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的教训 千古的遗憾


【明慧网2001年11月20日】前一段时间与自己一起住的功友被邪恶抓走,由于自己心里放不下对功友的情,沉湎于伤心之中,逐渐地从思想上放松了自己。看了师父的新经文以后,又带着侥幸和不理智的心理去发资料,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发资料时被抓,当时正念不强,想要脱身没有成功。在派出所里,由于自己不说姓名、地址,恶警和雇用来的五、六个打手对我大打出手,后来把我关进一间小房子,带着手铐,由七、八个邪恶之徒看着。第二天恶警用电棍电我,直到电棍没电,把手铐紧到不能再紧为止。然后用脚踢手铐,后又将我背铐在大树下,同样将手铐紧到最紧,可是,当时心里只有“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这句话。当晚邪恶开始对我轮番审问,软硬兼施,用尽各种方式。一看不行,就无理智地将我的手吊在高低杠上,吊了一夜。在派出所的几天,邪恶不让我睡觉,没有吃一顿饭,甚至后一天连厕所都不让去。最后邪恶没有办法,就将我送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自己还是放不下情,没有理性上认识法。犯人说如果我不说姓名地址,他们20多个犯人全都要大背铐,并延长体罚时间、不准放风等,结果自己说了姓名地址。过几天,家里亲人来了,对着我痛哭流泣,苦苦哀求,我流泪告诉家人善恶必报的道理,自己做的是对的,但此时的家人已被邪恶完全蒙骗,只想让我顺从邪恶,每一次我都摇头拒绝。可心底那一丝情,总是割舍不下。

当家人与我见面时告诉我可能要劳教三年时,我告诫自己,师父在安排一切,邪恶说了不算。这时的犯人也鼓励我要坚持住,就算劳教也不怕。我去掉怕心,坚定下来。又过了几天,在家人的保证下,邪恶将我送进“洗脑班”。在“洗脑班”里,犹大欲引我邪悟,我一看就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当触及到心里最后那点不愿放的情时,自己心里放不下的那点情爆发了,并且迅速膨胀,被利用的亲人痛哭哀求,以死相逼,自己动心了,走向邪悟。就这样明明知道大法好,可还是违心地写了“决裂”,邪恶的犹大们对我又哭又笑又唱歌,颠颠狂狂,我则痛苦地躺在床上,脑袋疼痛无比,此时的心里,明白自己做了最可耻最可怕的事。

我在痛苦至极时,脑海里出现了景象,看见师父坐在莲花台上停于半空中,弯腰伸出一只手,我头戴佛冠,全身金光,紧紧地抓住师父伸出的那只手,吊在空中,而低头向下看,底下是万丈深渊,从深渊里伸出无数黑触手,就像章鱼一样,师父含泪看着我,用力地拉我,我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接着我松开了师父的手,从空中掉下来,身上的金光一点点变淡,一点点缩小,不一会无数黑色触手一层一层缠在我身上,一直把我向下拉,向下拉……自己尽力抬头看着天空,已经看不见师父了,我含着泪闭上了眼睛,脸庞上最后的金光变淡消失了。过了许久,全身好像散了架,骨头像要被人从身体里拿出来一样地难受,此时脑中又出现了景象,我站在一个黄金大船上,船上有许多弟子,突然一阵狂风吹来,自己没站稳,结果被刮了出去。我紧紧抓住船尾的栏杆,整个身体被风吹得飘起来,最后自己放弃了,主动松开手,被狂风卷走了。两次的景象告诉自己,自己已经掉下去了,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辜负了师父一片苦心,就像师父说的“我是想尽力救度一切世人与生命。人不争气,为了掩盖执著,主动地邪悟。”(《建议》)

回头看这段耻辱的经历,与平时修炼没有扎扎实实地提高有很大关系,为了一点人世的安逸,放松自己,直到被邪恶势力钻空子借口考验时,又放不下人的东西,不能达到法的标准,在真正的魔难面前,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非常脆弱、不堪一击。造成的后果是破坏大法,背叛师父,毁了自己,也毁了很多生命,犯下难以挽回的弥天大罪,更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后来得知在“洗脑班”中,我因自己犯了最大的错、心里很难受时,可哪知道家人被邪恶蒙蔽利用,把我所说的话(告诉家人大法是最好的等)全部告诉了犹大,结果它们对我加大洗脑强度,想迫使我彻底魔变。我明白了由于自己的这段变异的人情,导致家人被邪恶控制,不断对我进行迫害。同时逐渐明白师父为什么说情是肮脏的。当时被迫害认为苦,是自己固守人不愿意放,而不是不能放。“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进天国吗?”(《真修》)

现在,我想写出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以此来提醒有这种危险状态的同修,不要像我那样带着侥幸心理修炼,关键时刻不可放松自己,一丝人的东西都不能留,一定要清醒,保持正念,坚定正念。“想一想吧!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大法不可被利用》),否则就会“盲从下断言或使事情复杂化,甚至是有缘人也因此而失去机缘,使自己的行为造成永远的深深痛悔。”(《为谁而存在》)“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退休再炼》)

(注:该作者已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并重新走入正法修炼。)