快步下楼,通过保安把守的大门,走了出来,闯过一难。

事后我悟到:由于我认清了洗脑班的邪恶本质,保持了绝不配合邪恶的正念,在他们突然放我走的刹那间,实际上,另外空间控制他们的邪恶生命被师父销毁了。这是我能够打破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冲出魔掌的主要原因。

走出之后,我即给单位领导打了电话,进一步揭露洗脑班的罪恶及给社会稳定带来的恶劣影响。领导也无话可说,劝我注意安全。实际上,对于610的骄横跋扈,单位领导也很反感。事后同事告诉我,就在当天,610负责人再一次指责我的单位:“为什么没有将人送到?”单位领导回答:“人走了,拦不住。” “为什么不报警?” 单位领导回敬道:“他犯什么罪了,我们报警?”

后来,单位领导经与610协商,让我继续回去工作,在他们做出了不让公安绑架我的许诺后,我在流离失所三天后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继续工作后,610负责人跑到我的单位找我谈话,伪善地说什么洗脑班条件如何如何的好,并要单位领导带我参加他们的结业式。我对单位领导说:“我不去,你也别去。”领导说:“你可以不去,我不去不行啊。”我就默默发正念:不让他去受害。但不知结果如何。隔天我问他:会上讲些什么?他说:什么会议?我没去。

我想到了邪恶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同时也有从洗脑班冲出来的功友告诉我:那些邪悟的叛徒们一直没有忘记你,一定要你去洗脑班。因我是个老学员,又是在政府部门工作,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加之我一直拒绝洗脑,又有一次出走的经历。所以他们把我当成了洗脑的重点,610负责人在我们单位领导面前口出狂言:到洗脑班一两天就让他放弃修炼。他妄想以对我的洗脑成功来满足他狂妄自大、邀功请赏的变态心理,进而达到破坏大法名誉的罪恶目的。我提防着邪恶的迫害,想等机会成熟后走出去,摆脱他们的控制。然而,邪恶还是先我一步下手了。

6月26日,我正在单位开会,610纠集街道、公安的几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得意而阴阳怪气地说:跟我们走吧,配合配合。我说不能配合你们,并对他们指出了中国历次政治运动给国家带来的灾难,揭露他们违法违宪、强行对一个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人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行为。我的话触怒了610负责人,他恼羞成怒,下令强行绑架我,并亲自出手,咬牙切齿地抓住我的胳膊。我努力挣脱,但当时正念不够强,最后被他们拖上了警车。

这次610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我的强行绑架,在我的单位上演了丑恶的一幕,我单位的几位主要领导人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只派了一位干部陪着,而且这位干部一句话也没说。我想他们心中也明了610的这种行为是多么地龌龊肮脏,多么的令人不忍卒读,同时也是对他们宣称的“团结、教育、挽救”的谎言的莫大嘲弄。事实胜于雄辩。但愿更多的人能明辨是非,心存善念。

之后,我被前一辆警车带走,610的人坐另一辆车随后,他们先去和我单位交涉,大概是拿支票吧,因为洗脑班每期15天,单位要交5000元。我想这是邪恶之徒卖力镇压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动力之一,也是江罗犯罪集团网罗陪葬品的手段之一吧!

在警车上,我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抑制了他们的邪恶,他们一句话也没和我说。到了洗脑班,他们似乎松了一口气。找来邪悟的叛徒李某某假惺惺的招待我,此人放弃修炼前被恶警毒打留下了一脸伤疤,如今却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谤佛谤法,迫害大法弟子,多么的可卑、可怜。我故意问他脸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儿,想让他有所醒悟。然而他已经邪变,不肯正面回答,嘴里喋喋不休地嘟囔着邪悟的理论,显出一副缺乏理智的神神叨叨的状态。我制止了他,并开始寻找走出去的机会。

洗脑班设在某工厂区一个封闭的小院,四周是一间间的房子,房子仿照宾馆式布置,只是窗户上安上了钢筋条,显得不伦不类。我没有发现途径,就走进了厕所。恰好那天停水,李某某听说我要上厕所,便带我去小院外的公厕。路上我一眼看到公厕离工厂围墙只有十几米远,而且在围墙边上放着一个铁栅栏,真是妙极了。我当时闪出一念:就从这儿走。此时李某某竟走到了厕所的最里头,我利用这好机会,趁其不备之际,跑向围墙,从铁栅栏处翻了出去。

就这样,610机关算尽、兴师动众将我绑架到洗脑班,还不到半小时,我已在师父的巧妙安排和保护下第二次冲出了魔掌。而此时610负责人的车还没到,他们妄想对我洗脑的企图又一次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师父的慈悲我无以言表,佛法的庄严殊胜令我激动不已,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站在洗脑班对面的山上发正念除恶,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以下是我从山中闯出来的一些经历:

挣脱魔掌之后,我趟过一条小河来到山里,开始翻山越岭。因洗脑班设在与燕山山脉相连的北京西山之中,山上遍布荆棘,我裸露的双臂被划出道道血痕。从上午一直爬到傍晚,身体非常疲惫,口渴难忍。邪恶势力又利用我对法认识不足的一面及未修去的变异观念干扰我,动摇我的意志。如当我看到一座座山梁横在面前,而我已感到筋疲力尽时,心中竟产生了“可能走不出去,可能会渴死,累死在山里”的念头,并且想“死在山里,也比在洗脑班让他们折磨死强”。天越来越黑,而我却找不到出山的路,蚊虫叮咬着我裸露的双臂和双脚,随着疲劳的加剧和口渴的厉害,各种不正的念头不时涌出。但我想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在荆棘丛中一步步朝前走 ,一点一点向前挪,终于在第二天早晨闯出了山丛。

这过程中有两件事使我进一步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一是在后半夜我累得有些神志不清时,一下从两三米高的地方头朝下摔在了荆棘丛中,胳膊划破了,可脸上竟未划伤,而且身上裸露之处布满了被蚊虫叮咬的包,可脸上竟是干干净净。这一摔使我清醒过来,向下一看,发现自己竟是站在几十米深的笔直的峭壁边缘。要是从这儿摔下去真是不堪设想。

还一件事,我顺着峭壁的边缘下去,发现下面竟是一座座的弹药库,原来我前面穿过的形同虚设的破铁丝网是部队的,我竟走进了部队的弹药仓库!我穿过公路,从对面的弹药库边缘向另一座山上攀登,走出几十米后,我实在感到累极了,就睡了过去。熟睡中传来阵阵美妙的小鸟的鸣叫,我睁开眼看到天已发亮,可还想睡会儿,刚睡着,又被小鸟叫醒。我知道该走了,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看着我。就继续向山上攀去。登上山梁回头一看刚刚走过的路,正好在哨卡的视线之内,而此时天已大亮。

闯出了山丛,走不多远,遇到一位浇菜的大娘,要了水喝。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了她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和受到的迫害,她有些害怕。我对她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给我指出了进城的道路,并说:我不会报告的。我对她表示真诚的感谢,并祝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到了公路,打了一辆出租,刚开出不远,就听几声闷雷响过,接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一天一夜的经历,使我更加看穿了邪恶旧势力及其在人间的代表610,丧心病狂地想毁掉修炼者及众生的丑恶嘴脸,然而,宇宙大法是不可撼动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们处心积虑设计的步步陷阱、阴谋诡计必将遭到可耻的失败,佛法真理的光芒必将通彻寰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