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就能闯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11月15日】我在今年8月份因在明慧网上登严正声明而被当地公安分局的邪恶之徒非法抓捕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我绝食抗议,可是在第十六天的时候,公安分局的邪恶之徒又把我送到劳教所。当时劳教所听说我已绝食半个多月了拒绝接收,没办法他们只好把我带回看守所并骗看守所的人说“劳教所投教的人不在,等明天继续投教”并签了字据。这在法律上是绝不允许的。第二天,看守所与分局商量决定暂时把我放回去,等身体好了再送劳教。(这是我后来知道的)8月17日下午看守所的恶警把我老伴接来接我回家。看守所的一个恶警还骗我说“你绝食胜利了。”

回到家里没几天,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公安分局的邪恶之徒便打电话让我到“610”办公室拿身份证,说是给我老伴办退休,我当时没去;后来又让团委书记到我家看看我。其实他们的这一系列作法都是为了稳住我。

9月10日我与老伴去市场买菜,因要过中秋节了,买的东西较多。这时公安分局的邪恶之徒开着车子到市场来抓我。我一看这也太邪恶了,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我要揭露他们的邪恶行径。我与老伴对着围观的群众讲真相,并念正法口诀,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四、五个邪恶之徒把我这五十多岁的人反背手铐带上车。我的老伴还在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我被带到公安分局,他们带上事先准备好的材料,匆匆忙忙地将我送到劳教所。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大声念正法口诀,令邪恶之徒胆寒。当时司机说:“你有能力叫车子出事呀?!”我说:“我看你们太可怜了,尽做坏事,我只铲除你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刚说完不一会儿,在一交叉路口就撞车了。后轮胎当时就爆了,车被撞进一个大坑。我看到他们的脸都吓变色了,只好打出租送我去劳教所。这次我被送到劳教所的集训队。到劳教所我才知道,本来我是不应该被劳教的。邪恶的分局因上次送我劳教时,劳教所拒收把劳教所告到了省“610”办公室,经过省“610”的同意这次才又把我送来的。当时集训队非法关押了三名大法弟子,到劳教所后我悟到这是邪恶势力对我们的迫害,不应该配合他们。于是我每天都炼功,并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

一周后劳教所买来水果并劝我进食,我告诉他们:“我家有饭有水果,我没有犯罪,不应该被关在这里,这是公安分局对我的迫害。你们还助纣为虐,去年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你们应该吸取教训。你们既然敢收我,你们就应该做好准备。为了这个大法,我可以舍弃我的生命。”他们伪善地说:“你先吃东西,等身体恢复好了,再跟他们讲理。”而且还用车轮战与我周旋。但是什么也动不了我真修大法的心。以前在证实大法中自己做得不好,今后我要加倍弥补,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宇宙真理。我要堂堂正正地修炼。在集训队,我每天正常学法炼功。集训队的恶警气得说这不是养老爷子的地方。但是我就是我,一切迫害我的东西我都不配合。

绝食到第十七天时他们给我插胃管,我也不配合。在此期间我曾经跑过一次,没跑成。晚上他们把我带到小号去,那里有铁椅子,有人还拿来电棍,又给我端来一碗面条,想强行让我吃。我不吃,同时我不准他们说我。他们不听我的警告,我就把面条一把划拉到地上,干警赶紧收拾干净,把地也擦干净,没人敢吱声。然后我又告诉他们我累了,我不站着,我坐在椅子上。

以前被送去医院强制插胃管不带手铐,自从我跑过一次以后,每次去医院插管都被带着手铐。在医院里我给大夫、护士讲真相,并告诉他们给我插管是对我的迫害,这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在无知的情况下干坏事。而每次在去医院的车上我都跟车上的干警讲他们是在干坏事,是在助纣为虐。我被强制插胃管后出现了拉痢疾的现象。劳教所里,劳教人员都感冒了,吃药也不见好,浑身没劲。而我在绝食、拉肚子的情况下还能洗澡,一切正常,足见法轮大法的超常。

我在劳教所里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堂堂正正地给他们洪法讲真相。邪恶之徒对我无计可施,在我绝食到第三十三天的时候,他们给我办了保外就医,用劳教所的车子把我送回了家。我从中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正一切不正的,不能消极承受旧的邪恶势力给我们设的魔难。在正法中应全盘否定一切旧的邪恶势力的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